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KAB > 财眼 > > 媒体:怀念煤老板做投资人?不就是“求包养”吗

媒体:怀念煤老板做投资人?不就是“求包养”吗

2018-07-10 20:50   来源:myxdh.com

  

  原标题:怀念煤老板做投资人,不就是“求包养”吗?|沸腾

  把作品质量推卸给投资人,这就是为什么百子湾快挤满了职业编剧,我们的编剧却依然不职业的根本原因。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胡涵

  自从商品社会到来后,有些文艺创作者就特别感念那些流连于贵妇人客厅的黄金时代——倘若可以,谁不愿意像18、19世纪的法兰西文人一样,在贵妇人的沙龙登堂入室?

  最好是像卢梭,在华伦夫人的港湾里获得创作经费、母爱哺养和情人的激情。

  这些以做公益的心态投资创作的人,过去的法国叫贵妇人,后来在我们这儿,是一些热衷电影的煤老板。

  因此,当著名编剧汪海林在一次访谈中提及,“到今天我还是很怀念煤老板做投资人的日子,他们特别好”时,大家一点也不用惊讶。是的,我们这些年和当年资助卢梭的贵妇人、养士人的孟尝君最接近的人,是当年的一些煤老板。

▲编剧汪海林采访报道截图

  汪海林也列举了一些理由,比如说,“他们除了要求找女演员以外,没有别的任何要求,他根本就不干预我们的创作”。

  是的,不需要干预创作的原因,是他们没把自己当成投资人。一方面,是他们对这个行业的陌生,但最根本的原因,是他们并不把投资影视剧当成一笔投资。

  而我们都知道,当一笔生意不再是生意,这生意就是天底下最容易做的。

  那些煤老板的诉求无非是玩票、满足虚荣和接近女演员。这一点,当年彭浩翔在《低俗喜剧》里就已经讲完了。

▲《低俗喜剧》剧照

  内容创作者的倨傲和自由,要在财大气粗的煤老板生态中得到满足,这一度是90年代我们文化土壤里的特殊生态。

  所以,汪海林把煤老板和今天的互联网企业、房地产商对比,颇有点不公平——对于今天的互联网企业来说,投资影视剧是严肃的商业行为,是要计算投入产出比和回报率的,而一些煤老板可能只是为了追求一种超出自己身份的趣味。

  有趣的是,汪海林还给投资人排了个序。“房地产商也还好,他们也不干预你创作,但是他喜欢管理。最差的是互联网企业进来以后,他有很多他的想法,大数据啊、各种流量、大IP啊,越来越离谱”。

  按照这层逻辑来给影视剧投资人排序,可能正好会得出和主流商业价值相反的结论:没事儿撒钱玩的土豪贵族最好、煤老板次之,房地产虽然也是暴利行业,但至少还要有所敬畏还要对股民负责,所以要多管管,而那些互联网企业,自己还朝不保夕烧着风险投资的钱,自然会对商业要求更高。

  纯粹的文艺创作者历来有种敌视商业的传统。在他们的理解里,当创作变成生意,创作似乎就没办法独立。

▲编剧汪海林作品《铁齿铜牙纪晓岚》

  资本要衡量数据,比对市场,这些是冷冰冰的现实。那些习惯在天上飘着的人,害怕的就是触底。艺术没有标准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借口,而商业规则,是对这个借口的挑战。

  不过遗憾的是,某种意义上,文艺创作者要因为这种敌视商业的行为而对今天的现实负责。

  煤老板投资文艺创作是“包养逻辑”,而“包养”尽管能够有千万分之一的概率创作出杰作,但一个国家的文化产业是否健康,靠的却不是那偶尔的灵魂出窍。

  不接受企业的商业投资,就只能去抱大腿。而抱大腿的意思,是不必对任何人负责。对于少数的杰出天才来说,这是一种难得的土壤,但也极容易成为骗子、平庸者继续沉沦的天堂。

  在煤老板投资影视剧的时代里,我们的确出现过少数杰作,但没有商业运作的影视剧行业绝对是不正常的。因为商业意味着对资本、对市场、对观众的负责。前者是上限,后者是底线。

  看看今天,我们的观众有一大半在国产烂片和塑料偶像剧里抹眼泪,而漫威已经开始在商业大片、人文情怀里取得平衡。

  谁都不愿意遭受束缚,但优秀的文艺创作者注定要学会戴着镣铐跳舞。

  期待投资电影的煤老板再回来,本质上还是期待那个不需要对谁负责的时代回来。

  有能耐的,无论拿着谁的投资都能拍出好作品,把作品质量推卸给投资人,这就是为什么百子湾快挤满了职业编剧,我们的编剧却依然不职业的根本原因。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