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达人秀 > 中外 > > 南昌市最黑法官:刘玉秋,喻声忠,李杨,廖小红,付忠良,枉法裁判。

南昌市最黑法官:刘玉秋,喻声忠,李杨,廖小红,付忠良,枉法裁判。

2018-06-14 12:16   来源:未知

  

  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安义县人民法院法官枉法裁判,滥用职权,违反法律程序乱判  2012年6月,我弟弟陈春水在安义承包一养猪场,饲料商人杨述主通过其他同行找到我弟弟推销他的饲料,后来因为无法经营直到2012年12月底由于其他原因我弟弟前往别处,关闭了农场。2013年7月我母亲也养殖,杨又主动找上门推销他的饲料,因我母亲不能识字和处理账目等原因,所以叫我帮忙管理等,我与杨述主约定按电话短信联系交货。扬述主送货来,由我母亲确认收到货,点清数量,杨便于当时候发送短信我,(短信内容包括数量,单价和总金额)在由我通过电话询问我母亲数量确认后在通过银行转账给他。直到2014年,货款全部转清。然而黑心饲料商杨述主却将我,我母亲,我弟弟三人于2015年5月一起起诉,起诉我们差他饲料货款5万多,依据是;2012年12月由陈春水写的三张欠条(欠条内容只有署名是陈春水,其他内容都是对方所写),捏造我母亲所写一个所谓“友”(我母亲姓名后一个字),对于我没有任何的欠条等证据,我即不是法人也不是股东,法院却强行把我当被告。  一:一审安义县人民法院法官廖小红,付忠良,在审理(2015)安民二初字,第70中,徇私枉法,枉法裁判,滥用职权,违反法律程序。完全偏袒对方.凭空裁判。不依据事实判决。在民事诉讼中,举证规则为“谁主张,谁举证”,一,对于原告杨述主捏造的几张笔迹一个“友”字,和只有署名陈春水三个字的所谓货款欠条。都是有瑕疵的所谓证据硬是要求我去举证,我认为不应该是我去进行的笔迹鉴定,最高法律解释也没有明确规定是由我(被告)去鉴定,而安义县人民法院廖小和付忠良强行说要求我去鉴定,我据理力争,最后付忠良说出一句话:如果我不去笔迹鉴定就判决我一人承担所谓的事实不清楚的款,而对于我提出的就如原告在起诉状说的,一直是按照电话于我联系交货的,我就问原告,你自己在起诉书里都是按照电话联系,哪里来的这些所谓的字迹?但是原告夫妇硬说是 我母亲和我弟弟的签名,我否认,安义县法庭根本不听我辩解。  二,对于我提供的电话短信证据,当时手机短信都给了安义县人民法院法官付栋良,廖小红确认,对方也承认(2014年3月7日19点26分杨述主发于我的短信,内容为:陈总,你今天拖了50包饲料,当时你妈妈不在家,你打电话给你妈核实一下)证据,我提出这与杨述主所提供的2014年3月7日提供的一个关于我母亲所写“友”字自相矛盾。我就问原告当时我母亲不在家而你怎么有2014年3月7日我母亲的签名,原告说第二天我母亲后来加的名字,我问,那当时是否有证人在场,但是原告夫妇提供不了证据证明。我就问法官,对方已经承认送货当天我母亲不在家,怎么会有我母亲的签名,而廖小红,付忠良却说,也许真是你母亲第二天加上去的,我要求对方拿出证据证明是我母亲后来加签字的,而付忠良却说,我管你什么证据、但是原告夫妇对我人身攻击,法庭根本不制止。在后来的判决书上却根本没有提到我提供短信内容。  三,对于我诉说,关于另一被告陈春水的所写欠条日期为2012年12月和2013年1月,我向法庭陈述距离原告上诉时间2015年5月,早已经过了两年的诉讼时效,两年内,原告并没有向陈春水进行任何主张,陈春水也没有支付一分钱给原告,而原告却说一直在追讨,你可有证人,书面材料催讨,或者短信或者上门等证明你在 2015年5月前向陈春水催讨?原告无语,我问安义县人民法院廖小红,付忠良,对于这点,早已经过了2年的诉讼时间,付忠良却回答我,法律根本没有这么一个条文规定。在后来一审判决书上也根本没有提到这一点。  四,在安义县法庭上,我提出要求原告开具曾经付给货款增值税发票与我,而一审法官则回答我,这是税务部门的事情,不归法院管理。  五,安义县人民法院廖小红,付忠良捏造我说的话,我根本没有诉说该农场的所有权是我,对另两位被告是我员工的话,但是书记员强行加上去,我说我没有说他们是我员工的话要他们删除,他们却说临近中午吃饭了,下午继续,结果廖小红和付忠良下午不给我改。我无奈只好离开,整个开庭也不在正式场合开庭.无论我说什么,廖小红和付忠良全部不理。最后安义县人民法院判决由我来承担所谓的货款.六,我诉讼到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刘玉秋,喻声忠,李杨,在(2016) 赣01 民终10号中,审理过程中徇私枉法,枉法裁判,滥用职权,   1对我提供的短信证据和对方所写“友”字自相矛盾。法院不采纳,对我提出索要增值发票要求,二审法官说那是税务部门的事情,不归法院管理,也不做庭审笔录。  2对我的主张陈春水的欠条过了2年诉讼时效,刘玉秋等都不理采, 3对我提供的新证据农场合同签订人不属于我也不采纳,(对方已经承认了合同真实性)刘玉秋则在判决依据是对方说你们是家庭成员承包人可以相互更改,我们都各自成家的,刘玉秋判定,无论老板是陈春水还是我,均判定由我来承担全部的货款。  4对我们重新提出的笔迹鉴定一个“友”字不是我母亲所写的要求也不采纳,。更奇怪的事是2016年4月14号下午开的庭,4,15号上午就宣判,最后刘玉秋判决依据是:无论老板是谁?都要我全部承担货款。在我没有收到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的情况下,安义县法院执行局划走了我的款。我于近日与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刘玉秋(079188162614)联系上,刘玉秋告诉我,这个案件本来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我索要二审判决书,刘玉秋根本不邮寄我。  5,我在2017年5,31日在档案室拿到了判决书,看到了庭审笔记,其中有我们提出要求笔记鉴定笔录,但是二审法庭在判决书上说我们拒绝做鉴定,我找到南昌市纪委,江西省高院,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反映至今都无济于事. 陈.18770015777  2017年06月06日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