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回应 > 车库 > > 天方奇谈:推行国家通用语言会导致国家解体?(转载)(转载)

天方奇谈:推行国家通用语言会导致国家解体?(转载)(转载)

2018-01-22 19:21   来源:未知

  

  某委的某司长发表了一篇名为《用好用活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政策 构建社会主义和谐民族关系》的长文,看标题也知道说的是要少数民族学本民族语言、同时要求在民族地区的汉族也学少数民族语言。他在其中的一段论述让人大开眼界,原来推行国家统一语言会导致国家解体呢!<br>  他在文中说道:<br><br>  前苏联原有130个民族,120多种语言。1918年用94种语言教学,用34种民族语言出版教科书。到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在“不掌握俄语不能成为真正的列宁主义者”等思想的影响下,强制推行俄语。其他民族的语言得不到应有的重视。1938年人民委员会通过了《关于在各民族共和国和州必须学俄语的决定》,并对于掌握俄语水平提出了明确要求。此后俄联邦绝大部分学校都改为用俄语教学。其它加盟共和国的大、中学校课程也相继都用俄语讲授。重要国事也都用俄语。20世纪80年代,前苏联国内学习各民族语言的呼声越来越高。苏共中央做出要进一步完善民族语和俄语教学的决议,指出:“只有创造掌握本民族语和俄语同等的条件,才能建立真正的双语制度。”1990年4月,前苏联颁布了《前苏联各民族语言法》,为各民族的语言平等提供了法律保证。然而,双语政策的调整并没有化解前苏联根深蒂固的民族矛盾。语言问题是前苏联解体的众多重要原因之一。前苏联解体后,各独立的加盟共和国最早的反应就是立即通过自己的语言文字法,以保证优先发展共和国的语言。<br><br>  前苏联的教训正是在制定民族政策问题上忽视了民族语言文字的心理功能、政治功能和教育功能,削弱了少数民族的价值取向,伤害了少数民族自身的意愿。因此,有所为,也要有所不为,不为是为了更好的为。<br><br>  看到了吧,苏联的双语政策也没有“化解前苏联根深蒂固的民族矛盾”,那么,是不是要只教少数民族语言不要教国家通用语言才能化解“民族矛盾”呢?<br>  美国可是没有什么“双语教育”的,不知美国解体了没有?史学家艾瑞克·霍布斯邦指出在1789年法国大革命前,有一半的法国人其实不讲法语,现代的法语是法国大革命后才由法国政府统一使用。从法国大革命以后,法国政府开始采取压制少数民族语言的政策,拟消灭法国领土上的“土语”(patois)包括法语的方言、布列塔尼语、巴斯克语等等,强迫小学生在学校里只用法语交谈,用本土语言讲话的学生遭到侮辱性的惩罚。这个专横的政策一直延续到1960年代。这个政策宣传的一句出名的口号为:“不准在地上吐痰,也不准讲布列塔尼语”,这个口号把使用布列塔尼语和不卫生的行为混为一谈,这表明当时法国政府用多么侮辱人的措施施行灭绝语言的政策。不知法国解体了没有?彼得·伯克说:“意大利在1860年统一为一个国家时,知道并使用托斯卡纳标准语的人只占总人口的2.5%。”对于那时的欧洲各国,本尼迪克特·安德森亦强调“基本出于行政的理由,这些王朝以或快或慢的速度确定了某种方言作为国家语言”。不知这些国家是不是都解体了?<br>  除此以外,司长大人还举了澳大利亚的例子:<br><br>  双语教学是指用民族语言和汉语进行教学。双语教学是为了培养民汉兼通的人才。最终目标是要通过建立双语教育体制,使少数民族既能够精通本民族的语言文字,又掌握通用语言文字,而不是使少数民族放弃本民族的语言文字,转用汉语文。上世纪,澳大利亚政府推行白人文化同化政策,“被偷走的一代”成为这一政策的牺牲品。在保护少数族裔权利的浪潮日益高涨背景下,“白澳政策”在上世纪70年代逐步瓦解,最后,以澳大利亚政府正式道歉而终结。但却在澳大利亚土著与非土著族际关系中留下了充满悲剧色彩的深刻伤痕。<br><br>  这不就是把汉人与澳大利亚白人殖民者相提并论?汉人在大部分“民族地区”都是世代居住的“土著”,人口比例也多为多数,怎么就成了“殖民者”?<br><br>  南宋时人描述金国的熙宗,“虽不能明经博古,而稍解赋诗翰墨,雅歌儒服,烹茶焚香,弈棋战象。”因此说他“宛然一汉家少年子”。不知道那时被金国打得抬不起头的南宋是怎么“强迫”金国皇帝学习汉语的?是不是让南宋人与金国人“留下了充满悲剧色彩的深刻伤痕”?<br>  许多少数民族学生本来就要靠考试加分才能与汉族学生竞争,现在还要让他们多学一门语言,甚至还要用这门少数民族语言高考命题,这岂不是进一步削弱他们的竞争力?为了保持他们进大学和进公务员的比例又要加分,这不就是就业市场的逆淘汰?不就是让某些少数民族分裂势力进一步绑架本族群众要特权、甚至分裂国家?<br><br>  在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总 书 记强调:“在一些有关民族地区推行双语教育,既要求少数民族学习国家通用语言,也要鼓励在民族地区生活的汉族群众学习少数民族语言。”十九大报告里指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加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政府的职责是在义务教育阶段通过学校教育推广国家通用语言,少数民族语言或者各地方言可以自己在课余学习和使用,政府不予干涉即是宪法规定的“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知道巴别塔故事吧?《圣经·旧约·创世记》第11章记载,当时人类联合起来兴建希望能通往天堂的高塔;为了阻止人类的计划,上帝让人类说不同的语言,使人类相互之间不能沟通,计划因此失败,人类自此各散东西。语言是交流的工具,一个国家的国民都听不懂彼此的话,还怎么构建“中华民族共同体”,又怎么“加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呢?请这位大人以后多学习历史和中央精神,少说一些奇谈怪论,否则人民群众会怀疑您不是蠢就是坏了。<br>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天涯何处是神州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