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回应 > 全本 > > [转载]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赚黑心钱

[转载]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赚黑心钱

2018-03-11 16:00   来源:未知

  

3岁男童鹏鹏(化名)在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口腔科治疗过程中猝死,事后第八天医院出具死亡证明,称鹏鹏是心脏骤停,但死亡原因不明。鹏鹏父母将医院诉至法院,要求医院承担医疗损害赔偿责任并赔礼道歉。昨天下午,该案在顺义法院开庭审理。因尸检结果尚未得出,此案未当庭宣判。

  □事件回放

  男童补牙时被抱走急救

  前天,记者见到了鹏鹏的父母,夫妻俩尚未走出丧子之痛的阴影,两人精神恍惚。谈起那天的遭遇,鹏鹏的妈妈邢女士多次哽咽。

  今年10月9日,邢女士带鹏鹏到北京首儿李桥儿童医院口腔科看牙。到医院检查后,医生说鹏鹏牙龈化脓,需要在牙龈处割个口,把脓挤出来。一周后,鹏鹏到医院换药,医生表示脓已经排出。邢女士说,因鹏鹏的槽牙上有两个窟窿,10月23日上午9点左右,她再次带孩子到该医院补牙。孩子与前两次一样,哭闹不止,拽着她的手不愿进治疗室。妈妈想陪孩子进治疗室,遭到医生拒绝。

  邢女士称,5分钟后,她听到鹏鹏大声喊叫“阿姨,快放开我”。她出于担心便冲进了室内,看到孩子被四五名护士按着胳膊和腿,医生又将她推出门外。

  “又过了5分钟,孩子大叫‘妈妈,我怕’,这句话竟成了鹏鹏遗言。”邢女士回忆,她再次冲进屋内但仍被赶出。此后便再没有孩子的声音传出。几分钟后,旁边一名家长说看见医生抱着一个男孩从后门跑出去了。邢女士赶紧推开治疗室的门,已不见孩子的踪影。

  邢女士说,在她多次追问下才得知,孩子被送进急救室抢救。邢女士跑到急救室,医生告知“孩子活的希望不大,正在抢救”,邢女士当时就瘫倒在急救室门口哭喊。11点10分,医生告知邢女士,孩子已离世。

  昨天中午,记者跟随鹏鹏父母来到首儿李桥儿童医院。在口腔科治疗室外,记者看到有两个门,距离在10米左右。邢女士用手指着其中一个门告诉记者,看病那天,患者都从这个门进出,后门是关闭的,“我当时坐在正门旁的凳子上等待,是旁边的家长告诉我医生抱着孩子从后门跑出去了”。

  当记者问及涉事的口腔科医生时,一名医生表示,“他请假了,已经有两个月没见过了”。

  医院说不清死亡原因

  邢女士一家是河北省承德市隆化县人,鹏鹏还有两个姐姐。两年前,邢女士带着鹏鹏从老家来北京打工,事发前是一名保洁员。鹏鹏的爸爸孙先生近20年来一直在北京各大工地干活。

  事发当天,孙先生正在老家收割玉米。孙先生称,11点多他接到妻子的电话,妻子有些慌张地告诉他,鹏鹏脑袋里长了个东西需要住院,希望他赶回北京。几分钟后,妻子再次打来电话,大哭说第一次是骗人的,其实孩子在看牙中去世了。孙先生急忙联系村里的亲戚朋友,开车赶到北京。当天下午两点多,孙先生一行人来到医院,见到了躺在急救室病床上的孩子。

  邢女士称,她进入急救室时,孩子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身体冰凉,“我问了所有的护士和医生,孩子到底怎么回事,没有人告诉我死亡的原因”。邢女士说,她一直守候在病床前一夜,夜间,护士过来几次给鹏鹏换冰块。第二天的下午3点,鹏鹏被送到顺义区殡仪馆。

  前天上午,孙先生告诉记者,孩子去世后第八天,医院开出了死亡证明,死亡原因一栏写着“心脏骤停”,“至于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心脏骤停,医院一直没给出回应”。

  □庭审现场

  涉事主治医生未出庭

  昨天下午两点,该案在顺义法院14法庭公开审理,鹏鹏的父母均出庭。庭审中,邢女士仍不时失声痛哭。

  李桥儿童医院医务处主任及代理人出庭,因涉案的主治医生没有到场,邢女士情绪激动地质问对方“3次给鹏鹏看病的主治医生为什么不出庭?我想让他亲口告诉我,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鹏鹏父母的代理人认为,鹏鹏在医院补牙时死亡,医院诊疗行为存在重大过错。此外,医院发现幼儿呼吸停止后没有第一时间送急救室抢救,而是在没有抢救设备的口腔科治疗室处理,由不具备抢救经验的口腔科医生抢救十多分钟,导致丧失最佳抢救时间。

  李桥儿童医院表示,孩子在医院的死亡是事实,院方对家属的遭遇深表同情和惋惜。事发后,医院及时报警,向主管机关通报。孩子突然死亡是意外事故,“家属一开始不愿意做尸检,所以死亡原因还不清楚,如果检验后确定是医院责任,医院愿意承担赔偿责任”。

  该案休庭等尸检结果

  对于当初为何不愿意为孩子做尸检,邢女士称,“医院没有告诉死亡原因,到底应该在孩子哪个部位动刀子呢?孩子已经躺在殡仪馆两个月了,没有办法了,只能通过委屈孩子身体得到死因了”。12月4日,鹏鹏家属同意尸检并提交了申请书,但尚未进行尸检。

  庭后,主审法官朱建娜表示,院方表示不知道死因,只能通过尸检确认死因,“但尸检的最佳时间应在48个小时内,孩子现死亡两个月了,已经错过了最佳时间”。朱建娜称,只有尸检结果出来后,才能进行医疗过错鉴定。

  “我们起诉医院不是为了要赔偿,再多的钱也换不回我的儿子。”邢女士对记者说,“我只想知道,孩子到底是怎么死的。医院不给死亡原因,只有通过尸检了。我现在很后悔带他去看牙,要不也不至于丢了性命。”

  由于尸检结果尚未得出,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家属质疑

  医生为何没有及时告知家属孩子病情?

  邢女士说,事发时她坐在口腔科治疗室门口等待,10多分钟内,孩子由哭闹变为安静,当时以为是孩子打了麻药才安静下来。当听到旁边人说“有医生抱着孩子从后门跑出去了”后,仍没有任何人告知发生的情况。

  “如果不是我推门进去,根本没有人告诉我孩子已经被抱走了。”邢女士告诉记者,医院没有人告诉她孩子已经病危,她连孩子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是她再三追问,护士才告诉她孩子被送到急救室了。

  孩子死后面色发青是否曾遭粗暴治疗?

  邢女士称,孩子没有任何疾病,治疗中孩子哭闹,口腔科医护人员按着孩子,孩子突然呼吸停止,病历本写有吸痰等情况,因此家属怀疑是医生粗暴治疗中掉入口腔的器物或呕吐物被孩子误吸造成窒息,进而导致心跳停止死亡。

  此外,邢女士还称,孩子进入急救室一个小时后,医生告知已经死亡。她走进急救室,看到孩子躺在病床上,脸部及耳朵均为青色,手指甲内也是紫色的,因此怀疑孩子是被憋死的。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