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喷吧 > 聊城 > > 涉案433亿元!河南超越集团杨清河非法集资被判无期

涉案433亿元!河南超越集团杨清河非法集资被判无期

2018-06-06 00:12   来源:bjredcar.com

  

原标题:涉案433亿元!河南超越集团杨清河非法集资被判无期

5月22日,河南省原人大代表、超越集团实际控制人杨清河,站上被告席。他被控三项罪名——集资诈骗罪、贷款诈骗罪、诈骗罪。河南省安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1992年1月至2015年11月,杨清河未经国家金融管理部门批准,先后以其控制的77公司为平台,以借书押金、投资房地产、原煤预定等形式,面向安阳市及周边地区非法集资,涉案金额高达433亿余元。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杨清河犯集资诈骗罪、贷款诈骗罪,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5月28日,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从杨清河的辩护律师蔺文财处获悉,杨清河表示上诉。“混淆企业法人主体与企业家个人主体概念,并借用企业法人与群众之间借款合同关系,推定杨清河犯罪。杨清河不服一审法院判决,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一个曾经想自杀的穷小子,在29岁时创造1亿财富,却在人生50岁时跌落。随他一起浮沉的,还有51354名集资群众。 全文5671字,阅读约需11分钟

▲5月25日,安阳市超越集团办公楼内外景。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 摄

▲5月22日,杨清河受审现场。网络图片

当地知名企业和5万名集资户

和众多集资户一样,43岁的王芳(化名)只知道超越集团规模大,旗下有煤炭、房地产项目,但她并不清楚,这些项目是亏损的。2010年,她发现小区门口,超越营业网点常常有人排队存钱,“网点大概100平方米,存钱的人都排到门口了。”王芳想把钱存到超越,赚些利息买房。她和丈夫刘强(化名)都是濮阳人,20岁时便到安阳打工。早年间,王芳卖过凉皮,摆过地毯;刘强在齿轮厂打工,干过各种各样的杂活。此后,王芳利用打工赚取的积蓄,在安阳开了家美容店;刘强也租了一间门店,开始做摩托修理生意。王芳和刘强有一儿一女,四口人住在房龄近20年的小区内。房子是二手的,相对比较简陋,王芳一直想再买套房子。2010年,她看中安阳市东侧的一套新房,面积100多平米,售价40余万。她的存款本来是够买房的,但考虑到装修费用及日后生活费,决定把钱存到超越集团,赚些利息来弥补。经打听,王芳得知,在超越集团存钱的年息为24%左右,存100万进去,一年能挣24万元的利息,而在当时,将同样的钱存进银行,一年到头,仅能拿到3万多元。“这取20万,那取10万。”那年下旬,王芳通过两三个银行取出40余元存款,并向哥哥、妹妹借钱凑够50万。这笔钱,被她一次性存到超越集团的营业网点。王芳并没有想到会出问题,一方面是超越集团名气够大,另一方面,她常常看到营业网点有人排队存钱,“这么多人存,就觉得肯定没事。”与杨清河关系密切的王晋江(化名)介绍,2009年开始,安阳地产业走俏。但由于银行贷款困难,企业纷纷依靠民间资本融资。据媒体报道,彼时,传销式民间借贷在当地兴起,该市一夜之间冒出300多家高息揽储的公司,跨地产、能源、矿产、汽车租赁等当地几乎所有行业。利息从最初的3分一路攀升,最高时达到了1毛出头。王晋江称,那时候,为避免资金链断裂,超越集团的集资利息也升高至年息24%。当教师的刘永(化名)本来可以避免这场风波,他一直觉得,这纯粹是骗人的,不能相信。但在那时候,如果不投些钱,别人就会觉得这个人傻、憨,最终,在弟弟、妹妹的劝说下,刘永拿出2万元,存了进去。今年56岁的王慧颖(化名)是超越集团的老客户,存款已有20余年。起初存2万多元,之后,陆陆续续增加。

