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KAB > 财眼 > > 四川省资阳市雁江区人民法院庇护犯罪分子助其

四川省资阳市雁江区人民法院庇护犯罪分子助其

2018-08-28 21:33   来源:未知

  网友们:上午好!  我叫黄敏,女,1966年1月26日出生,汉族,现住四川省资中县水南镇桂花街42号2—1—3号。公民身份证号码:51102519660126442x。电话号码:18981435232,因我不服资阳市雁江区人民法院(2014)雁江民再字第4号民事判决书,我数次找雁江区法院、资阳中级人民法院、雁江区检察院和资阳市检察院,信访办等相关部门,还特向雁江区检察院申请监督,请雁江区检察院维护中国法律的尊严和威严及社会的诚信,请贵院向雁江区法院提起抗诉,监督雁江区人民法院实事求是纠正错案,严惩虚假诉讼者,但至今犯罪分子仍然逍遥法外!  案情比较复杂,在此我就简单地介绍一下案情:谢谢大家耐心阅读,恳请大家前来支持,谢谢!  我于2012年10月26日在资中法院告周琴、桂树斌夫妻借款115万一案,资中法院于2012年11月2日开庭,并做出了资中民初字3786号调解书。(李万光、谭秀英)夫妻关系,(周琴、桂树斌)夫妻关系、(谭秀英、周琴)亲姐妹关系、李万光夫妻二人作为旁听也参加了我案的庭审。此案2013年3月初进入执行,资中法院准备等到2013年6月(四川省金安特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年6月份年终结算)去执行周琴夫妻在该公司的10%(入股金90万元)的股份。李万光、谭秀英夫妻于2013年5月24日在资阳雁江区法院起诉周琴、桂树斌夫妻借款92万元,雁江区法院作出(2013)雁江民初字第01626号民事调解书。该案是当天立案,当天审理,当天结案,并送达调解书,此案三天就进入执行。为此雁江区法院还违规重复查封了,因我案被资中法院已经查封了的,周琴夫妻在四川省金安特农业股份有限公司的10%(入股金90万元)的股份,导致资中县法院执行我案受阻。  在我案执行过程,雁江区法院执行法官就跑到资中法院,给我案执行法官打招呼,因李万光要参与分配,所以要我案法官暂缓分配。我案执行回90万后,李万光夫妻马上来到资中法院要求参于等比例分配,为了李万光的分配问题,雁江区法院还先后发了两次函,到资中县人民法院来挡住标的款的发放。  我发现雁江区法院审理李万光夫妻告周琴夫妻借款92万元一案,雁江区法院法官何泽光在审该案时不尊重事实,办人情案、关系案案,黑心案。于是我就把此案告到了雁江区法院,资阳中院,雁江区检察院,政法委、信访办等等相关部门,后来雁江区检察院终于对此案提起了检察建议,于是资阳雁江法院对92万元作出过两次判决,第一次判决:雁江法院自己撤销了(2013)雁江民初字01626调解书,第二次判决:即是(2014)雁江民再字第4号判决书,该判决确认了92万元中的43.5万元,以证据不足为理由,否认了48.5万元借款的真实性。在此,我要说明的是,雁江区法院认可了这43.5万元也是虚假的,本人绝不认可。因为43.5万元纯粹是子虚乌有,是周琴夫妻和李万光夫妻伪造出来的,且漏洞百出。  (一)、43.5万元仍然是伪造出来的,没有任何事实根据  这43.5万元由四笔构成:  第一笔、2010年7月30日4.5万元(此笔没有借条,也没有任何辅助证明,只有一张李万光打给桂树斌的看上去显得很新的4.5万元的打款单。)  第二笔、2011年10月31日10万元(此笔没有借条也没有任何辅助证明,只有一张看上去显得很新的李万光转给周琴的10万元的转款单。)  