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侨界 > 看房 > > 吉林江源交通局拖欠工程款拒付利息,法院重审结果引质疑

吉林江源交通局拖欠工程款拒付利息,法院重审结果引质疑

2018-06-10 09:37   来源:未知

  

  “欠账还钱,天经地义”,这是自古以来家喻户晓的道理。作为政府部门更应讲诚信,及时偿还债务,在基础建设中,政府部门拖欠工程款,推诿扯皮、有钱不还等现象屡见不鲜。长期拖欠工程款让施工人负债累累、心身疲惫,让民众对政府部门的公信力产生质疑。  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区交通运输局拖欠马宪青工程款10多年,自工程验收以来,拖欠工程款不及时支付。马宪青起诉至法院,白山市江源区法院判决江源交通局支付工程款的利息日期,在一审时判决为工程验收日期2002年,重审时竟然发生大反转,判决江源交通运输局从2016年11月3日起支付利息。  2002年,马宪青挂靠江源县道桥建筑有限责任公司(交通局为赚取3%挂靠管理费)承包白山市江源区交通运输局属下三处工程:白山市江源区公路建设管理处石人新开路路基工程,工程造价939018.00元,工程于2002年9月1日竣工验收;2002年5月12日承包临仙线构造物工程,工程造价566122.00元,工程于2002年9月20日竣工验收;2005年4月2日承包弯沟镇平川至小四平水泥路工程,工程造价2557752.00元,工程于2005年8月30日竣工验收,上述三项工程总造价4062892.00元。  工程结束并验收后,马宪青结清税费上交管理费,江源区交通局并没有按照承诺支付工程款项,致使马宪青雇佣的农民工工资无法发放,逢年过节,农民工都到马宪青家里讨要工资。  马宪青无数次向江源区交通局催要工程款,2013年前,江源区交通局每年多则10万、少则5万,断断续续给他支付过几次。十多年来,农民工工资至今没有发放完毕,他们年年多次上门向马宪青讨要工资。  ? ?2013年,江源区交通局汤怀友局长上任后,马宪青找到他说明工程欠款情况,汤局长说没钱,并说,要钱你找当时负责的人要去。  2015年5月,马宪青第二次在办公室找到汤局长,汤局长假装不认识马宪青,汤局长到走廊里大喊谁认识这个人,其它办公室的人纷纷出来观看。在陈科长介绍了马宪青的情况后,汤局长又说交通局的钱都给完了,剩下的钱让马宪青找财政局、区领导要去。马宪青随后找刘会计对账,经刘会计核实欠款数额为110.825652万元。再后来马宪青无数次去办公室找汤局长,办公室工作人员都以汤局长在开会为由推诿避而不见,马宪青自此再也没有见到汤局长。  这些年来,账难要、寝难安,马宪青积劳成疾。2007年,马宪青身患重病,胸腔积水,疼痛难忍,辗转全国多家医院诊治,初步诊断为结核性胸膜炎,左肺结节,体重从180多斤下降到目前的不足百斤。  祸不单行,2015年10月,马宪青又患重度脑血栓,幸亏抢救及时才捡回一条性命,但如今行动不能自理。  工人讨要工资,治病需要花钱,马宪青多次向江源交通局讨要救命钱却无果。没办法,马宪青只好求助媒体。媒体报道后,2016年,江源交通局于8月15日、9月29日和10月31日分三次共支付马宪青75万元。三次支付后江源交通局尚欠马宪青358256.52元。  2016年9月,江源区交通运输局给马宪青出具还款计划书一份,计划用三年时间还完余款,马宪青认为此计划还款时间太长,没有体现利息,马宪青拒绝接受此还款计划。  2016年11月3日,白山市江源区交通运输局给马宪青出具欠款证明一份,内容为“兹证明白山市江源区公路建设管理处修建公路期间,欠江源县道桥建筑有限公司马宪青工程尾款人民币三十五万捌仟贰佰伍拾陆元五角贰分整(358256.52元)”。  马宪青将江源区交通局和江源区公路建设管理处起诉至江源区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要求江源区交通局偿还马宪青工程款358255.29元,偿还利息1119424.32元(按还款日期、数额冲减、分段计息等计算)。江源区法院于11月8日立案。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12月16日,法院判决江源区交通局和江源区公路建设管理处偿还马宪青工程款358255.29元,并按工程验收日期偿还工程款利息。  白山市江源区交通运输局不服一审结果,提出上诉。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吉06民终127号民事裁定,撤销(2016)吉0605民初1571号民事判决,将案件发回江源区人民法院重审。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2017年5月25日,江源区法院在重审时,判决发生大反转。