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侨界 > MPV > > 风险事件加剧国际黄金市场波动

风险事件加剧国际黄金市场波动

2018-04-12 18:30   来源:未知

  

  从长期来看,黄金依然是信用的等价物——货币史已经说明了这一点。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全球央行通过货币宽松政策带来的需求繁荣面临动能的转换,而货币信用重建过程伴随着的不确定性将继续上升,从而增加黄金的避险需求。从短期来看,年初以来的资本市场波动显示出原有货币信用存在回落风险,对于黄金而言,价格伴随着市场的波动或迎来更好的运行时段。

  黄金和美元的负相关性

  自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之后(或者更早可推至金本位体系出现裂痕),黄金的货币属性就告一段落了——黄金基本退出了货币舞台,而仅仅作为一个有价物存在着。美元本位体系下,全球所有商品均以美元计价,黄金也不例外,这造就了黄金价格同美元之间不可割舍的负相关性,形成投资市场中“黄金可以对冲美元”的惯性。

  在2015年的巴黎恐怖袭击事件中,我们更加深切地体会到黄金的避险需求主要是规避货币的信用风险——阶段性的地缘冲突在不破坏货币信用的前提下,仅会带来短周期的避险脉冲。在这一逻辑下,虽然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加速对美元形成事实上的冲击,但2016年国际货币体系的信心得到边际上的修复,从而使得黄金的避险需求并非十分强劲。事实上,全球主要经济体可能正在淡化货币政策工具对经济增长的作用,逐渐从“零利率+量化宽松”的模式中退出。

  货币信用最担心的是市场对经济体系的“血液”——货币失去信心,而极端的通胀和通缩都是促进市场“抛弃”货币转向避险资产的因素。当极端通胀发生时,货币的购买力将大大缩水,严重时市场将抛弃货币转向实物交换。而当极端通缩发生时,虽然货币的购买力上升,但在预期通缩下由于劣币驱逐良币的作用,货币将被贮藏进而退出流通。

  

  图为黄金和美元的负相关性

  

  图为通胀预期和美元指数走势

  通胀持续低位降低贵金属的避险需求。可以看到,全球两大经济体——中国和美国的通胀水平自2008年开始走低,虽然2009年以后全球实施宽松政策一度刺激经济“走出”次贷危机的泥潭,但是人口结构、经济转型需求带来全球经济体消费能力降低,使得原料端的价格塌陷在2012年之后快速显现。

  通胀预期对黄金价格的影响

  从通胀端来回顾本轮黄金价格的走势,我们发现市场存在着从“通胀预期”转向“实际通胀”的交易逻辑。从传导因素来看,随着2017年9月人民币单边升值结束(中国央行调降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至零),人民币的双向波动增加结束了由生产国向外输出通胀的预期,全球通胀预期开始筑底回升。通胀预期的改善一方面带动了名义利率水平的改善,另一方面推动了美联储、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正常化路径进入新阶段——美联储宣布结束债券到期再投资的时间表,欧洲央行开启2018年缩减债券购买量的进程。

  将2000年以来通胀预期对黄金价格的影响进行复盘,可以发现通胀预期回升之下,黄金价格的走势无非两种路径:

  一是通胀预期回升之后,实际通胀的上升证实了前期市场对于通胀回升的担忧,市场交易逻辑顺利从交易通胀预期下的利率回升转向交易实际通胀上涨下的实际利率回落,2000年至2012年的黄金牛市基本符合这一路径。在这一过程中,黄金价格在每一轮通胀预期回升通道中表现出先抑后扬的状态,但在通胀实际上升的带动下,黄金整体呈现出牛市特征。

  二是通胀预期回升之后,市场并没有从实际通胀维度得到通胀将上升的信号,继而对于前期市场通胀预期的变动形成事实上的证伪。在这种情况下,黄金价格伴随着通胀预期的回落而继续下跌。2012年以来黄金价格的走势即体现出这一特征,背后的原因是对于仍处于持续降杠杆阶段的经济体,市场将短期的经济回暖理解为需求的全面好转,从而从利率指标上发出了错误的信号。

  再看本轮通胀预期的上升,其背景是全球经济共振性复苏。未来需要关注两方面的变化:一方面是原油价格的上升路径,将对市场通胀预期的升降带来节奏性的波动影响;另一方面是全球的政策转型——从货币端转向财政端具体落地预期的最大化程度,对于目前全球产出缺口逐渐封闭的经济体而言将形成价格上行的压力。

  展望未来,我们认为一方面随着原油远期曲线结构的进一步转向,未来市场对于原油供需展望预计进一步乐观,将推动原油价格继续呈现逐步走牛的特征;另一方面,从薪资水平上看,随着财政扩张预期的陆续落地以及劳动力市场的进一步紧俏,薪资增速面临着继续回升的压力——事实上,我们已经从英国、日本等经济体初步发现了这一迹象。

  但是中期内黄金价格依然面临着下行风险。去年年底全球市场显示出过度一致的对经济乐观预期,这种预期随着美元流动性的收紧存在向下修复的风险。伴随着市场对于未来经济增长的共振预期一致乐观,通胀预期快速上行。债券收益率的快速回升增加了股债相对收益的扩大,提升了组合投资再平衡的调整压力。

  

  图为2008—2017年通胀预期和黄金价格走势

  随着全球贸易摩擦逐渐升级,市场对于经济增长的预期也经历了从共振乐观到边际改变的过程。我们看到全球经济增长的指标继续呈现相对高位的特征,显示出经济增长将持续。但是我们也看到,高位的资产价格在拥挤头寸的影响之下呈现出更大的脆弱性,2018年年初的市场走势给出了完美的注解——市场调整的背后是经济复苏的脆弱性和预期的过度乐观共振。即使在资本市场波动率进一步回升的2月,实体经济的乐观预期依然还是延续的,边际上的改变量相对有限。截至2月的PMI指标显示,无论是发达市场还是新兴市场,经济的景气度仍将延续——相比之前有所改变的是,从共振环比上涨到了共振环比回落。

  市场的表象下是经济基本面的可能转变,我们从库存和投资两个维度推演未来经济运行的方向:从库存周期来看,随着本轮周期的复苏(美国从2015年开始,中国从2016年开始),社会的库存累计也逐步增加,截至2018年年初再次回到高位;从投资周期来看,随着企业盈利增速下行,未来投资支出面临回落的风险在累计。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