“从来没取过,利息是八千,我再存2000元补成整数,存到里面,像是滚雪球。”王慧颖说。

2009年,王慧颖一次性存了30余万进去。2011年,超越出现资金链断裂危机钱,她又存进8万元。据其介绍,她和妹妹在超越集团的存款,加起来有100万。

在集资户眼里,涉案前的超越集团在商业上一路凯歌、实力雄厚;杨清河热衷公益、名望颇高,因此,他们敢放心将钱存到超越集团。

一审判决书显示,超越集团涉及集资群众达51354人。1992年1月至2015年11月,杨清河未经国家金融管理部门批准,先后以借书押金、诚信理财、投资房地产、投资煤矿、购房认筹、原煤预定、超越人基金等形式,通过发布广告、召开见面会等方式进行宣传,以月息1分至3.6分的高利息、高回报为诱饵,面向安阳市及周边地区吸收群众资金。

自杀少年开读书社发迹

“杨清河是安阳人,在安阳做出贡献,盖高楼大厦,也给安阳人民带来巨大的损失。”2018年3月29日,杨清河案在汤阴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时,公诉人说。作为超越集团实际控制人,河南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原代表,杨清河本人及其创业历程,在安阳当地几乎无人不知。与杨清河关系密切的王晋江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杨清河1967年出生于安阳县的农村,家境贫寒,父母都是普通农民。9岁那年,他的父亲因病去世,留下杨清河姊妹6人及2000元的外债。那时的杨清河,将读书当做摆脱贫穷的唯一出路。但高考那年,因过度疲劳、营养不良,他患上严重的眼疾,双眼的视力降至0.01、0.03,几近失明。花2000多元看了半年病,也没有恢复,被迫退学。“少年生活,是以我的一次自杀来结束的。”杨清河曾在一次报告会上提到,1984年春节,家人为他谋求出路,并建议他去当算命先生。“这个想法真的(对我)打击很大,想寻短见,我吃过20多片安眠药,后来不知道怎么着醒来了。”后来,杨清河进入村里的玻璃厂当采购员。1985年,18岁的杨清河拿着在玻璃厂挣得的积蓄,到100公里外的濮阳市清丰县,开了一个建材门市,不久后,经营范围扩大,增加了家用电器。通过销售黑白电视等家用电器,杨清河赚到第一桶金。两年后,他存下40多万元。那时候,“万元户”都是相当不得了的。1988年,杨清河借鉴老乡张少鸿在郑州办读书社的模式,回安阳创办读去读来读书社。张、杨虽无交集,但有诸多相似之处——安阳县人、出身寒门、读书社起家,最终均因非法集资的罪名获刑。当年在读书社工作的马惠卿称,读书社的经营模式是,学生缴纳10元押金和2.8元折旧费;社会上的人缴纳15元押金和10元折旧费,便可免费借书一年。“后来成立文化公司,业务就大了,100块钱办一个读书证一年到期后,这些钱就会退还。”王晋江告诉重案组37号,1989年10月至1992年,3年多时间里,读书社的门店数量达到10家,书刊数量达到100多万册,读者增至6万余人。起诉书显示,杨清河在此时,已通过读书社的方式进行非法集资。

