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开盘 > 赣商 > > 李锦莲时隔20年后回乡:把无罪消息讲给3位逝者听

李锦莲时隔20年后回乡:把无罪消息讲给3位逝者听

2018-07-08 06:00   来源:未知

  

(原标题:洗冤者李锦莲回乡:把无罪的消息讲给三位逝者听)

离开茂园村20年后,李锦莲已经完全认不出自己的家乡了。

“这以前是我们家的地啊”,女儿李春兰指着路边一处已经荒芜的田地告诉他,坐在身边的父亲一生不吭地看着车窗外。

20年来,村子里修了新的路,以前的稻田上盖起了房子。李锦莲家的老房子旁,不少邻居盖起了新式的二层小楼。

一栋白墙黑瓦的传统赣式民居矗立在一片稻田后面,那是李锦莲的家。因为年久失修,不少瓦片已经脱落。

李锦莲家的老房子(图片中间白墙黑瓦的房屋)附近已盖起新式房屋

家里的老房子已经年久失修

重新踏上故乡的土地,68岁的李锦莲看起来像是一个外乡人,站在原地看着周围盖起的新房有点茫然,喃喃地说,“这里就是我的家啊。”

20多年前,李锦莲家的房子是村里面“顶好的房子”。家人的印象中,当年的他勤劳能干,养猪种树,家里的条件在村里数一数二。

入狱之前,李锦莲体格健壮,自称感冒药都没怎么吃过。李锦莲的姐夫黄居中说,多亏了他的底子好,换了别人未必有命活着出来。

6月2日下午,李锦莲回到阔别20年的家乡江西省遂川县茂园村

无罪释放后的第二天,亲戚们用一台面包车把李锦莲从遂川县城送回雩田镇茂园村老家,亲人们为他准备了一个大红花挂在胸前,鞭炮从村委会一路放到几公里外的家门口。

他这次回家的目的之一是要祭奠三位逝者:母亲、妻子和曾为他辩护17年的律师朱中道。

李锦莲上一次见到母亲是在13年前,2005年,李春兰带着奶奶和弟弟李平一起去探监,那也是李锦莲在监狱的20年中唯一一次见到母亲。

当时监狱里搞亲情餐,16块钱一份,可以让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李锦莲和母亲两个人一直在哭,只有年纪尚小的小儿子李平吃了东西。

李锦莲还清晰地记得母亲当时对他说的话,“仔啊,你出生的时候八字怎么那么不好啊,遭了这样的冤狱。”儿子只好安慰母亲,希望她长命百岁,等儿子回来尽孝。

会见结束的时候,看着母亲几乎弯成90度的背影,李锦莲意识到,这可能是今生的最后一次见面了,“心就像被刀割的一样。”

此后,年迈的母亲无法亲自去几百公里外的监狱探监,但每次见到孙女,老人总会问“你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李春兰回忆,奶奶说她心脏疼的难受,忍着不死就是要看到儿子回来。

2012年,在李锦莲再审被维持原判一年之后,老人在一次意外摔倒后去世。那一年的某一天,监狱里面的李锦莲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里面,几个人把一副棺材推进了他的家里。

“虽然梦里看不到棺材里面的人,但我就觉得可能是母亲不在了。”此后,每次女儿去探监,他都要询问母亲的情况,但李春兰总是告诉他,奶奶身体还好,只是很想他。

李锦莲在母亲墓前祭奠

老人去世后,家人把她葬在了老房子后面的山上。6月2日下午,面对周围长满杂草的坟墓,未能生前尽孝的李锦莲抚碑痛哭良久。

下山的路上,李锦莲指着满山的树告诉封面新闻记者,这些都是出事前两年他和妻子陈春香用了两个月的时间亲手栽种的。如今,当年栽下的5个竹苗已有十几米高。

除了竹子,山上还种了杉树、板栗树和杨梅树。李锦莲出事后的几年,李春兰在外申诉,家里只剩他母亲和不到10岁的小儿子李平。有时候,小李平跑到自家山上拣板栗,附近的村民拦着不让他捡,“欺负他没爸没妈”,回忆起这段过往,李春兰仍然觉得心酸。

1998年,李锦莲被抓走后,妻子也被带到乡政府讯问。回家之后没几天,这个在李锦莲口中“极贤惠极善良”的农村妇女服农药自尽。

抱着妻子的遗像,李锦莲仍使用20年前的昵称“春香仔”,他觉得对不起妻子,为了自己的事情把性命都陪上了,“如果有下辈子,我还娶你做老婆。”

