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KAB > 少儿 > > 云南博亚医院偷梁换柱做手术 为赚钱揽患者医成植物人(转载)

云南博亚医院偷梁换柱做手术 为赚钱揽患者医成植物人(转载)

2018-05-21 09:00   来源:未知

  

  发帖人:黄桂芬,身份证号:533001195402100043 联系电话:13577582866  我亲弟弟黄忠生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心脏病患者,现在被云南博亚医院“治疗”成濒临死亡的植物人。我从小陪伴着他玩耍、读书,看着他一步一步成长为一名国家公务员并有了自己幸福的小家庭。想不到57岁的他会落到如今不省人事的地步,我悔恨当初为什么不阻止弟弟错进博亚医院。我今年63岁了,从腾冲来昆明举目无亲天天陪着他,现在我决心哪怕陪他去死也要为他讨个说法,也提醒qita患者不要再到云南博亚医院上当受骗。  我弟弟黄忠生因患有前壁心梗症,于2016年11月4日在腾冲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2016年11月22日,该医院请云南博亚医院吕云医生在腾冲做冠脉造影术后,确诊为原有梗塞部位再梗,他建议到云南博亚医院进行小切口冠脉搭桥术。吕云给黄忠生家属介绍说:云南博亚医院有一名北京专家叫张凯,是我国有名的心脏外科专家某教授的得意门生,是目前国内微创心脏手术的佼佼者,可以治疗该病。黄忠生及家属询问吕云能否请张凯做手术,吕云当场打了一个电话后说:可以。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个吕云就是博亚医院的头头之一。  2016年11月24日,黄忠生及家属一行从腾冲坐飞机来到昆明又辗转到位于广福路的云南博亚医院。一到医院,吕云就催着赶快办理住院手续,并将黄忠生在腾冲县人民医院所有检查单全部收走(包括冠脉造影光盘)。办理入院手术后,博亚医院于12月3日完成了对黄忠生的手术。不知是手术失败还是什么原因,手术后医院立即将他安排到ICU重病监护室治疗,在ICU监护室治疗中,患者家属不能陪护,每天只可以探望1-2次。治疗期间,黄忠生家属发现交易小票(客户联)、交款收据,医生的医嘱和报告单等资料都不是博亚医院,而是云南肾脏病医院。患者家属问为什么?吕云答复:是因为博亚医院的医保系统还没有办下来,暂借肾脏病医院的医保系统用。   到ICU重病监护室治疗后,黄忠生就再也没有醒来过,2016年底,快到春节了,黄忠生家属盼望病人回家过年的心情急迫,本想找医院讨说法,但为了不对病人造成影响,只好无奈的等待。春节后, 黄忠生的妻子解其英强烈要求进入ICU重病监护室照顾丈夫,进去后被里面的一幕幕惊呆了,黄忠生的全身上下脏兮兮的,输液瓶掉到地上没人管,心跳加快(达到180次/分)没人知道……  时间一天天过去,黄忠生的病情未见好转,博亚医院一直耗着,反正耗着医院也有钱赚,病人耗死了大不了赔点钱打发走人。2017年5月31日,由于高昂的费用让我们一家实在耗不起了,于是在我们家属强烈要求下搬回普通病房。6月1日,黄忠生重新回到心外科40床。而此时的黄忠生臀部已经长了小碗口大的褥疮,溃烂发臭,后脑邦接触枕头部位也长了疮,我们看见心都碎了。  从2017年11月24日入院至今,黄忠生在云南博亚医院静静躺了整整七个多月,花去费用近100万元,目前,专家确诊,黄忠生已成植物人,生命垂危。  我们提出以下质疑,请上级有关部门领导和社会yulun帮我们伸冤:   一、治疗期间,黄忠生家属发现交易小票(客户联)、交款收据,医生的医嘱和报告单等资料都不是博亚医院,而是云南肾脏病医院(后面患者家属发现后,院方又改成博亚医院),面对质疑,吕云答复,是因为博亚医院的医保系统还没有办下来,暂借肾脏病医院的医保系统。而《麻醉记录单》《手术室安全核对表》和《手术室护理记录单》等又要搞成一式两份,一份是博亚医院的,一份是肾脏病医院的,这又是为什么?  根据卫生部《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四章47条、第五章50条、51条、54条规定,以上偷梁换柱、篡改资料等行为完全是医院为自己造假找借口。   二、黄忠生及家属是冲着“专家”张凯而来,但根据手术记录及相关资料证实,手术并不是张凯所做,手术医师叫高峰。手术之初,张凯和患者已签过手术同意书(6月2日张凯也认可签过,因为高峰是他老师,才让老师动手术)。请问是你的老师你就可以违法,你就可以在患者麻醉后及家属也不知情的情况下,让不了解病情的高峰来为患者做如此复杂的手术吗?手术失败谁之过?这是谁给张凯的权利?张凯你的良知何在?  三、通过手术安全核对和麻醉记录得知,与手术相关医生有高峰、沈东、陈学冬三个,但是手术医生签名全是沈东,涉及到高峰、沈东、陈学冬的签名全是一个字体,且都没有患者及家属的签字。这已违反了卫生部《病历书写基本规范》第十条病历记录23条、24条、25条、26条、27条之规定。患者及家属签字都没有,我们不知道患者的知情权、选择权、同意权在哪里?  四、患者从11月24日入院到2017年2月7日,医院的长期医嘱、临时医嘱绝大部分都是沈东在作。2017年6月2日,沈东和患者家属第一次见面时做过这样的解释:“他在班、不在班别人都可以用他的名字下医嘱,这是博亚医院的惯例。”博亚医院有如此惯例,那还要职业医师资格证和处方权干什么,这和非法行医有什么区别。他还说,手术医疗文书中的签名,谁叫他签他都签。试问:若你没有做过手术,你还签名,是不是拿病人的生命当儿戏?  五、侵害患者的健康权,把病人拖死。最让我们不能容忍的是2016年12月8日,在省内多位专家会诊后患者仍未清醒,我们主动提出是否进行省外远程会诊,求助省外专家时,吕云答复:医院无远程会诊设备。我们说医院没有,省远程会诊中心有,吕云答:省外没有专家资源。之后我们了解到,只要一启动会诊中心,医院什么专家都有,云南博亚医院为了赚黑心钱,可以不择手段侵害患者的健康权利,甚至把病人拖死。  我们的诉求  一、云南博亚医院支付因医院导致患者黄忠生成为植物人的后续治疗费用;  二、云南博亚医院根据法律法规进行赔偿患者黄忠生及家人的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陪护费、后续护理费以及qita费用;  三、云南博亚医院赔偿患者黄忠生残疾生活补助费(按照植物人级别标准);  四、云南博亚医院赔偿患者黄忠生精神损害抚慰金。  我们请求上级领导机关重视我们的诉求,立案调查该医院的暗箱操作程序,让云南博亚医院责任人及吕云、张凯、高峰、沈东等人的违法行为受到制裁;卫生监督管理等部门加大监督力度规范医院管理;  我们请求社会积极对患者黄忠生伸出援手,对该病治疗提出可行意见,让病人早日康复,若有好的意见建议可与黄桂芬联系,定当重谢。  投诉人:黄桂芬   身份证号:533001195402100043   联系电话:13577582866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