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开盘 > 眼科 > > 从传销者到反传销者

从传销者到反传销者

2018-05-19 16:00   来源:未知

  

冯坚:从传销者到反传销者

湘声报记者:陈彬 (图文)

  

反传防骗联盟发起人坚哥

2009年,冯坚还是一个因不愿被洗脑,而怒砸传销组织头目的人;然而,此后他最终没能逃过传销组织精心设计的骗局。

  2年后,依然没有一夜暴富的冯坚,幡然醒悟,开始搜集证据,把传销组织幕后的操盘手送进监狱。

  当冯坚如获新生回到家乡,亲朋好友已不欢迎他,甚至还对他指指点点——“这是北海的传销骗子”。为此,他切断了与过往生活的联系,参与了反传销联盟,奔波于全国各地。在这样的日子里,冯坚不断唤醒仍沉浸在发财梦中的受骗者,帮助他们走出迷途。

  如今,在反传销这条路上,冯坚坚持了5年多,苦并累着。虽然一年里与家人聚少离多,但他觉得这是目前最好的生活方式。

  欲望膨胀走向歧途

  今年45岁的冯坚,高大,皮肤黝黑。37岁前,他在老家桃源县开了一家宾馆,也做点其他的生意,日子过得还算舒服自在。

  但一个朋友的电话改变了这一切。朋友说,可以介绍他在广西北海做绿化工程。当冯坚兴冲冲地来到北海,朋友却不谈工程,只是带着他游山玩水,偶然提及“1040工程”,并向他引荐了一些人。

  “这些人十分热情,不停与我握手,说他们支持西部大开发,加入了国家的‘1040工程’项目,每人仅需投资6.98万元,最高可返还1040万元,不少人已坐拥豪车、别墅和千万存款。”冯坚回忆说。

  当过兵的冯坚意识到自己进入了一个传销组织,但他假装接受洗脑,并盘算着把朋友夫妇俩带回湖南。

  有一天,冯坚实在无法忍受他们灌输的理念,拿起烟灰缸砸向一个小头目。没想到,对方不仅没有怪他,还为他订了返家的机票。

  “传销不就是骗钱和控制人吗?”此时的冯坚觉得奇怪,“他们好像都没做这些,只带我吃喝玩乐,花了近万元。”

  回到家后,冯坚的生意遭遇不顺。这时,“1040工程”经常出现在他的脑海,赚钱的欲望开始膨胀。

  他决定到朋友说的贵州等地“考察”再看看,结果发现,“这些地方都有类似的组织”。这时的冯坚心动了,“这应该是国家暗地里支持的大项目。”

  黄超(化名)也是一名反传销者。在他看来,加入传销的人,要么被金钱诱惑,要么被感情打动。传销组织会设一个局,让你一步一步往里面钻。比如,他们会放一些宣传片,里面嫁接政府的身影,接着反问,“如果是传销,政府会不打击,还和我们在一起吗?”被骗者在这样不断的反问中陷入思考,从而慢慢相信。

  2010年初,在长期思考之后,冯坚坚信自己找到了一条发财之路。

  幡然醒悟揭发头目

  带着一张存有68万元的银行卡,冯坚和妻子来到了北海。他们租下一栋别墅,准备大干一场。

  起初,一切还算正常。但日子一长,精于算计的冯坚渐渐发现,自己的上线许诺的奖金从未兑现,用来敷衍的借口也满是漏洞;而下线们领取的申购单据,被“经理”随手撕碎扔进垃圾桶。直到发展29人的目标达成,冯坚也没有得到百万奖金,连10余万元的“包装费”也被克扣至1万余元,他开始动摇:“这会不会是个骗局?”

  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冯坚决心到头目们的家乡调查,“看他们到底是不是住了别墅,买了地皮,有千万存款”。

  在张家界的杨家寨,冯坚找到了一位高层杨华(化名)。“当我见到他时,我傻眼了。他一身的泥巴,是被家里人赶出来的。”令冯坚想不到的是,当这位高层喝醉之后,一脸泪水地说,他害死了自己的弟弟杨坚(化名)。

  原来,杨坚在张家界买了房,有两个小孩,为了加入传销借10多万元高利贷还了房贷,然后把房子作抵押贷款,结果传销没赚到钱,高利贷又逼债,房子也没了,重重压力之下选择自杀。

  “一切都是假的,组织吹嘘的美好‘钱景’也是假的。” 冯坚回到北海后怅然失落,内心纠结着要不要把这些事告诉自己的下线。

  在一番挣扎后,冯坚决定反击,并上网求助。在国内最早从事反传销工作的民间人士、中国反传销志愿者联盟会长凌云的帮助下,他开始偷偷收集上线操盘手们从事传销的证据。

  2012年初,手握证据的冯坚“策反”了多名同级主管,趁3月组织高层在云南蒙自开会之机,他和下线们将9名头目扭送至当地公安局。此后,头目之一的梁某获刑。

  解散“团队”后,出于愧疚,冯坚尽力补偿了自己的每一个下线,半生积蓄付诸东流。两年前带来的68万元,离开时只剩下3万余元。

  回到老家的冯坚,已抬不起头,每天无所事事。别人见他就躲,他也不敢出门,连买包烟,都是让孩子去。“我害怕走在路上被人指指点点,说这是北海的大传销头子。我的人脉和生意,已经被传销毁了。”冯坚说。

  成为反传销志愿者

  应凌云的邀请,2012年末,冯坚加入中国反传销志愿者联盟,开始了新的生活。

  从2006年起,各类反传销协会、网站、联盟等民间反传销机构陆续出现,这些机构多由一些曾经深陷传销组织的人员创办,接受被困传销人员和反洗脑者的求助。

  很快,冯坚建立了名为“坚哥反传销”的新浪博客,并花费大量时间与精力回复别人的评论与留言。对于求助,他经常毫不犹豫就应承下来,用自己的切身经历以及反传销知识规劝落入传销组织的人。

  开展反传销工作,冯坚最常做的就是反洗脑。家属将传销者带出传销组织后,冯坚假意对传销感兴趣接近传销者,再对其进行“反洗脑”。“在这个过程中,要非常熟悉传销组织的等级、计酬制度和洗脑方式,借此拉近与传销者的距离,然后找机会攻破传销者的心理弱点。”冯坚说。

  在冯坚的引导下,一些传销者醒悟,有的非常失落,一言不发;有的唉声叹气,心疼钱没了;还有的想着把朋友解救出来。为了巩固效果,冯坚还会进行1—3个月的电话跟进。

  全国各地的传销窝点,冯坚基本上都去过,最远的到过东北、西藏。

  有一年,冯坚攒下的车票、机票,就有厚厚一沓,金额高达9万元,他记不清自己救助了多少人,“估计5年有三四百人吧”。

  5年的反传销生活,冯坚见过许多被洗脑者,有时也很同情他们,“传销就是一种分钱游戏,钱都让最顶层的操盘手骗走了。”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