至今,李春兰仍觉得自己母亲当年是被逼致死,她说,父亲的事情解决之后,她要为母亲讨一个说法。

6月2日,李锦莲无罪释放公告贴在了茂园村村委会大门口

前一天下午3点,江西高院第二次再审宣判李锦莲无罪。当天下午1点多,他从监狱被直接送到法院,李春兰提前给他准备了一件条纹衬衫,这也是李锦莲在漫长的申诉生涯中,第一次没有穿着囚服出庭。

被当庭宣布无罪释放后,在这个两次维持他死缓判决的法院里,副院长胡淑珠在一个小房间里亲自向他鞠躬道歉。随后,法官向他介绍了可以申请国家赔偿的有关规定。

李锦莲回忆,在听完国家赔偿的事项后,他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他想到了逝去的母亲和妻子,还有为了给他申诉付出20年青春的女儿,“拿什么来赔偿呢。”

离开监狱那天上午,李锦莲托送饭的工作人员把被子、草鞋、没用完的卫生纸和一个茶杯送给了狱中的一位老友,20年前他刚入狱的时候结识了这个狱友,李锦莲觉得他“本质好,不说谎话,跟监狱里其他人不一样。”

曾有同监室的人知道他在申诉,嘲讽他“还能冤枉好人吗”,李锦莲从此不再跟其他人聊自己的案子,因为“从他们嘴里听不到好话。”

李锦莲在狱中手书的部分申诉材料以及历次审判的裁判文书

离开那天上午,李春兰从监狱带走了父亲的全部“财产”——一包厚厚的申诉材料,里面还珍藏着一封老律师朱中道在2013年写给李锦莲的信。

“锦莲弟弟,你好”,朱律师生于1936年,长李锦莲14岁,老家也在茂元村,曾在遂川法院工作,1983年起成为律师。1998年11月,朱律师大儿子的同学练秋生给他打来电话,请他为舅舅李锦莲辩护,随后寄来200元人民币作为辩护费用。

朱中道找到老同学章一鹏共同为李锦莲辩护,后者曾任吉安地区检察院刑事检查处处长。两位老法律人从一开始就认为没有证据能够证明李锦莲投毒,因此从一审、二审一直到申请再审都坚持作无罪辩护。

2011年,江西高院再审李锦莲案,在检察机关认为该案有证据不足和矛盾等问题的前提下,法院仍维持了死缓判决。

维持原判的决定没有让朱中道放弃,在给李锦莲的信中,他写到,“我鼻咽癌,半瘫,去年又发生心脏病,但为维护法律尊严,为公平正义,我们还在申诉,因为你2006年委托书写的代理时间到改判无罪止。我们两个老人,希望看到李锦莲案再审改判,宣告无罪。”

朱中道最终失约,2015年7月12日,老律师抱憾离世。死前放不下的,仍是李锦莲的案子。

6月2日晚,李锦莲在朱中道律师墓前祭奠

3年之后,在朱中道的墓前,李春兰哽咽地把父亲案子改判的过程叙述给地下的律师,从申诉开始一直讲到法庭辩论直至宣判的各种细节。

“我要给朱律师讲得细一点,因为他这个人最仔细、最认真,如果我讲得不细他肯定要让我重新讲。”李春兰相信,朱中道泉下有知,也可以放心了。

在给李锦莲的信上,朱中道还提到了李春兰的个人问题,他催李锦莲劝劝女儿赶紧结婚。为了给父亲申诉,李春兰一直未婚,从24岁到44岁,她把20年的时光全部用在了申诉上。

最开始,李锦莲申诉的法院是江西高院,为了方便,李春兰从遂川跑到南昌打工,在高院附近的超市找了份工作。

“不敢当收银员,因为有时候要溜出去,钱丢了赔不起。”她在超市当摆货员,每天10点左右就跑到高院,看看当天是不是院长接待日。

后来,李春兰每攒一点钱就到北京去申诉,最常去的两个地方是最高检和最高法,这些年去了多少次,她自己也记不清了。

有一次,李春兰从北京回家的时候已经身无分文,只好从火车站逃票,“一路上怕的要命,看见查票的就赶紧躲到厕所里面”。

为了给父亲申诉,李春兰这些年自学了不少法律知识。在与记者聊到案件中的哪些取证不合法时,她几乎可以一字不差地引用《刑事诉讼法》中的有关条文。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