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喷吧 > 聊城 > > 广厦资金链“告急” 楼忠福风波四载后现在如何了

广厦资金链“告急” 楼忠福风波四载后现在如何了

2019-01-11 08:23   来源:采集

  

  资金“告急”,楼忠福风波四载后,广厦怎样了?

  广厦,这一昔日浙江最大民企,在年关将至时正承受着来自资金面的压力。

  2018年12月,扬杰科技公告称,于2017年11月签署合同,认购了九熙-诚誉2号智能电网私募投资基金,投资额为3400万元,该基金投资范围为通过委托贷款的方式向广厦建设集团提供流动性支持。该基金赎回期满时,因广厦建设未向基金还款,导致该基金未能如期兑付本金。

  根据扬杰科技1月4日公告,九熙资产告知公司:目前广厦建设的资金基本面已明显改善,其因岁末集中兑付导致的现金流紧张情况已得到疏解;广厦建设承诺根据自身资金安排会尽快向九熙资产兑付剩余本金。

  四年前,广厦控股实际控制人楼忠福被爆受到调查,其后在令计划案中现身。楼忠福出现风波后的这4年,广厦控股的整体收入规模大幅萎缩,楼忠福之子楼明站在前台执掌这一昔日浙江民企巨头。

  2018年12月,新京报记者走访楼忠福的发家之地浙江东阳发现,楼忠福家族在当地已较为低调,但其在东阳的“存在感”依然很强,并继续承担了部分政府项目。而位于杭州的广厦总部,亦有部分人士聚集。

  广厦建设资金链“告急”

  2018年12月,扬杰科技公告称,于2017年11月与浙江九熙资产等签署合同,扬杰科技认购了九熙-诚誉2号智能电网私募投资基金,投资金额为3400万元,该基金投资范围为通过委托贷款的方式向广厦建设集团提供流动性支持。该基金赎回期满时,因广厦建设未向基金还款,导致该基金未能如期兑付本金。

  扬杰科技表示,公司专案小组仍在现场,继续与九熙资产、广厦建设、广厦集团等相关方保持沟通和磋商,要求广厦建设尽快向基金偿还剩余款项。

  公告显示,广厦建设控股股东广厦控股集团及其董事长楼明自愿为广厦建设前述主合同项下本金及利息等的偿还承担不可撤销的连带保证责任。

  根据扬杰科技1月9日最新公告,2019年1月8日,公司再次收到了九熙资产划付的部分本金5513513.51元。截至当日,公司已累计收回本金18378378.37元,剩余本金15621621.63元待偿付。

  中国裁判文书网和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广厦建设集团存在数百起诉讼信息和几十条失信信息。

  广厦建设集团为广厦控股集团子公司。2018年12月20日,广厦控股杭州总部一楼,多位人士聚集,称广厦欠钱不还。面对新京报记者,这些人士拒绝透露自身企业身份。

  在资金紧张之时,广厦也遭到老冤家吴坚的起诉。

  2017年3月,吴坚向浙江省高院提起诉讼,称广厦控股欠其借款2.59亿元,请求判广厦控股归还其本金2.59亿元,利息478万元,逾期的利息6.5394亿元,金额合计9.18亿元。在吴坚一审败诉后,该案已进入二审阶段。最高法院所属中国庭审公开网显示,(2018)最高法民终1181号民间借贷纠纷2018年12月6日在最高法院第三巡回法庭第四法庭开庭审理,目前尚未宣判。

  1月4日,广厦控股旗下上市公司浙江广厦回复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公司尚未收到最新判决相关信息,公司将持续关注案件进展情况,如有最新变化,上市公司将根据相关规则要求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若广厦控股二审败诉,将向吴坚支付9.18亿元,那么其支付能力将面临考验。广厦控股此前推进收购浙江广厦旗下的天都实业100%股权,作价十几亿。而广厦控股执行总裁楼婷曾公开表示,截至2018年7月13日,广厦控股的账面资金余额为9.7亿元。

  新京报记者自吴坚处获悉,在吴坚申请之下,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2017年6月作出诉讼保全裁定,即(2017)浙民初10号民事裁定书,冻结了广厦控股价值9.177亿元的财产以及广厦控股持有的浙江广厦约1.8亿股的股票。