18家分店和电视台广告

王晋江透露,1992年,杨清河成立安阳超越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从这一年起,超越开始“北上南下”。在超越集团发展的过程中,民间借贷的影子始终形影不离。杨清河称,“1992年开始搞民间融资,以投资房地产、煤矿等实体项目的发展,向安阳市及周边读书俱乐部的会员,以每年年化7%的利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资料显示,超越集团包含三个集团,分别是超越企业集团、彰德府文化集团、联兴矿业农庄集团,分别负责融资、房地产、矿业。凭着民间融资和业务扩张,杨清河在29岁时拥有近1亿资产。他曾在作报告时提到,“1996年超越集团就注册成立了。房地产、保健食品、学校、培训、餐饮、煤炭,我们都进入了。1996年的时候,我们的资产已经接近1亿。”2003年,马思佳按杨清河的安排,负责超越集团社会融资业务,该业务由超越文化公司具体负责融资,这家公司的前身就是读去读来读书社。当年,安阳华通集资诈骗案爆发,两年后,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集资诈骗罪判处被告人华通负责人宋跃福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判决书显示,杨清河曾提到,2003年华通的事,对他有警示。“我头上就绷着一根弦,知道有融资的功能,但是不敢用。”2004年底,安阳市超越置业中介有限公司成立,超越集团的融资业务转移到该公司。杨清河供述,“之前有借款规模也小。做彰德府项目时贷不来款,没办法了,才放大融资功能,这样才得来钱。”超越置业中介公司下设18家分店,每个店设有店长,面向群众融资。“具体融资办法由杨清河提出,方案和利息都由他直接定。”判决书显示,马思佳称,日常融资由杨清河给自己和置业中介公司经理下达,再由经理向18个分店下达任务安排执行,收到的集资款最终交给资金监管部,所有项目投资,都需要由杨清河提议,这些钱的花销也需要他同意。“公司缺钱时,就拟订好借款协议,盖好章,通知分店领手续,然后制作条幅挂在店里。”根据判决书,超越置业中介公司副总经理左秀婷称。“公司要求给群众介绍时,不说本金利息这样的词,换成意向金、赔偿金这样的概念,当时各分店按公司安排向集资群众介绍的几个主要项目,是彰德府威尼斯印像和伦掌煤矿、王家岭煤矿。”超越集团员工高依称。为展示超越集团的实力,让群众放心把钱交给18家分店,杨清河每年安排公司的企业文化部策划召开一次年会。“杨清河和公司高管会与集资群众见面,介绍超越公司的运转情况,让群众感觉到在超越集团公司存款的安全性和保险性,让一些老客户在群众中互相宣传。”马思佳说。杨清河在年会上向群众介绍公司运转情况时,隐瞒了超越集团连年亏损和资不抵债的事实。一审判决书显示,经过对超越集团77家经营单位账簿进行鉴定,1993年至2015年,超越集团各年均为亏损经营,经营产生的净利润均不足以偿付集资利息。尽管公司连年亏损,但杨清河先后成立77家公司。公司规模快速扩张的同时,社会各界给予杨清河的荣耀也纷至沓来。杨清河先后荣获河南省“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者”、 “河南省最受尊敬的民营企业家”、 “中国十大慈善家”等荣誉称号。还曾担任河南省十一届人大常委、安阳市十二届人大常委。

▲5月25日,超越集团一办公室内还陈列着诸多荣誉证书。赵凯迪 摄

当地电视台是超越集团对外宣传更广的平台。马思佳供述,超越集团曾在安阳电视台做过“以信誉求生存,靠质量求发展”的广告,宣传超越集团的实力。18家分店成立后,超越的融资规模急剧扩张。资料显示,2005年,超越集团融资金额为4亿。2011年,融资金额翻了7倍多,达到29亿,截止2015年,又增至40亿。集资的利息在每万元月息1分到3.6分不等。

