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KAB > 财眼 > > 13岁男孩打赏网络主播2.4万 花掉父亲救命钱

13岁男孩打赏网络主播2.4万 花掉父亲救命钱

2018-06-14 03:01   来源:未知

  

河南商报记者弯文奎崔文

在知道儿子打赏网络主播花去2.4万多元后,6月5日,禹州市顺店镇米庄村的苗先生在家里等待着,期盼对方会打来电话,把儿子打赏的钱退回。苗先生越来越不敢出门,怕被邻居说来说去。

不久前,13岁的儿子迷上鬼步舞,并通过快手直播平台向教舞的主播打赏,花掉了苗先生的治病钱。

苗先生得了肝腹水晚期,一个月药费近万元。

苗先生向直播平台申请退钱却杳无音信。

而被打赏出去的钱,他们是否有权拿回?

【遭遇】

13岁男孩迷上鬼步舞 花2万多打赏主播

“买药的钱都被拿去打赏了。”说起儿子小光(化名),苗先生又气又急。苗先生患有肝腹水,一个月下来医药费近万元。

苗先生说,5月底他用微信充值话费时发现不对劲,“微信里的一万元就剩了2000多元。”他赶紧找人帮忙查找原因,竟然是在直播平台打赏消费了。

苗先生一再追问下,小光说自己用父母的手机下载了快手直播平台,学一种鬼步舞,给主播小明买礼物打赏,花了微信里的7000多元钱。

由于手机绑定了一张信用卡,这张信用卡里的1.7万元也“未能幸免”,“算下来总共打赏2.4万多元。”苗先生还拿出一沓消费清单向河南商报记者展示。

事发后,苗先生联系该直播平台,“想着是孩子做的,我们也都不知道,看对方能不能把钱退回来。”苗先生说自己联系了几次,却没能联系上。

小光的母亲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小明联系到她,表示愿意给苗先生捐钱治病,但对于打赏一事,则称是自愿行为。小明在直播中表示,自己愿意捐钱给苗先生看病,但这不表示自己做错了什么。

【进展】

快手直播平台正调查该用户的消费行为

6月5日上午,河南商报记者看到该直播平台官微于6月3日发布的一则情况通报,通报显示快手科技已注意此事并开展调查,通过调取该用户在快手平台上的记录,查明该用户曾向6位主播赠送虚拟礼物,该用户注册信息显示为正常行为人用户,在消费过程中是否存在异常,正在进一步调查。

随后,河南商报记者联系到该直播平台北京总部,“快手在服务协议等条款中已表明和强调,不允许未成年人自行注册与使用快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在涉及消费的功能中,快手只接受网银、信用卡等需要成年人实名身份验证的支付方式,以规避不受监管的未成年人消费行为。

该工作人员称,目前快手科技正在调查案例中涉及的用户消费行为。如有证据证明本案例符合法律规定的退款条件,快手科技将迅速处理执行。

【律师】

未成年人打赏出去的钱 其法定代理人有权追回

对此,河南予瑞律师事务所李华阳律师表示,十周岁以上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其行为能力是受限制的,超出其年龄、智力理解范围的民事活动需征得其法定代理人的同意才能生效。此类的购买行为均属于效力待定的行为,其与网络直播平台的合同属于效力待定的合同,是否生效需要看未成年人的法定代理人对于该行为是否认可,若其法定代理人不认可该行为,则该效力待定的合同转为无效合同,其法定代理人有权向网络直播平台追回购买虚拟财产所花费的金钱。

【提醒】

父母要教会孩子 防范互联网的风险

对于小光打赏一事,河南商报记者咨询了某直播平台从业人士小杨(化名)。直播平台对于未成年人打赏是否都会有规定?

小杨说没有,据其了解,除了YY、斗鱼等极少数直播平台可以直接用银行卡(包括信用卡)在平台支付充值以外,绝大多数直播平台的支付系统都是依托于微信、支付宝、Pay等第三方支付系统。因此,无法知道绑定微信或支付宝账号的银行卡户主到底是谁,就算返还也只能原路退回。

其实,类似的情况在全国各地也有发生。

据央视报道,2016年12月,家住上海市松江区的孙女士发现自己银行卡上25万元血汗钱不翼而飞,再三追问,13岁女儿小卞才承认,是自己偷用家长手机,打赏给了网络男主播。

上海市信息安全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张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据我们初步调研,差不多在每个平台有15%左右未成年人在观看网络直播,他们的安全意识相对来说是非常缺乏的。”

在移动互联网普及的当下,父母对孩子的监护面临新的挑战。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在移动互联网普及的当下,父母要关心孩子在互联网上的种种行为,教会他们防范互联网的风险。同时,家长也要学习互联网的风险知识和案例,引导孩子养成健康积极的互联网使用习惯。 来源大河网)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