  2017年6月22日,浙江广厦公告,控股股东广厦控股集团持有的公司177854646股无限售流通股被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20.40%,冻结起始日为2017年6月20日,冻结期限三年。

  浙江广厦表示,广厦控股正搜集相关证据,积极应诉,将采取有效手段切实保障其自身合法权益,维护上市公司的持续稳定健康发展。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广厦控股《关于解除财产保全申请书》显示,其请求解除对其财产保全措施:在浙江广厦对该事项公告后,引起了广大中小股民的恐慌和证券监管部门的高度关注,浙江省证监局已就该案约谈申请人(即广厦控股集团)。广厦控股相关合作金融机构等债权人也纷纷要求说明情况,企业正常放款和转贷被停止,资金链面临很大压力。

  《关于解除财产保全申请书》中表示,2017年8月19日申请人归还银行4000万元贷款,2017年10月18日又面临18669万股权质押贷款即将到期,涉及贷款金额59480万元,金融机构已经因存在或有风险不同意续贷。

  楼忠福曾卷入令计划案

  据官网介绍,广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广厦控股”)主要经营范围涉及建筑、房地产、能源、金融、文化传媒等领域,现有成员企业100多家,员工总数12万人,总资产达365亿元,2018年位列中国企业500强206位,蝉联中国民营建筑企业NO.1。

  虽有“光环”加持,但广厦控股更为人熟知的是卷入令计划案,其实际控制人楼忠福是令计划案的最大行贿人之一。

  2014年12月底,有媒体曝出,楼忠福因涉令计划案而被中央纪委带走调查。此后,2015年1月6日至20日,浙江广厦连续停牌并发布三份公告,称楼忠福未在上市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2016年7月,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令计划案宣判,法庭传唤证人楼忠福等出庭作证。法院查明,令计划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承诺为楼忠福及其子谋取利益,单独或与谷丽萍共同索取、收受楼忠福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65万余元。

  2016年8月,有媒体报道称,接受调查一年有余的楼忠福回到家中,被拍到在西湖边散步的照片。两年多以来,楼忠福一反往日高调,很少出席公开活动。

  就楼忠福现状,浙江广厦回复新京报记者称,经了解,公司实际控制人楼忠福目前的生活和工作一切正常。

  “幸福不是你等着就会来的,要去抢才行。”在被爆遭查的几个月前,2014年10月底,楼忠福在浙江工商大学举办了新书《我要富过四代》的首发会。向高校学生演讲时,他点出自己创业生涯的关键字——“抢”。

  公开报道显示,楼忠福称,其早期的建筑公司经理职位,也是“抢”来的。他曾说,建筑公司经理换届时,“资历比我深的人有的是,但我认定的东西一定要得到。”为此,楼忠福找遍了有权决定经理职位的领导。宣布楼忠福为新任经理时,台下一片哄乱,“楼忠福取出公司的公章,用一把刀在公章上砍了三下,并大声宣布,‘从今天开始,盖了这个章的事情我才认账,其他概不负责’。”

  如今,这个象征着楼忠福发家起点的物件,已被楼忠福捐献给浙江工商大学内的浙商博物馆。2018年12月20日,新京报记者在浙商博物馆看到,这一物件仍在陈列。

  风波后的楼氏父子

  新京报记者多方获悉,在楼忠福被爆遭到调查至今,楼氏家族继续执掌广厦:楼忠福之子楼明担任广厦控股董事局主席,楼正文作为广厦控股集团董事局副主席,执掌广厦控股的最重要企业东阳三建,担任东阳三建董事长。

  公开资料显示,70后楼明的接班之路早在2011年就已开始。2011年12月,38岁的楼明正式接任广厦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一职,执掌广厦这个700多亿产值的庞大商业集团。其后,楼明成为浙商少帅会的会长,一时在浙商的二代群体中风头无两。

  2015年《接力》杂志刊登的楼明报道中称,楼明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在他接班三年后,广厦集团的年产值从2011年的710亿元提升到2013年的907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13%。

  一位见过楼明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楼明1973年生人,体形略胖,曾当过兵,后来一直在广厦工作。相比于楼忠福,楼明在做事上更像生意人。楼明走的是商业思路,没有掠夺性的行为。