法院判决书里称,白山市江源区交通运输局、白山市江源区公路建设管理处应偿还马宪青工程款358256.52元并从2016年11月3日按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给付所欠工程款的利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当事人一方为支付价款或者报酬的,对方可以要求其支付价款或者报酬”、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利息从应付工程价款之日计付”规定,判白山市江源区交通运输局、白山市江源区公路建设管理处偿还工程余款并从2016年11月3日计付利息。  经多方咨询,多位律师认为,江源区法院认定三项涉案工程工程款的结算时间为2016年11月3日是错误的。  2016年11月3日的欠款证明,只是江源区交通运输局为马宪青出具的,其只能证明江源区交通运输局认可和继承了江源区公路建设管理处的债务,并同时能够证明马宪青与江源区交通运输局发生过屡次还款行为,至2016年11月3日再次对账后所做的对账凭证而已,并不是工程款结算时间。  工程在2002年9月和2005年8月竣工后,江源区交通运输局,江源区公路建设管理处于2003年1月21日就已经付给马宪青工程款3万元,2003年6月后,又陆续多次付给马宪青工程款。这些已付工程款,充分证明工程款的结算日期应为2002年11月1日,而不是江源区法院认定判决的2016年11月3日。  现已查明,马宪青所施工工程分别于2002年9月1日、2002年9月20日及2005年8月30日竣工验收。因此,工程款的计息日期及方法应当依据《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执行。但是,依据《解释》第6条之规定,应按照工程欠款处理。而依据《解释》第17条之规定,二被上诉人应按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而马宪青所举利息表就是按此规定、此标准制作的)。  工程竣工验收时间很明确,二被上诉人实际接收工程的时间为工程竣工日,工程款早已开始结算,被上诉人财务也一直挂有所欠工程余款。所以,江源区法院判决认定工程款结算日为2016年11月3日,系错误认定。  江源区法院重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重审判决实际上已经查明了马宪青所施工的三项工程的实际交付时间及竣工验收时间,那么,江源区交通局就应按主合同第六条、补充合同第十三条60天之内进行结算,否则就应按规定承担利息,故此,重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双方就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裁判。但重审判决却只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18条一款前半部分规定,对该法条中一款后半部分“建设工程已实际交付的,以实际交付日为应付款时间”未予适用,有断章取义之嫌疑。所以,重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  马宪青不服白山市江源区人民法院(2017)吉0605民初683号民事判决书,2017年6月5日,马宪青对白山市江源区交通运输局和白山市江源区公路建设管理处再次提起上诉。马宪青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依法改判二被告立即支付三项涉案工程款欠款358256.52元;支付三项工程自竣工之日至工程款全部还清之日的利息;本案一、二申诉诉讼费由二被告承担。  重审结果出来后,引起公众哗然,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欠款利息日期该从何时计算。江源区法院在重审中漏洞百出,适用法律条款去头截尾断章取义,让人不解。法院应在司法实践中解决社会矛盾和纠纷,维护公平正义,充当重要角色,不应受到外力的干扰,是什么原因使江源区法院在重审中发生反转?  我们翘首以待,期盼法院能够做出公平公正的判决,以维护法律尊严,切实保护马宪青的合法权益,使马宪青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  我们会持续关注事情的进展,及时报道审判结果。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