第三笔、2012年10月28日6万元(是一张周琴打给谭秀英的6万元的借条)  第四笔、2012年11月20日23万元(有一张周琴夫妻2012年11月20日打给谭秀英夫妻的23万元借条,还有一张2012年11月16日杨国金打给谭秀英的23万元的打款单和2012年11月19日谭秀英打给桂树斌29万元的打款单。)  我们逐笔分析:  1、第一笔2010年7月30日,4.5万元  按照再审判决书第三页:“2010年7月30日,李万光用自己的工资证明在雁江皇龙农村信用合作社贷款50000元,其中的45000元由中国银行李万光的户头打给周琴,是由周琴在偿还利息,但最后一笔利息是李万光、谭秀英代为偿还。”  个人间的借贷可能以现金支付并且不通过银行转账,但作为信用社,有否可能不经过银行账号而将现金直接交给借款人?信用社也是我国的正规银行,它敢不使用任何的书面支付工具,而将款项直接给借款人吗?事实是李万光不能提供出2010年7月30日在雁江皇龙农村信用合作社的划款记录,那么,这笔款项就不具有真实性。对于虚假的借贷当然法院应该予以彻底否定。  而至于李万光是将4.5万元给了周琴还是5万元全部给了周琴,这都不能说明问题,对于不存在的贷款,支付利息也没有任何意义,他们作为姐妹,平时有金钱往来,很正常,打款单只能说明他们有经济交易但绝不能代替借条,所以他们愿意怎么支付就怎么支付,与本案无关。  还有一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是:谭秀英在雁江区再审法庭上对法官说:“我借给周琴的大多是给的现金,我家里长期都存放到二、三十万元现金,就是现在我家里也有二、三十万元现金。”既然家里长期有这么多现钱闲置,为什么还要钱贷款?去付利息?钱多吗?哪来的?这就不得不让人联想到李万光是血站职工,他很可能是在买卖血上做了手脚,这些钱很可能是见不得天的。否则:李万光夫妻会长期把现金闲置在家里,而去银行贷款?他们这么做的目的不就是掩人耳目吗?对此,雁江区法院法官王颖为何不质疑?  2、第二笔 2011年10月31日10万元  按照再审判决书第三页:“由李万光的弟弟李万雄借现金100000元,从李万光的中国银行帐户转给周琴,至今未还。”  这里的问题是:1.这笔借贷有没有书面协议。此借贷只有一张银行的打款单没有书面协议,也没有任何旁证作依据。就按谭秀英夫妻所说,这笔钱也不是李万光借给周琴的,而是李万雄借给周琴的。按照再审判决书第三页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李万雄借给周琴,只是是通过李万光的帐号转账的。作为兄弟姐妹、夫妻等家人,彼此借用一下账号是正常的。不因为借了我的账号,就是我借钱给你。也更不会因为借了我的账号,你会轻易将钱归还给我。当然,人们不会轻易提供账号给别人使用。但兄弟姐妹、朋友间除外。  所以,此账,周琴应该归还给李万雄。该笔帐与本案无关,不能计算在本案的账上。  法院应该依法否定该笔10万元的款项。  3、第三笔2012年10月28日6万元  再审判决书第4页写道:2012年10月28日,由周琴亲笔出具借条一张交原告执存,其中载明:“借到谭秀英现金陆万元整(60,000元)。借期为2013年6月3日,借款人周琴、桂树斌,2012年10月28日。这笔钱谭秀英说是在桂树斌贷款300000元中拿出的60000元现金给付的。  据法院的调查和资中县新桥信用社的记载:这笔贷款是李万光用自己的房子给桂树斌做担保贷的款,此款是桂树斌自己去该信用社贷的,2012年10月12号该信用社把30万贷款一次性发放到桂树斌账上的,桂树斌自己亲自分6次到其他信用社取完了的,此款桂树斌自己提前了一年半就去新桥信用社一次性归还完了的,此记录证明了这笔30万元贷款的的确确全是桂树斌的。