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KAB > 财眼 > > 农村金融3万亿待开发,7亿农民零征信,风控之难如何破?

农村金融3万亿待开发,7亿农民零征信,风控之难如何破?

2018-03-13 06:00   来源:未知

  

  在金领、白领、蓝领、学生纷纷被互联网金融攻陷之后,行业只剩下最后一片蓝海——农民。

  在农业大国,杀入中国毛细血管般的农村,实在具有太多意义。

  但这片蓝海开掘有太多难点:对于可能连银行卡都没有的农民,怎么做风控?

  农业都是“看天吃饭”,如何抵御天灾人祸?零星散落的农村人群,如何聚合?

  面对这些难题,农村金融的玩家们,是否成功破冰?

  1、万亿市场

  这片蓝海有多大?

  据中国社科院2016年发布的《“三农”互联网金融蓝皮书》显示,自2014年起,我国“三农”金融缺口超过3万亿元。

  这也意味着,在农村金融里,有3万亿的畅游空间。

  而被开垦出来的,实在是沧海一粟——2015年我国“三农”互联网金融的规模只有125亿元。

  面临如此大的金融缺口,其实也有传统的服务者,银行或农村信用社。

  “但银行系在农村,是一个尴尬的角色”,某农村金融的负责人称,大部分银行放不下身段,坐等客户上门。

  而一些银行深入农村,大多是“做做样子”。

  他们只在农村“吸储”,然后再去城镇“放款”,并没有本质上解决农村的资金问题。

  对于这片蓝海,银行没有真正下去过,只是在浅滩“城镇”,打湿了一下裤脚。

  这也给了互联网公司诸多机会。

  三股力量杀入了这片蓝海:产业系、巨头系和互联网系。

  一些农业的核心企业,开始尝试用供应链金融的方式,渗透进这片市场,如新希望集团。

  阿里和京东为首的互联网巨头,搭乘着“电商”的方舟,也杀入海域,他们提供三项服务,支付、保险、贷款,试图用互联网的方式,“降维攻击”农村。

  截至2015年,蚂蚁金服旗下的三农用户数达到了2.92亿,京东招募27万名乡村推广员,覆盖27万个行政村。

  此时,行业另一个利好信号释放。

  2017年年初,中央一号文件发布了关于农村金融的“千字文”,大力鼓励发展农村金融。

  “政府的大门打开了。”农分期CEO周建说,政策给了互联网系的平台,一个官方“身份”。

  政策的加持,让行业如虎添翼。

  互联网金融的创新者们,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发展。从2016年至今,共有12家农村金融平台宣布获得融资。

  多位业内人士预测,2017年,将成为农村金融发展的黄金时代,大量的平台将在资本和政策的加持下,迅速崛起。

  蛰伏数年,终于到了扬帆起航之时。

  2、重度垂直

  在中国农村,我们看到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

  大量青壮年劳动力流出农村,涌向城市,而留守农村的,大部分是老弱妇孺,基本不具备耕种土地的能力。

  这也意味着,农村大量土地,面对无人耕种的尴尬——农村正在走向“空心化”。

  但同时,一个新生金融体开始形成——农场主。他们从农民手里,将土地“流转”过来,汇聚在一起,集体耕种。

  而这个群体,完全具有金融的开发价值。

  说起来也有趣,在中国,农民可能是对借贷接受度最高的群体。从封建社会开始,农民就有一个传统——春天借钱,秋收还钱。

  而赊销,也是农村常有的销售方式。

  关键是,这个新生群体散落在全国,极为分散——如何将这群有金融需求的群体聚集起来,成了关键。

  “要想把农村金融做起来,就要把双脚双手都插到泥土里去,”周建说,在这里,“不重的玩法必死”。

  如今,农分期有近600线下人员,一个信贷员负责两三个镇,“收集农户需求,要跑烂几双鞋”,专门给农户做农资和农机的分期。

  而山水普惠创始人王坤,也和周建持同样的看法——在这个中国边缘的“封闭圈层”中,只有“重度”,才可“深耕”。

  目前,山水普惠也在线下派出1700多人,每个城镇满编27人。

  “一个村也就两到三户种植大户”,周建称,因此只能通过线下人员去“采集”需求,甚至挖掘需求。

  用重度垂直的方式,深入农村后,形成壁垒——互联网金融的拓荒者们,正在用这种最苦最累的方式,开垦农村的金融市场。

  3、风控难题

  农村金融最难破解的难题是什么?

