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开盘 > 赣商 > > 北大时任系主任:沈阳曾承认与高岩有过"男女关系"

北大时任系主任:沈阳曾承认与高岩有过"男女关系"

2018-04-06 20:00   来源:未知

  

(原标题:前北大教授沈阳被指性侵女生?北大回应:当年据调查结果给其行政处分)

4月5日,一篇题为《现南京大学文学语言学系主任、长江学者沈阳教授,女生高岩的死真的与你无关吗?》的网帖在网络流传。文章作者李悠悠实名举报前北大中文系教授、现任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沈阳,20年前曾性侵北大中文系1995级本科生高岩,并致使其自杀身亡。

1998年3月11日,21岁的高岩自杀离世。20年后,该网帖作者、北京大学1995级社会学系学生李悠悠在帖中称,高岩之死“这件事众所周知,确确实实是与你(沈阳)有关的”。

▲李悠悠实名举报文章截图

2018年4月5日下午,沈阳就此事回应红星新闻称,相关网帖指其“性侵”、“曾与该女生有性关系”、“致女生怀孕”、“与其上床”等,当时北大中文系党委和北京海淀警方均有调查和明确结论,“根本不存在上述事实”。沈阳同时称,相关网帖的指责均为“恶意诽谤”,“保留控告的权利”。

4月5日晚,红星新闻独家对话高岩去世时,北大中文系时任系主任费振刚。费振刚表示,高岩去世后,北大校方专门针对此事召开了内部会议,在会议上对沈阳作出“记大过处分”。费振刚称,沈阳也承认与该女生有过“男女关系”,这也是学校处分他的依据。

4月6日上午,北京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北京大学新闻发言人蒋朗朗对红星新闻表示,北大校方目前正在跟进了解此事,“会商量这个事情,学校肯定会有一个态度。”

4月6日下午,北京大学官方微博就此事发布说明称:近日,有校友在网上发文,要求原中文系教师沈阳(2011年已调离北大)对1998年某女同学自杀事件承担责任、作出道歉。对此,学校高度重视,要求教师职业道德和纪律委员会立即复核情况,依法依规开展工作。经查阅相关材料,二十年前,即1998年3月,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对这一事件作出事实认定,给出调查结果;1998年7月北京大学对沈阳做出了行政处分。

▲北京大学官微发文称将立即复核情况

举报者

“那个年代女生遇到这种事,

心理压力只会更大”

举报人之一、北大中文系1995级学生王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之所以举报沈阳,是因为作为高岩的同学,一是为了纪念她去世20周年,二是支持高岩家长的想法,希望沈阳道歉。

他在追忆高岩逝世20周年的文章中提到,高岩是班上学习成绩最好的同学之一,有点内向,总是和和气气的,但又似乎挺敏感。“她就是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好学生,父母都是北京的教师,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要好好听话”。当年,他并不知道这件事的细节,“那个年代,高岩也不可能和男生聊这些。”

北大社会学系1995级学生李悠悠和高岩从高中时就是同窗好友,1995年,两人一起考入北京大学,同住一栋宿舍楼,“交流自然更多一些”。据李悠悠描述,从大一下学期开始,高岩多次向其提到沈阳以交流学术等名目约其单独见面,“其中至少三次提到了发生性侵”。

首先是“邀请高岩共乘教师校车”,接着“要求其到家里学术恳谈”,直到最终“饿狼扑身”。在举报的文章中,李悠悠描述了三个事件。她告诉红星新闻,“这些行为违背高岩的个人意愿,否则她不会一直不断地找我倾诉”。并称“说这些的时候,高岩的眼睛里盈满了泪水。我在她的大眼睛里,读到了深深的恐惧与焦虑。”

“那个年代的女生遇到这种事,心理压力只会更大。”她告诉红星新闻,受限于当时人们的眼界以及信息的匮乏,包括高岩本人在内,或许有一些模糊的认识,但是并不能想到这就是性侵。

李悠悠事后曾向高岩的父母询问他们是否对此事知情,“高岩的妈妈告诉我,沈阳邀请高岩共乘校车时,她曾询问过沈阳的家庭状况,得到的结果是40多岁,有家庭有孩子,因此便没有多想,觉得就是这个老师很照顾学生。”

“我当年就只会劝她想开一点,不要纠结在这件事上,现在想来,这些话对于她的心理没有任何意义,这也是我最后悔的。”李悠悠说。

1998年3月11日,高岩在家中开煤气自杀。李悠悠说她当时并未察觉到任何前兆,只是事后了解她曾向沈阳去讨要一个说法。李悠悠表示,高岩当时曾留有遗书,里面提到了这件事,但并未出现沈阳的名字,而是用“他”来指代,但之后由于高岩的母亲每每想及这件事便觉得异常气愤,所以遗书不久之后便被丢掉。

20年过去,疑似高岩本人对这件事唯一留有只言片语的文字记载来源于《北大中文系1995级系刊》刊载的她的文章。在这篇《追忆大一似水流年》里她提到:自己在大一上学期的时候“平和、自信、快乐”,而到了大一下学期则是“不间断的焦虑、怀疑、痛苦”。

▲高岩在《追忆大一似水流年》写道:一个学年感受了两种不同的心境

学生印象

“课堂上爱讲黄段子”

提防沈阳几乎成口耳相传的叮嘱

在采访中,并非所有的采访对象都了解20年前的这段往事,但这些年龄跨度近10年的北大中文系学生,或多或少都收到过学长学姐关于沈阳的“忠告”。

“课堂上爱讲黄段子”、“男生选他的课要谨慎被打低分”、“女生要小心被骚扰”??一位北大中文系的学生告诉红星新闻,“提防沈阳几乎成为中文系口耳相传的叮嘱”。在社交媒体上,也有不少人公开表达对沈阳的反感。

已经毕业的北大中文系2010级学生刘远薇(化名)告诉红星新闻,她在大一选过沈阳的现代汉语专业课,课程本身倒没什么特别,但她后来发现沈阳特别热衷于参加中文系的各种晚会,“坐在第一排,拿单反拍女生”。刘远薇回忆,在2013年中文系毕业晚会上,她在台上表演完节目下来后,正好碰到沈阳,“当时沈阳拍了我肩膀一下,单独对我说你真漂亮,让我觉得特别恶心。”

北大中文系2011级学生吴盐(化名)则称,她在大一时参加现代汉语期末考试,沈阳一边拍她的手,一边问她能不能答完题,“当时很发毛”。

沈阳回应

否认“性侵”及“曾与该女生有性关系”

4月5日下午,针对“前北大中文系教授、长江学者沈阳被指性侵女生致自杀”事件,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沈阳本人。沈阳给红星新闻记者发来短信,称当年北大和警方有调查和明确结论,保留控告权利。

▲沈阳 图据网络

“(举报)应该通过正当渠道,这种网上肆意传播你也信吗?也当回事吗?”沈阳在电话中称,高岩班主任王宇根所发的“文章什么事实也没有”,而李悠悠是外系的学生,“说了一句事实吗?她只是猜测嘛!”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