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书画 > 购物 > > 这伙黑恶势力把持基层政权12年 民众称其为"皇上"

这伙黑恶势力把持基层政权12年 民众称其为"皇上"

2018-06-26 00:03   来源:未知

  

(原标题:这伙黑恶势力缘何能把持基层政权12年?)

暴力破坏村民自治选举,打伤竞争对手,自封村委会主任;威胁逼迫村支书辞职,却被上级任命为村支书。

被村民称为“皇上”的村支书被抓后,新任乡党委书记春节前又大张旗鼓去他家慰问。

发展家人、亲戚和团伙成员入党,涉嫌违法犯罪劣迹斑斑,却当选县人大代表。

河南省洛宁县兴华镇董寺村,以村支书兼任村委会主任狄治民为首的黑恶势力“十八兄弟会”,夺取村级政权12年的案例,是当前部分农村黑恶势力把持基层政权的一面镜子,照出基层干部失职、制度失灵、法律失效的“三失”现象。

一路劣迹不断“坐大”,逐渐控制村级政权

经公安机关查明, 1997年,狄治民在董寺村成立“十八兄弟会”,形成以其为首的犯罪团伙。两年后,他当选董寺村村委会副主任。2005年村级换届时,他聚众扰乱董寺村换届选举,殴打竞争对手,导致选举失败,后自封村委会主任。同年底,村党支部书记在狄治民团伙威胁逼迫下辞职,狄治民被上级任命为村党支部书记,并担任该职一直到2017年被捕。

担任村支书后,狄治民开始提拔“十八兄弟会”成员进入村委会担任职务。随后,发展自己家人、亲戚、亲信等入党。董寺村共33名党员,狄治民近亲属及亲信21名,占总数约64%。

2012年,狄治民当选洛宁县人大代表后,更加肆无忌惮。董寺村的警务工作站设在狄治民家,村警是他的一个儿子——黑恶势力团伙骨干成员,曾因殴打他人被治安处罚。

洛宁县下峪镇桑峪村一位村民曾被狄治民的另一个儿子以买矿石为由,骗其携款到狄家,实施抢劫,险遭谋财害命。狄治民威胁他不许告发。这位村民说:“头几年不敢告。再后来,警务工作站的牌子都竖他家门口了,更不敢告了。”

狄治民利用董寺村是周边两个乡镇交通要道的地理优势,经常明目张胆在周边乡村、企业寻衅滋事,聚众斗殴,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敲诈勒索,许多过往群众不得不小心翼翼,绕道而行。

狄治民还将董寺村小学操场逐渐蚕食,最终占为己有。动辄殴打、恐吓学生,使学生不敢到操场附近活动。“谁来打谁!”

政府投入修建宜故公路时,狄治民用断电的方式强揽了董寺段工程的砂石料供应,并将劣质砂石料强行卖给项目部。王建峰贷款买了两辆大货车在工地上干活,工程快结束时,狄治民霸占了王建峰的货车。王建峰索要无门提起诉讼,胜诉后案件长期没有执行,导致王建峰写完遗书在信访局喝农药自杀。时任市委书记对该案作出批示,但15年过去,该案仍未能执行。

鱼肉百姓令人发指,群众称其为“皇上”

狄治民及其团伙控制了董寺村政权后,群众长期饱受压榨欺侮甚至毒打,却无能为力,称呼狄治民为“皇上”。

村民办事需要加盖村委会印章的,必须给狄治民送钱、送礼品才能免于刁难。甚至村里的贫困户,到村委会办事盖章,也必须给狄治民送礼。公安机关已查明,狄治民长期克扣10余贫困户的危房改造款、低保款。

狄治民及其团伙一度是公开的车匪路霸。他们在董寺村对过往车辆强行拦车,根据车型收取几十元至几百元不等的过路费。

种植烟叶是董寺村村民重要经济来源。狄治民及其团伙成员,常年逼迫村民尤其是一些无依无靠的贫困户,无偿在他们的烟田里干活,稍有反抗,就要挨打。到烟站卖烟叶时,威胁、殴打、辱骂烟站工作人员和乡政府人员,烟叶评级自己说了算。

狄治民及其团伙连上级发放给董寺村贫困户的慰问品都不放过,往往是慰问人员前脚走,狄治民后脚就到贫困户家把慰问品抢走。

2014年1月,春节前夕,洛阳市有关部门工作人员给董寺村贫困户送来肉、油、鸡蛋等。慰问人员刚走,狄治民就钻进几家贫困户的厨房,用刀割了肉的一大半,掂走整壶的油。

有的村民曾到上级部门举报狄治民及其团伙,遭到严厉的报复后,再也不敢举报了。“我到上级告狄治民,就有人给狄治民说我告他了。”“狄治民打架,都是拉一车人去打!和他打?我不敢。”“他是石头,我是鸡蛋。”

剪灭恶势力,须挖“保护伞”

洛宁县副县长、县公安局局长马怀庆介绍,2017年8月初,该局成立专案组,截至目前共侦查狄治民及其团伙涉嫌各类违法犯罪线索41起,涉案人员19人,涉及9个罪名,现已立案11起,涉案11起。

专案组进驻董寺村摸排线索核实查证,村民们害怕狄治民及其团伙报复,几乎都不敢向专案组提供情况。专案组只好悄悄进村,半夜入户,或找借口把村民拉到村外询问。

“十八兄弟会”横行乡里近20年,从暗到明,从小到大,逐渐控制董寺村组织权、行政权、经济管理权等,让董寺村俨然成为法外之地,不可能没有“保护伞”。

20年来,我国各级党委政府在不同阶段开展过强基固本、整顿软散弱基层组织、党员先进性教育等活动。这些主题活动在董寺村是如何开展的?

2016年,大量董寺村村民举报狄治民在为群众办理低保时违规收受礼金礼品。此事被兴华镇纪检部门查实后,仅给了狄治民党内警告处分。兴华镇一份文件显示:“狄治民以上行为违反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鉴于本人认错态度较好,能够积极主动退还礼金礼品,根据……给予狄治民党内警告处分。”这是党内处分中最轻的一种。

狄治民劣迹斑斑却当选洛宁县人大代表,当地党委、政府、人大、组织等部门是如何把关的?

20年来,河南省开展过多次基层矛盾摸排工作,派出驻村第一书记、驻村干部等驻村帮扶,他们在董寺村难道就没有发现狄治民劣迹,没有人向上级反映?

狄治民将当地学校操场占为己有,导致学生没有活动场所。“十八兄弟会”明目张胆拦路抢劫、强迫交易、敲诈勒索,洛宁县教育局、交通局难道不知道?

20年来,“十八兄弟会”骨干成员及其家族势力违法犯罪事实涉及上级党委、政府、人大及民政、教育、交通、信访、公安、烟草等管理范围,为什么没有一个部门认真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河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赵根元说,从调查和侦办的涉黑恶犯罪案件看,一些地方的黑恶势力利用选举等途径把持基层组织政权,少数国家工作人员被拉拢腐蚀,成为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