  几乎所有人的答案,都是“风控”。

  农民无疑是中国征信最薄弱的环节。他们缺乏央行征信,有些人甚至没有银行卡;他们互联网化程度较低,可参考的风控数据太少。

  周建发现,自己客户群体的画像是,一群平均年龄47岁,智能手机普及率在30%左右的人群。

  王坤也感慨,面对农民这个群体,城市里的风控模型几乎全部失效。

  “风控模式,需要对人群分层。但农村太复杂了,同样是养猪的,技术好坏,收入高低全是个性化的,根本没办法分层”,王坤称。

  风控太难,所以业内才会盛传一个“数猪”的段子。

  一家金融平台给农民放款,就去猪圈数猪。一头授信一万。结果农民就去亲戚四邻家“借猪”,分分钟破了风控。

  “风控哪有那么简单,对于一个农户的审核,我们有上百个维度,”周建称。

  农分期的风控逻辑是,给每一个农户,建立一个风控模型。

  信贷员第一步,先去农村打听农户的口碑——在这个熟人社会中,很容易得知一个人是否靠谱。

  然后再上门,了解农户整个生产状况,计算出他生产模型。

  “听起来很玄乎,其实并不难”,周建举例称,比如一个农户有多少亩地,去亲自丈量一下,如果他种植的是水稻,根据当地的气候,一年几茬,产值量多少,基本都可以换算,农户一年的营收。

  “其实和大家想的不一样的是,农村的风控反而并没有那么难,只要把握了主要逻辑”,周建称,绝大多数农民都会被两个“要素”捆绑:家庭和土地。

  土地的产值稳定,家庭完整并和谐,这样的农户,基本呈现的就是一个良性而向上的模型。

  核心逻辑虽然简单,但需要把控的细节并不少。

  “申请过手机现金分期的一律不放;家庭不和谐者不放;村里口碑不好者不放”,周建称,需要对农村这个人情社会,去深刻理解,“农村里的大户之间往往喜欢‘揭短’,喜欢贬低对方来抬高自己,但凡有点不实,早给村民自己揭出来了。”

  所有的风控,就是通过各种方式打破信息的不对称,去了解借款者是否有“还款意愿”和“还款能力”。

  而在农村,这两项都极不稳定。

  有些玩家的风控方式就是打造资金闭环。比如,帮农民买农机、买种子,甚至收了粮食自己卖,最后扣除利息和本金,再在把剩下的钱给农民。

  “在整个生活环节中,根本不让农民碰到钱”,乐钱的CEO王炜称。

  只做到这样,还远远不够——风控实际上是分为两部分,内控和外控。

  内外勾结的骗贷,常常才是最致命的。在农村,大部分的金融平台,都采取业务提成“后置”来约束人性的恶。

  山水普惠的机制是:“拉一个新客户提100元,坏账一个扣500元。”

  农分期还会将前端信贷人员和审核人员完全分离——这样一来,作弊需要“打点”的环节过多,成本过高。

  另外,农业有“看天吃饭”的特殊属性,因此,天灾人祸,是拓荒者们要闯的第二关。

  2013年进入市场之后,农分期曾经走过一些弯路。

  周建尝试从养殖业切入,却发现“水太深”。

  “养殖业一遇到瘟疫,都是行业毁灭性的打击”,周建说,好几次,公司都到了濒临关门的险境。

  而很多农产品的品类,价格波动较大,“农业的毛利本来就不高,金融平台可能一丁点的波动都承受不起”,周建称。

  最终他选择了种植业,而且选中了水稻和小麦等粮食作物,尽管天灾难防,好在粮食有国家兜底,不至于卖不出去。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