但庭审笔录记载:2012年9月30日,信用社还没有发放该笔30万的贷款的时候,李万光就说他用这笔贷款借给周琴20万,是现金支付给周琴的的,后来他又说这笔20万是给了我(黄敏)的,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还说:“黄敏不拿到钱会把东西交给我吗?”(这里补充说明一下:这笔30万贷款的计划用途是:周琴夫妻将其中的20万还我,剩下的谭秀英夫妻留到自己用,打款给我后,我就把周琴夫妻押在我这里的资阳三贤公园弘乐府公园一号的购房合同和公正书交给李万光夫妻。2012年9月30日下午,周琴打电话说该笔贷款到位了,叫我带上购房合同和公证书一个人去资阳拿钱,理由是李万光疑心重又是铁公鸡,怕他看到人多起疑,担心我拿到钱后不把东西交给他,我若带人去,李万光就很可能不会拿贷款钱出来还我。我到了资阳周琴指定的茶楼和周琴夫妻见面后,周琴就写好了她与李万光的20万元借款协议要我做证明人签字,当时我怕他们耍赖不还钱给我,就要求周琴添上了以“打款时间为准”。我们等到天黑时李万光夫妻才到茶楼,见面后,周琴就叫我把带来的东西给李万光夫妻看,看了后李万光就东扯西扯,就是不说去打款的事,周琴又和我谈借款及计划还款的事,不知什么时候,李万光夫妻拿到我交给他们看的购房合同和公证书,一分钱都没有还给我,就偷偷溜走了。)庭审笔录记载:周琴说:“这笔20万元的贷款钱李万光没有给我,刚才我给桂树斌核实了一下,钱是给给桂树斌的,是卡上给的。”周琴还说:“黄敏说这笔20万元钱没有给她是事实,但我还给另一个黄敏去了。”谭秀英在法庭上第一次说;“桂树斌卡上有30万,我们一起去取了10万,然后在10万中拿出6万借给周琴。”第二次说她借给周琴的6万是在此笔贷款30万元中拿出来的,是周琴夫妻到她家里来拿的现金。然而事实是:信用社2012年10月12日才放30万贷款给桂树斌,2012年9月30日银行还没有放款,试问:2012年9月30日,谭秀英夫妻能取出信用社还没有放款的这笔贷款30万中的6万元钱吗?他能取出其中的20万元钱来付给我?或者付给周琴?或者付给桂树斌?对于如此矛盾的说词,主审法官王颖在审判庭上一会坐一会站,身子还不停地扭来扭去,一副心不在焉,如坐针毡的样子。对我提供的证据(信用社的放贷记录、桂树斌的取款的记录、我和李万光的通话录音、资中法院执行局的听证会记录)和周琴、谭秀英、李万光等人的矛盾的说词,对此,她不屑一顾,一问不发,在庭上,她是听之任之,毫不质疑。故:谭秀英2012年10月28日在贷款30万中借6万元给周琴分明是在忽悠法官,儿戏法庭。以上事实充分证明了此笔贷款根本不是谭秀英夫妻的,而是桂树斌夫妻的,桂树斌夫妻自己借自己的钱,与谭秀英何干?由此看来此笔借款虽然有借条,但没有实际支付行为。因此该笔借款应该彻底否认。  4、第四笔2012年11月20日23万元  再审判决书上写明:2012年11月20日由周琴亲笔出具借条一张交原告执存,其中载明“今借到谭秀英现金贰拾叁万元正(230,000元)。借款人周琴。2012年11月20日。这笔款是李万光的大哥李万林的朋友杨国金于2012年11月16日转款在谭秀英雁江天宇市场农村信用合作银行的账户上,再由谭秀英于2012年11月17日转款29万元到桂树斌账户上的(包括周琴本来准备还谭秀英第6笔借款6万元结果又再次借该款的钱)。本来准备归就说明此6万就还没有归还,既然没有归还,又何来再次出借该款?  在此笔借贷中,划扣现金在先,借条写在后。这是异常之一。