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KAB > 少儿 > > 女子遭强奸3次被威胁 丈夫砍死对方被判无期

女子遭强奸3次被威胁 丈夫砍死对方被判无期

2018-03-07 14:00   来源:未知

  

11月14日,时隔1013天,河北涞源看守所,曾秀梅(化名)终于见到了丈夫毕志新,她举起电话,隔着玻璃挡板,唤出一声他的乳名之后,泪水顺着两人的脸庞滚下。

快三年不见,憋着想要说的话真到见面时,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夫妻二人似乎一时都找不到好的话头。曾秀梅拉过身边大女儿元元和小女儿琴琴(均为化名),让她们开口叫爸。

“爸,我会好好学习,等你出来。”9岁元元很懂事,哭着给电话那头的父亲打气。5岁的琴琴则有些茫然,毕竟,眼前这个叫爸爸的男人,在她的记忆里,几乎没留下什么痕迹。

两个孩子还不知道,就在不久前,他们的父亲毕志新,因犯故意杀人罪,被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处无期徒刑。

被毕志新杀死的对象,名叫冀鹏。让毕志新拿起菜刀和镰刀砍向冀鹏的原因,系冀鹏先后三次强奸了他的妻子曾秀梅。

面对无期徒刑的终审判决结果,曾秀梅和丈夫的辩护律师刘昌松沟通后,决定启动申诉。

这首“杀死强奸妻子者案”的血与罪的萧瑟悲歌,将在曾秀梅“替夫”申诉的路上,继续凄苦吟唱……

杀人

毕志新犯了故意杀人罪。

2015年2月5日,距离乙未年羊年春节还有14天。河北省涞源县南屯镇张家庄村里,村民们都在张罗着过年的事。

当天晚上,34岁的毕志新和朋友宁永利在县城的一个小吃部里吃了饭,喝了些酒。毕志新心情不太好,就在不久前,他和妻子曾秀梅因为到北京讨说法扰乱了公共秩序被处10天行政拘留,这个即将到来的年关对他们一家来说,并不好过。

喝完了最后一口酒,两人起身离开了小吃部。宁永利将毕志新送回了家,他没看出来,这个男人心里装着事。

也许是没喝够,回家后的毕志新又打开两瓶啤酒开始猛灌,原本已经睡下的曾秀梅醒了,看着一身酒气的丈夫,她顺口数落了两句,但很快被顶了回来。

“他说心情不好,还不让喝酒呢!”曾秀梅听出了丈夫语气中的不痛快,没有再言语。

“我要找冀鹏说清楚咋解决。”呷了两口酒后,毕志新突然冒出一句话,接着冲进厨房从案板上拿起了菜刀,又从家里的冰箱上抽出两把镰刀,大踏步地向外走。

曾秀梅吓坏了,她赶紧叫醒躺在里屋的公公毕春,让他照看一下孩子,然后出门跟在丈夫身后,试图阻止他。

但不久之后,悲剧还是发生了。

冀鹏与毕志新起冲突的胡同

2月5日晚9时许,外出打麻将归来的冀鹏死了,死在了离自家不远处的胡同里,死在了毕志新的菜刀和镰刀下,头朝西,几乎要和身体分离。

“快来,杀人了。”当意识到已经酿成大错时,毕志新让曾秀梅打了报警电话,夫妻两一路懵懵懂懂地走回了家中,瘫坐在椅子上。

很快,原本黑寂的张家庄村变得灯火通明,狗吠不断。元元从床上惊醒,眼前的一幕是浑身血迹的爸爸被警察带走。她问母亲曾秀梅发生了什么,但再未得到答案。

距离乙未年羊年春节还有14天。毕志新和冀鹏这两个从小就认识的邻里乡亲,一个死了,另一个被带走了,剩下两个老人,两个女人和4个孩子,在惊恐和眼泪中,迎来了这场巨变。

强奸

毕志新认为冀鹏强奸了他的妻子曾秀梅,三次。

2017年11月16日,在距离涞源县车程几个小时的一个城市里,封面新闻记者见到了曾秀梅,她不高,身材匀称,满手的茧子。

离开生活了快10年的张家庄村,如今“躲”在这里打工,“暂时没想过回去,我怕被找麻烦。”

“毕竟这事是因我而起。”天气有些干冷,气温逼近零度,曾秀梅抿了抿嘴。在她看来,一切起源于2014年的7月。

具体的日子曾秀梅已经记不得了,她只记得那天她要回位于石道沟的娘家,因为家里没车,张家庄村离涞源县城也有好几公里,“我老公就让我坐冀鹏的车去,他有车,有时候也会送村里的去县城。”

但曾秀梅觉得这一次冀鹏似乎有些特别殷勤,不仅将她送到了涞源县城,还主动提出要送她回娘家,“从娘家回来的路上他还说要请我吃饭,带我去一个地方。我说我不吃,我只请了半天假,还要回来上班。”

在一个岔路口,冀鹏驶离了原本的线路,最后将车停在了涞源县与灵丘县交界的驿马岭山,一个长满小树的山坡上。

曾秀梅说,那是她第一次意识到男人的力气可以大到让女人完全无法挣脱,她乞求了,反抗了,甚至扯断了冀鹏的项链,但事儿还是出了。

说到这,她开始急速地喘息,眼泪也夺眶而出,掏出随身携带的药瓶子吞下几粒药丸,瓶身上写着:“速效救心丸”。

“我心脏不太好,去年查出来的。”曾秀梅说,她极力想要忘却这段过往,但每每想起都让她感到绝望,“我问过冀鹏,他为什么找上我,他说因为他老婆怀孕,还有,他早就盯上我了。”

此后不到一个月,冀鹏又两次和她发生了性关系,“第二次也是在那个小山坡,第三次是在车里。”

虽然受了委屈,但曾秀梅并没有选择报警或求助家人。她说,是因为家人。

“冀鹏威胁我,我要是说出去,就让我永远见不着我孩子,我大女儿在县城上学,他人也经常在县城,我怕他真做出什么事。而且这事我也不想闹大,同一个村,名声就坏了。”

但纸永远包不住火。

这层秘密的关系很快就被毕志新发现了。在法院的相关调查资料中,是冀鹏的一通电话让毕志新起了疑心,在追问中得知了事情的原委,但曾秀梅坚持说,是她主动告诉了丈夫,“我受不了了,让他把孩子弄转学,他问我为什么,我就告诉他冀鹏的事了。”

不论如何,唯一确认的事实是,得知此事后的毕志新很生气,暴跳如雷。

赔钱

报警之前,毕志新一家曾寻求与冀鹏私了。

有直接的沟通,也有中间人的调和。曾秀梅说,最早提出的数额是5万,但冀鹏拿不出这么多钱。最后通过几次协商沟通,赔偿金数额从5万变成了3万,甚至一度变成了2万。

这个说法得到了一些张家庄村村民的印证,他们没有忘记3年前的惨案和一些闲言碎语的故事。

张家庄村的村民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