挤兑风潮后杨清河被抓

杨清河最终未能阻止超越集团资金链断裂。一审判决书显示,2011年国庆节前后,安阳民间借贷泡沫破裂。公开资料显示,安阳思麒汽车租赁有限责任公司当年因资金断裂,大量集资群众上门挤兑,随后,其他家融资公司均出现挤兑现象。当地民间借贷雪崩。王芳、刘永等大批集资户到超越集团要求兑付。但那时,超越集团已经不给兑付。直到如今,王芳称仍有30万元没有拿出来。“一开始按10%比例兑付,我们正常办理了十几天,客户只取钱不存钱,大概半年时间,因为资金紧张,只能兑付1%。”马思佳称。在此背景下,2011年10月,超越集团成立“超越人基金”自救。超越集团员工杨清龙在一审判决书中的证言显示,杨清河说企业很困难,从外面借资金也很困难,公司内部人员能不能筹集一些资金作为企业自救基金。“杨清河规定的筹集基金的数额是每人最少1万元现金,上不封顶。”多名员工介绍,超越人基金当时的年收益为36%,但到第二年就变成24%,“后来给没给就不记得了。”超越集团员工郑励方称,超越人基金共计募集现金和票据大概八九百万,当时公司也没什么经营,这些钱都是用来给集资群众兑付,以及公司日常开销。另一个筹集资金的渠道,是银行贷款。一审判决书显示,杨清河在严重资不抵债的情况下,明知超越集团背负巨额债务,没有偿还能力,但仍隐瞒事实,使用虚假的财务报表和三方监管协议,于2013年6月、2014年,向光大银行郑州黄河路支行贷款2.4亿元。尽管如此,超越集团仍没有兑付的能力。随后,大批集资户在网上反映超越集团非法集资情况。针对企业现状,安阳市文峰区成立帮扶小组,对其整体工作进行帮扶、指导。主要包括,启动文峰中路“彰德府?威尼斯印象”商业地产项目为突破口,逐步盘活其他项目。在网上回帖给集资户时,帮扶小组称“与超越集团共同研究,制订出了近阶段最为可行的兑付方案等”。2015年8月份后,超越集团只能以酒抵债的方式,向集资群众兑付。政府帮扶、企业自救,都没能扭转资不抵债的困境。当年9月30日,安阳市成立超越集团处非工作指挥部。王晋江告诉重案组37号,2015年10月21日,河南省超越置业集团有限公司等五个核心及其关联企业向“安阳市处置超越集团涉嫌非法集资工作指挥部”、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破产重整申请书》。但破产重组的打算,并未实现。对此,2018年5月30日,安阳市政府相关负责人回应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称,那时,由于杨清河已涉嫌犯罪,超越集团也是不一个正常企业,因此不能搞破产重整。2015年11月22日,河南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经审议和表决,决定许可公安机关对杨清河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超越集团负责人杨清河。图片来源于网络

涉案433亿元一审被判无期

2018年3月29日,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在汤阴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检方指控其犯集资诈骗罪,涉案金额达到433亿;犯贷款诈骗罪,至案发仍有1.8亿余元未还。庭审中,个人犯罪还是单位犯罪,成为控辩双方辩论的焦点。蔺文财向重案组37号提供的庭审记录显示,法庭辩论阶段,公诉人指出,杨清河控制的资金来自非法集资,公司负债比率高达50%以上,从1994年开始,变成以集资为主的公司,且集资收入远远大于正常收入。法律层面,起诉书指控是个人犯罪,单位犯罪中是个人组织的,即使是属于单位犯罪,也应当对个人进行审理。“司法解释、河南省指导意见规定非常明确,应认定为个人犯罪,杨清河应承担责任。”杨清河的另一名辩护人,北京双利律师事务所律师洪道德的辩护词提出,所有的借款、集资活动全是公司、团体所为,杨清河只不过是这些公司、团体的实际控制人,不是集资诈骗罪的犯罪主体。2018年5月23日,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一审判决。判决书显示,杨清河虽以超越集团共联公司的名义,实施集资行为,但该行为未体现公司意志,所获利益也未全部归属于其成立的公司,杨清河系冒用公司之名,行个人犯罪之实,故超越集团的集资行为,应定性为杨清河个人犯罪,而非单位犯罪。杨清河投入生产经营活动的金额,与筹集资金明显不成比例;其虽有生产经营活动,但超越集团每年均为亏损经营,其在背负巨额债务的情况下,仍继续非法集资,以上事实,足以证明其具有非法占有集资款的目的,其行为已构成集资诈骗罪。一审判决书显示,杨清河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贷款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

编辑 曹林华 李骁晋 校对陆爱英

往期重案回顾:

“保姆纵火案”莫焕晶二审仍被判死刑

被崔永元曝“阴阳合同”后,范冰冰方称4天6000万片酬是谣言

“感谢每一个帮助我的人” 独家专访“毒糖杀人案”蒙冤者李锦莲

李锦莲无罪!江西“毒糖杀人”案二次再审宣判

20岁小伙4万元卖肾还网贷 牵出器官买卖地下网络

本文为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

----------以下为推广----------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