  在公开报道中可见,楼明延续了其父的高调风格。2018年12月14日,CBA公司官网发布公告,浙江广厦俱乐部投资人楼明因违规进入比赛场地指责裁判,被给予通报批评、停赛2场的处罚(不得出现在任何CBA赛场,含内场、看台、主席台等),并罚款人民币10万元。

  有报道称,楼明让广厦实现了父亲提出的“跳出建筑做建筑”,在建筑、房产、能源、传媒、养老等多个领域都取得不错的成绩,集团的产业由“重”变“轻”。

  另一位人士评价楼明说,和父亲在建筑、房地产上的打拼相比,楼明除了这一传统产业外,还较为重视金融、影视等产业的发展。

  不过,2018年11月,长期以来由楼忠福、楼明父子持股的广厦控股集团发生股权变更,楼忠福之子楼明退出,楼忠福妻子王益芳入股。同时,楼明不再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王益芳接任。

  楼明站在广厦前台的同时,楼忠福也偶尔在公开场合现身,为收入下滑的广厦贡献余热。

  2018年7月27日,浙江广厦发布消息称,楼忠福自7月30日起6个月内,将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增持公司股份,累计增持数量不低于公司总股本的1%,且不超过2%。12月25日晚,浙江广厦公告,楼忠福已增持公司股份8717836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

  公开场合中,楼忠福较近的一次露面是在2018年5月,广厦控股集团与甘肃银行全面业务合作协议签约仪式在甘肃银行总行举行,楼忠福作为广厦控股集团董事局荣誉主席露面。楼忠福当时表示,希望甘肃银行能够对集团的财务管理中心建设、国际贸易资金归集结算、能源领域业务发展等方面提供帮助。

  广厦“瘦身”

  在楼明作为广厦控股一把手、楼忠福出现风波的这几年,广厦的体量规模在公开排名中悄然下滑。

  据全国工商联2015年中国民企500强排行榜,广厦集团营业收入986亿元。2016年中国民企500强排行榜上,广厦控股集团以897亿元的营业收入位列第23位。2017年,又以805亿元的营业收入位列第37位。2018年则以804.85亿元的收入名列第57位。

  而根据浙江广厦此前披露,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的中兴华审字[2017]第020898号和中兴华审字[2018]第020976号《审计报告》,广厦控股集团2016年的营业收入271亿元,2017年为264亿元。

  由此来看,广厦经审计的营业收入,不足公开数据里收入金额的一半。

  在收入规模大幅缩水背后,新京报记者发现,昔日广厦控股旗下的多家企业被剥离出广厦集团。据新京报记者统计,剥离的成员企业至少8个,涉及制造业、体育以及建筑等多个板块。

  据广厦集团官网介绍,其制造业板块企业主要是浙江明凯照明有限公司等,是广厦控股集团“回报社会实业报国”,响应东阳市委市政府“东阳人经济回归工程”号召,回乡投资兴办的第一家企业,占地面积108亩,现有员工1000余人,设有电器、灯具、LED三个制造部、上海营销中心、江苏建湖光达生产基地,年产值10亿。

  不过,新京报记者发现,浙江明凯照明有限公司已经易主:其持股比例100%的股东上海明凯照明有限公司在2016年撤出,一位名叫张勇的人士接手成为唯一股东。

  在体育板块,广厦集团早在2005年就成立了浙江广厦篮球俱乐部有限公司,这是由民营企业参股的浙江省第二家篮球职业俱乐部。

  不过,新京报记者发现,浙江广厦篮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在2017年发生股权变化,持股比例100%的广厦控股集团退出,一位名叫刘全胜的自然人接手。刘全胜也接替楼忠福之子楼明担任俱乐部的法定代表人。据广厦篮球俱乐部官网显示,俱乐部的董事长为楼明,总经理为刘全胜。近日,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广厦篮球俱乐部,对方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广厦湖北第六建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也在2016年发生股权变动,王世新和俞延钢是目前的两位股东。

  陕西时迈投资有限公司在2015年就已完成股权变动,广厦控股集团退出,现在的股东为东阳市永鑫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和金钦法。杭州广厦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也在这一年完成股权变动,广厦控股集团退出,目前股东为长久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浙江广厦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则在2016年发生股权变动,广厦控股集团退出,弘毅康寿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成臻有限公司成为目前的两位股东。

