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侨界 > 影视 > > 鲸鱼半岛打架、殃及多多,误判后果严重

鲸鱼半岛打架、殃及多多,误判后果严重

2018-05-21 15:32   来源:未知

  

王德华:基辛格眼中的朝鲜战争:鲸鱼打架,殃及小虾

21世纪的世界,两极终结,一超称霸,中国崛起,多极呈现。然而半岛时局却游走于战争边缘,险象丛生。

唐太宗李世明说过,“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回望60多年前朝鲜战争,触摸历史的脉博,对于今天的世界极具借鉴。

朝鲜战争一方是中苏朝,一方是美韩和16个盟国,但主要双方是中苏朝对决美韩。战争的结局是打回到了原点,双方签了一个没有胜利者的停战协议。基辛格和美国史学家眼中的朝鲜战争,没有赢家。哪谁是最大的输家呢?

基辛格认为,对于中国来说,军事上并没有“完全如愿”,因为没有把整个朝鲜半岛从“美帝国主义”的魔掌下解放出来。但是,“朝鲜战争对中国而言不只是平局”

基辛格认为,“它确立了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军事强国和亚洲革命的中心,它还建立了中国作为一个令人敬畏的对手的军事威信,在以后的几十年来,这一威信始终不坠。对中国在朝鲜战争的记忆成了后来美国对越战争的一个重要制约”。

金一南将军的评价,与基辛格不谋而合。他认为,“走上朝鲜战场的是一支小米加步枪的军队——是中国人民志愿军,走下朝鲜战场的是一支陆海空和炮、装、工、通、化诸兵种齐全的现代化军队”。

他还认为,“当年的甲午战争,因朝鲜而起。抗美援朝战争,又回到了60年轮回的原点,这一仗不仅挽回了中国军人自1840年以来屡战屡败的颜面,而且为民族复兴提供了重要的心理支撑点”,“甲午战争战争以后,日本人真正开始正视中国并试探与中国建立邦交自抗美援朝始”。

基辛格认为,美国“竟然在一场没有结果的战争中,导致了自己的子弟将近15万人的伤亡”。美国史学家古尔登在《朝鲜战争——未曾透露的真相》一书中写道,这是“一场苦涩的小战争”,这是“军事上的奇灾大祸”,“本世纪对外政策的蠢举妄动”;“有两样东西我们应当躲开——朝鲜和淋病”。至今美国史学界还在争论,“把我们拖进朝鲜战争的究竟是谁”。

对于朝韩双方来说,“鲸鱼打架,殃及小虾”。时任美国国务聊艾奇逊曾吼道,“如果世上最聪明的人们企图为我们在世界上寻找这场该死的战争最糟糕的地点的话,无论从政治上还是军事上考虑,都会无一例外地选中朝鲜”,“半岛过去和现在一直是屡遭不幸的国家之一,它总是处在世界强权的夹缝之中,不断遭受毗邻强国的摆布、践踏和占领”。

无论是朝鲜和韩国,都没有实现统一半岛的目标。民族被分割,统一之路遥遥无期,不知何日是尽头。同时,家园成了战场,被炮火摧毁,人民饱受苦难。朴槿惠曾在《绝望锻炼了我》一书中,描述了战后韩国的悲惨景象。更重要的是,战后天安号事件、延坪岛炮击、朝核危机等等,无一不是这场战争的延续。

基辛格认为,“具有讽剌意味的是,斯大林成了朝鲜战争最大的输家”。斯大林支持中国出兵,“料想这么一来就会使中美两国结下深仇,因而增加对苏联的依赖”,但同时“中国对苏联的依赖是双刃剑”。

他评价道,“苏联给中国提供的军备最终加快了中国的自立”,“中美之间的不和并未导致中苏关系的改善,也未降低中国走铁托道路的可能性”,“朝鲜战争刚结束,中苏关系就开始恶化”, “中国同时对两个超级大国都不买账”。

国防大学教授徐焰认为,朝鲜战争同中国进行抗美援朝战争是有联系又有区别的两个概念。朝鲜战争本不该打,抗美援朝战争却不能不打。朝鲜战争从“三八线”始回到“三八线”终结,最终可谓是平局;中国的抗美援朝战争却是一个伟大的胜利,因为战争从中朝边界的鸭绿江开始到停战时推到南边数百公里的‘三八线’”。

那些极力否定抗美援朝的人不是美粉就是汉奸。如果当年不进行抗美援朝,美国必然占领整个朝鲜,今日中朝边界早就陈列大量美军,时刻监督中国一举一动,连“萨德”都可以不用了。

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是中华民族团结和意志的胜利,没有这次胜利,就没有中国大国的国际地位,东北亚也不会有持续几十年的安宁,也不会有几十年改革开放的推进,也不会有今日强大的中国。那些鼠目寸光的人歪曲历史,本身就是对中华民族的犯罪。

历史的脚步并未远去,历史的钟声仍在回响。“三八线”不是一条普遍的分界线,更不是一条普通的国境线,它是百万人民志愿军将士用鲜血和生命划成的。我的父亲80多了,朝鲜三年度过了他一年最难忘的岁月。尽管现在有点痴呆,但一提到“三八线”、开城和上甘岭,他却老眼泛光。那是他那一代人刻骨铭心的记忆,只有死亡才能埋葬父辈对“三八线”的记记。

非常认可环球时报18日社评的一句话,“中国公众决不会接受解放军毫无作为,眼看着当年流过志愿军鲜血的那块土地被美韩占了,美韩同盟的军队推进到鸭绿江边”。

*王德华:基辛格眼中的朝鲜战争,美把警告当“外交讹诈”,误判中国

翟秋白烈士说,“人爱自己的历史好比鸟爱自己的羽毛”。不深刻感知过去,怎么预知未来?

面对半岛危机和双方的文攻武斗,阅读基辛格的《中国论》和《大外交》,回望60多年的朝鲜战争,发现当时美国的政客们一再“误判”中国,把中国严重的警告当作“外交讹诈”;同时,美国的战略被军事行动所绑架,得寸进尺,进而两国在半岛展开三年血战。

至于朝鲜战争发生的原因,至今朝韩双方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在基辛格眼里,首先是苏联和朝鲜误判了美国的决心。1949年3月,太平洋美军总司令麦克阿瑟接受报纸采访时,已明白表示韩国不在美国防御范围之内。

因此,莫斯科和平壤认为,“美国在默认共产党占领中国大陆这个局面之后,不会为了并不重要的韩国大动干戈,去抵挡共产党占领南韩”,但是,他们显然没有了解到,美国对“抵抗共产党侵略是有道义责任”,“南韩一旦陷落,对于一水之隔的日本势必带来灾害性的冲击”。

美国在韩国的目标是什么

朝鲜战争爆发时,美国没有关于朝鲜半岛的军事计划。美军的军事行动要达到什么目的?是回到战前“三八线”为界的状况,还是摧毁北朝鲜的军事能力让他无力再度“侵略”?美军参战初期没有任何考虑,原因之一是美国全神贯注于釜山防线。

麦克阿瑟没有把中国人历史记忆中,日本人取道朝鲜侵略中国东北的情况当一回事,继续挥师逼到鸭绿江畔的中朝边界,而杜鲁门也因仁川登陆告捷而“失察”,默许麦克阿瑟的行动,“打到鸭绿江边然后回去过圣诞”。

杜鲁门尽管下令美军北进时说,“我们在韩国,在远东任何其他地区或全世界各地,都没有侵略意图”。但是美国对朝作战的目标一变再变。“朝鲜战争何时结束”、“我们在韩国的目标是什么?”美国一直模糊一清。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