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达人秀 > 好人网 > > 485亿解禁“小非”乌云压顶,分众传媒这个冬天有点冷?

485亿解禁“小非”乌云压顶,分众传媒这个冬天有点冷?

2018-11-08 23:15   来源:采集

  分众传媒百亿市值解禁闸门即将打开,马云150多亿投资已浮亏30%,你准备好了吗?




作者|陈梦霏 徐悦邦
来源|野马财经

11月7日,立冬。然而,身为楼宇传媒龙头的分众传媒(002027.SZ)或许早已感到冬天的寒意。

截至目前,公司股价已从年内高点12.47元/股,跌至11月7日收盘价6.29元/股,跌幅接近50%。刚发布不久的分众传媒三季报,也曾引发公司股价大跌。

不仅如此,还未从坑里爬起来的分众传媒,如今又陷入了另一场“内忧外患”。

城门之外,行业新进挑战者新潮传媒正在吆喝着“打一场千亿级群架”;城门之内,77.13亿股的限售股或将在2019年元旦来临之时解禁。

按照11月7日收盘价计算,分众传媒这部分解禁市值约485亿元,据Wind数据统计,96%的A股公司的市值都达不到这个数字。

好在,它已经喊来了阿里巴巴共克时艰。至于究竟能起多大作用,只有以观后效。

股价大跌,马云也站在了半山腰

分众传媒成立于2003年,于2005年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在2011年遭遇了做空之后没多久启动私有化,2015年12月借壳“七喜控股”成功回归A股。

回A之后,分众传媒仍然以业绩的高速增长回报着资本市场投资者。然而,2018年三季报业绩却让投资者犹如惊弓之鸟,报告发布之后公司股价出现下挫。

10月29日晚间,分众传媒发布2018年三季报。第二天开盘,公司股价大跌甚至一度触及跌停,收盘价跌幅8.58%,股价创出阶段新低。

分众传媒的投资者们开始在网络上表示诧异和担忧。尽管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分众传媒营收、净利润仍然还在同比增长,但是增速有所放缓。

与此同时,投资者发现业务还在迅速扩张的分众传媒还面临着财务方面压力,一方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出现明显下降,另一方面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也出现大幅增加。

对于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较年初大幅增加,分众传媒解释称,受宏观经济形势影响,核心客户回款周期普遍放慢。

此外,投资者还发现分众传媒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三季度共有5家股东减持。

事实上,对于分众传媒而言,上述5家流通股东在三季度的减持,相对于年底的大额解禁而言还只是小巫见大巫。

Wind数据显示,2018年12月29日,分众传媒将迎来77.13亿股限售股解禁,规模超过现有69.65亿股流通股,是今年A股第一大解禁股。

以11月7日6.29元/股的收盘价计算,分众传媒年底限售股的解禁市值约为485亿元。Wind数据显示,截至11月7日收盘,在A股3500多只股票中,仅有136只个股的总市值在485亿元以上。

9月中旬,因提供担保的信托贷款违约,浙江省高院将贝因美集团所持分众传媒的约6600万股进行司法拍卖。经过47轮竞价,最终由名为“泊通量化2号私募投资基金”(下称“泊通量化2号”)的用户,以4.51亿元的价格成功竞得。


(来源:阿里拍卖·司法)

简单计算,泊通量化2号拍下的上述分众传媒股权及红利,成本在6.75元/股左右。如今看来,刚拍下来的泊通量化2号已经出现浮亏。

然而,野马财经就竞拍一事,致电了泊通投资总经理卢洋。卢洋谈到竞拍分众传媒限售股的原因,“我们竞拍分众传媒是从基本面和定价的视角去做的,觉得分众传媒是一家好公司。这次竞拍成本价在6.75元/股,这是分众传媒今年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价格。”

事实上,论浮亏的话,要数马云的阿里巴巴更冤枉。

2018年7月18日,阿里巴巴宣布花费150亿元人民币战略入股分众传媒,收购后者10.33%的股份。简单计算便能得知,阿里巴巴这笔投资已经亏损50多亿元,浮亏超过30%。也就是说,马云也站在了山腰上。

参与私有化的老股东曾“清仓式”减持


“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星夜赶科场”。多空双方对于分众传媒今年年底巨额限售股解禁,已经表现出微妙态度。毕竟,天底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

中信资本、复星国际、方源资本和凯雷资本等旗下的境外机构,是推动分众传媒私有化的肱骨之臣,但在回A之后却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2005年,成立仅两年的分众传媒登陆纳斯达克,被称为“中国传媒第一股”。10年后,2015年9月,分众传媒借壳七喜控股回A上市的预案披露,交易对价逾400亿元。

巨额定增,也带来了天量解禁。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解禁和减持两个词似乎成了分众传媒的固定搭配。分众传媒一度被称为“减持王”。

重组预案显示,七喜控股拟以10.46元/股的价格向江南春控制的Media Management(HK)、中信资本的Power Star(HK)、复星国际旗下的Glossy City(HK)、方源资本的Gio2(HK)和凯雷资本旗下的Giovanna(HK)等43家境内外交易对方发行38.14亿股股份。



2015年12月,分众传媒最终的重组方案显示,上述机构分列上市公司二三四五大股东,持股占比分别为9.13%、8.09%、7.85%和7.85%。

参与分众传媒借壳的7家境外机构股份限售时间为12个月。2016年12月29日,分众传媒迎来第一批限售股解禁潮。中信资本、复星国际等在内的7家境外股东持有34.75%分众传媒股权、合计30.4亿股解禁,但在半年内基本“按兵不动”。


(分众传媒第一批解禁名单)