23万元不是小数,杨国金只是当事人的妹夫的哥哥的朋友,而不是李万光也不是周琴的朋友,关系绕了好几圈,看来杨国金这个人的钱的确是太多了,而且与当事人的关系特别,才敢于在混乱金融秩序的今天,在没有拿到借条的情况下将23万元划到陌生人谭秀英的账号上。这是异常之二。异常之三则是数字。就在杨国金划款给谭秀英前30分钟,谭秀英就在同一家银行存入现金6万元,到自己的账户上,然后取出现金29万后,再将现金29万转到桂树斌账上。但借条只写23万这是为什么?异常之四:2015年9月杨国金在资中法院起诉周琴和桂树斌要求二被告退还购房款166300元,违约金6万。案号(2015)资中民初字第3054号。(注:杨国金2012年11月17日,通过资阳《百信中介所》以26.56万元买的房,此房是周琴夫妻名下,位于资阳市雁江区雁江镇刘家湾三贤公园弘乐府公园1号22栋122(z)2-2-2号房屋(产权备案号为21105070000042)。该房因我案于2012年10月30日就已经被资中县人民法院查封、冻结了。但该中介所在不经核实房屋有无瑕疵的情况下,2012年11越17日就组织房屋卖买双方签协议并交付购房款,2012年11月16日杨国金把购房款23万元通过银行打给了谭秀英,次日谭秀英先存入了6万元现金到自己的帐户上,然后又通过银行打给了桂树斌29万元,但周琴的借条却只写了23万元。杨国金付了购房款但没能得到此房。但他却舍近求远,放弃几分钟就可以到达的资阳雁江区人民法院、雁江区公安局,而是从资阳跑到资中县人民法院来起诉周琴夫妻,要求其退还购房款。杨国金这么做的主要原因是:1、因为谭秀英夫妻于2013年5月24日在雁江区人民法院告周琴夫妻借款92万元一案的前一段时间,周琴就把她自己的户口从资中迁到了资阳雁江区谭秀英处。此案在资阳雁江区法院闹得沸沸扬扬,所以在杨国金告周琴之前,周琴不得不又把自己的户口从资阳迁回资中。目的就是方便杨国金诉讼。(2)杨国金出了钱没有买到房,中介所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为什么要放弃在雁江区法院就能追究的,并且具有雄厚经济实力的中介所的责任?而跑到资中法院来追究一个他自己都认为没有赔付能力的周琴夫妻?(3)周琴卖法院冻结房明明是诈骗,杨国金却至今不报案?因此我认为:谭秀英借给周琴的这23万元与杨国金付给周琴的购房款数目和交付日期完全一致。说明这23万是杨国金支付给桂树斌夫妻的款。  因此该笔借款并不存在,也应予彻底否定。  总之,这四笔借款均不存在。为此我数次找雁江区法院请求实事求是严查此案,但他们是一拖二推三忽悠把我当足球一会提到中院,一会提到检察院,就这样来回踢起耍,后来我两次找到巡查组诉说冤情并请求彻底纠此错案。2016年7月底雁江区法院胡军院长叫我写申诉,2016年8月中旬该院收下我的申诉后,找了一个和此案毫无关系的法官,搞了一个,一个问题都没有回答的判后答疑来忽悠我。还叫我等3到6个月的法律程序,这起申诉他们一拖又是半年多,他们拖不走了,就又给了我一脚,又把我踢回了雁江区检察院,雁江区检察院说此案他们早就向法院提起了抗诉(我昨天才知道实际上检察建议),不能再提了,又叫我找中院或者雁江区法院。中院又叫我找雁江区法院,踢来踢去现在又提到了雁江区检察院。该检察院说他们现在已经立了案但还得调查,叫我等法律程序,又不知道要等3个月还是6个月?希望检察院能对雁江区法院提起抗诉,监督法院纠此错案并严不法分子。  (二)其他事实  1、负债人周琴随意迁移户口,以利诉讼。