  广厦旗下的东阳市广勤置业有限公司、东阳市天盛置业有限公司在2017年发生股权变动,东阳市永鑫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接替广厦控股集团,成为以上两家公司持股比例100%的股东。工商资料显示,股权穿透后,永鑫投资背后的股东为王晓峰、王强两位自然人。

  多家公司存在多起诉讼信息

  新京报记者走访发现,楼氏家族在老家东阳的“存在感”依然很强,其发家公司东阳三建以及广厦旗下的广厦建设学院、广厦西山公园均位于这里。

  东阳三建的前身是成立于上世纪70年代初的东阳县城关修建社,楼忠福曾担任经理,后来改称东阳三建,成为广厦集团以及上市公司浙江广厦的母体。东阳三建下辖25个分公司,施工基地遍及二十多个省、市、自治区及阿尔及利亚市场,年产值超百亿元。

  2018年12月18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东阳三建总部看到,这里人员来来往往,一楼走廊装饰豪华,楼梯上则挂着“开拓奋进、再铸辉煌”的题字。

  有广厦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外界都说楼忠福过去的背景实力非常雄厚,其实从他承建的项目就能看出来,东阳以及周边市县的一大批政府大楼都是东阳三建盖的。

  新京报记者在东阳走访发现,东阳三建在当地承建了部分重大项目,比如距离东阳大厦几百米外的东阳市供销大楼。据施工工人介绍,这个项目总投资上亿,是市里的重点项目,东阳三建负责施工,前些天刚刚封顶。

  和以上光鲜形象形成对照的,是浙江省东阳第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存在数百起诉讼信息,也曾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不过目前已不存在失信信息。

  据东阳三建官网介绍,2015年11月,东阳三建总经理楼群在一次会议上表示:要严防被诉案子、账号被封、资金被划扣的集中爆发。特别重申:凡是有冻结公司账号未解封的,对相关经济责任人的各项支持包括担保、借款等,实施一票否决制。

  在东阳三建陷入大批诉讼之时,其同属于广厦控股旗下的兄弟单位广厦建设的日子也不好过。

  据介绍,广厦建设集团现有总资产120余亿元,净资产40余亿元,年完成建筑业总产值近400亿元。广厦建设集团总部位于杭州,其在东阳也设立了机构。2018年12月18日,新京报记者进入广厦建设集团金华分公司,门口张贴着来自楼忠福之子楼明的一封《慰问信》,而内部是一个荒废的大院和一栋空置大楼,一个中年男子在院内做家具。

  该人士称,他曾是前广厦员工,几年前离开广厦。这边没人已经好几年了。

  新京报记者查阅企业信用信息查询系统企查查看到,广厦建设集团存在数百起诉讼信息和几十条失信信息,涉及劳务合同纠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

  广厦建设集团旗下的东阳大厦位于东阳市中山路与吴宁西路交汇口,处于市中心的核心位置,东阳大厦内外人流来来往往。不过工商资料披露,东阳大厦存在两条司法协助信息,被执行人为东阳大厦的股东广厦建设集团,执行法院为天津和东阳法院,状态均为“股权冻结”。

  和东阳三建、广厦建设一样,广厦旗下的又一建筑企业——东阳古建也陷多起诉讼。

  据介绍,广厦东阳古建园林工程有限公司组建于1997年,以园林古建筑、园林绿化、文物保护施工专业为主,下设9个分公司,共有员工402人。2018年12月18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东阳古建看到,其大门门庭上挂着“打击黑恶势力 弘扬社会正气”的横幅。

  一位东阳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楼家确实影响大,也非常活跃,尤其是楼忠福的弟弟楼忠华,经常能看到他,但楼家因为涉黑,名声不好。楼忠福“出事”后,楼家低调了很多,现在基本看不到人了。

  近日,新京报记者持续致电广厦控股,电话接通后,新京报记者表达了联系广厦宣传部的请求,但电话转接后始终无人接听。新京报记者向广厦控股官网邮箱所发采访提纲被退回。浙江广厦方面信息披露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没有广厦控股联系方式,总机也没有。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