2017年4月17日,分众传媒迎来第二批限售股解禁。这部分限售股是1年前分众传媒借壳上市后,首次定增(用以投资影视)的产物。定增对象为财通基金、国华人寿保险、诺安基金和博时基金等7家机构,共持有5.78%分众传媒股权、合计5.05亿股。

与此同时,第一批解禁名单中的中信资本、复星国际等老朋友们开始蠢蠢欲动。分众传媒的股价已较借壳上市时上涨逾3倍。

2017年6月16日,分众传媒第二大股东Power Star和第五大股东Gio2(HK)抛出“清仓式减持”计划,分别拟减持不超过7.41%股份、6.77%股份。分众传媒股价受此影响承压,6月19日开盘即封死跌停板,市值一日蒸发逾百亿元。

不到半个月后,分众传媒公告称,公司第四大股东Giovanna(HK)此前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2.1亿股,占总股本2.4%。

东方财富数据显示,2017年,分众传媒4名境外股东累计减持49次,减持总额达151.9亿元。分众传媒因此被称为2017年A股“减持王”。

截至2018年中报,中信资本持股比例降至2.77%;复星国际持股比例为2.52%;方源资本持股比例仅剩1.68%;凯雷资本持股占比降至1.03%。

被“关”多年的机构将如何选择?

随着私有化财团的陆续退场,年底解禁在即的36家机构或成为压在分众传媒胸口的一块巨石。

分众传媒年底解禁的限售股占总股本的52.55%,其中借壳七喜控股时参与定增的36家机构占29.2%,江南春旗下的Media Management(HK)占23.3%。这些限售股锁定期为3年,2018年12月29日解禁。

上述36家机构中包括民生银行(600016.SH)旗下控股的上海鸿黔投资、“中植系”旗下投资机构珠海融悟、财通证券(601108.SH)控股的上海筝菁投资和贝因美集团等。


(今年年底限售股解禁的部分股东明细)

需要注意的是,这些机构投资者大都在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定增融资的鼎盛时期,正值股灾后股价低位进入的,并且持股比例大都在4%以下。

若解禁后这30多家机构都争相离场,分众传媒又能否兜得住这近500亿元的解禁市值呢?眼看着中信资本、复星国际等财团都已悉数“退场”,被多“关”了两年的这36家机构在解禁后又将作何选择,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在这种情况下,为提振投资者信心,分众传媒曾在今年4月份发布过一份不超过30亿元的巨额回购方案。2018年11月3日,分众传媒披露的最新情况显示,截至2018年10月末,公司累计回购股份数量约为4979.8万股,其中最高成交价为8.64元/股,最低成交价为7.16元/股,合计支付的总金额为4亿元人民币(不含交易费用)。

9月中旬,北京一位证券分析师对野马财经分析称,“在2018年底的定增解禁股里,分众传媒的解禁市值算是很高的了。解禁后,市场能否接得住这么大的盘子,是投资者们普遍担忧的一点。”

“年底的市场行情如何,也是影响投资情绪的重要原因之一。行情不好的时候,大家肯定都想着抢跑。同时,大股东、高管的减持举动也会造成公司股价大幅波动。”上述分析师补充道。

根据分众传媒前两轮限售股解禁与股价走势的关系图来看,解禁带来的影响更多在短期。如今江南春的小伙伴马云携“阿里系”前来驰援,局势可能也会有所缓和。

马云、虞锋会是江南春的“至尊宝”吗?


在“阿里系”拟投入约150亿元,战略入股分众传媒及其控股方交割完成后,“阿里系”将持有上市公司10.3%的股份,成为仅次于江南春的第二大股东。

有人分析“阿里系”突然高调进场,一举拿下分众传媒二当家之位的举措,除了战略投资外,还有马云帮自己浙江老乡江南春“站岗”缓解股价压力的意图。

对此,野马财经联系分众传媒证券事务部,询问此举是否为年底解禁提前做准备。对方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

野马财经通过梳理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与“阿里系”掌门人马云、分众前董事局联合主席兼总裁虞锋之间的微妙关系,发现马云携“阿里系”及云锋基金入局,或许早有端倪。

创立于2003年的分众传媒,在打败了云锋基金创始人虞锋的聚众传媒之后,2005年顶着“中国传媒第一股”的光环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这些年通过高举高打的“圈地运动”,分众传媒成为楼宇传媒行业公认的龙头。

电梯广告是一个只要有楼宇,便能够开拓一片疆土的生意。市场没有永远的寡头。

后起之秀新潮传媒自2017年获得融资后,开始不断对分众传媒发起挑战。今年4月份,新潮传媒更是直接喊话分众老大哥要打“一场千亿级群架”。

在资源覆盖率上,新潮传媒这位不速之客已经对分众传媒的龙头地位产生了威胁。

显然,“阿里系”的入股并非偶然,至少对提高分众传媒行业竞争力是有好处的。分众传媒在公告中称,后期公司将“借助阿里巴巴强大的新零售基础设施和大数据分析的能力,进一步提升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历年年报显示,2015年以来分众传媒的前五大客户中,阿里巴巴连续3年都是贡献最多的那一个。

从私人关系来讲,分众传媒与“阿里系”的关系都不一般。市场上流传最多的说法便是,“江南春是马云的迷弟”。江南春曾直言不讳地夸奖“马云的战略思维是全球最顶尖的”。

如今,“阿里系”照样也没能抵得过分众传媒股价的下跌,首富的投资也出现大额亏损。

那么,你又是如何看待分众传媒年底可能的大额限售股解禁呢?你觉得“阿里系”出手,能否帮助分众传媒渡过险关?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