周琴户口从资中迁到资阳,又有从资阳迁资中,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以制造连接点方便提起诉讼,周琴作为被告她输了官司,达到与申诉人黄敏分享财产的目的,严重损害黄敏的合法权益。  2、原雁江区法院作出(2013)雁江民初字第01626号民事调解书,双方达成调解协议是92万元,而(2014)雁江民再字第4号判决确认43.5万元,李万光为什么不上诉?这充分说明双方是恶意串通。  3、2012年10月29日,桂树斌将他自己名下的雅阁车作价17万元,过户给了李万光。资中法院的执行局调查李万光购买桂树斌的车一事,李万光夫妻第一次对法官说:“此车是桂树斌买的,没有证据证明是他们卖的。”第二次李万光夫妻说;“此车是桂树斌妹妹桂秀英的,2012年我们从桂红英那里过的户。我不知道桂树斌拿钱给桂秀英没有。”可车管所的过户单证明了李万光夫妻在说谎,过户单上记载:此车是2012年10月29日,李万光并不是从桂秀英那里过的户,而是从桂树斌那里过的户。另外,还有一盘黄敏和李万光的通话录音,此录音能证明李万光购买此车,即没有付购车款17万给桂树斌和周琴。也无抵钱帐痕迹。还能证明2012年9月30日李万光夫妻根本就没有拿钱给黄敏。故:李万光卖桂树斌的车是周琴夫妻和李万光夫妻为了达到损害原告黄敏的合法权益而联手的违法之作。以上证据充分证明了李万光夫妻和周琴夫妻恶意串通,达到了转移财产的目的。  否认了的48.5万元:  第一笔20万是一张过了期的借条,第二笔20万是没有支付的一张作废协议(该笔就是以上说的,雁江区法院认可了的,第三笔借款6万元的补充说明里的事。)这笔钱1、李万光拿来告的借款协议上只有周琴夫妻的签名没有李万光夫妻的签名,单方协议有效吗?2、该协议注明以打款为准,李万光拿不出给黄敏的20万的打款依据。3、黄敏和李万光的录音证明了2012年9月30日李万光根本没有付钱给黄敏。4信用社的放贷记录,更能证明李万光夫妻和周琴夫妻都在捏造事实,儿戏法律。可法官王颖偏偏要避重就轻,把实实在在的虚假诉讼案,以证据不足来否定了该笔借款的存在就了事了。第三笔8.5万元是一张没有台头也没有署名还算错了的加减算式。  以上的这些否认了借据的确是虚假诉讼,但雁江区法院法官却是费尽苦心。打法律的擦边球,有意庇护在法院公开做假证和造假借据的周琴夫妻和谭秀英夫妻,非要指鹿为马,对48.5万元的否定理由认定为证据不足。法官王颖就是这样包庇不法分子,她颠倒黑白,糊涂判案,导至搞虚假诉讼的周琴等4人借助法律的武器,能明目张胆地转移财产;能到资中法院顺顺利利地抢劫标的款;还能逃避法律的制裁,永远逍遥法外。  雁江区法院庇护渎职法官,包庇犯罪分子,纠此错案一推再推,把当事人当足球踢,还找各种理由忽悠当事人。达到此案不了了之的目的。故:1、我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及各级相关部门与广大网友,大家都来关注、监督此案,希望能严查“灯下黑”监督雁江区法院实事求是、依法办案,追回桂树斌无偿过户给李万光的“雅阁“”车款17万元。2、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及四川高级人民法院、督促雁江法院对否认了的48.5万元正确定性。3、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及四川高级人民法院、督促雁江区法院认真彻底地纠此错案,4、请求各级相关部门促雁江区法院实事求是,公平、公正司法,严惩虚假诉讼者,共同维护法律的尊严!   黄敏  2017年6月16日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