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喷吧 > > 70多岁肝癌晚期老头重伤“中年人”谁是顶包人?

70多岁肝癌晚期老头重伤“中年人”谁是顶包人?

2018-05-24 18:30   来源:未知

  

  70多岁肝癌晚期老头重伤“中年人”谁是顶包人?  

  我是云南威信县三桃乡的农民杨学傲,在威信县林凤镇斑鸠村被任大才;任正春以及任正江等人打成重伤,导致了我脾脏被切除、四根肋骨被切除,上半身伤痕累累。  可是,在追究谁才是打人凶手的案件侦办中,当时已经是70多岁的任大才却成为了顶包的对象。  打我的是包括任大才在内的多人,我受到的伤害令人发指,可为什么凶手却仅仅是70多岁的老人呢?  “任大才大我十多岁,为何我不是他的对手呢?“  “七十多岁的任大才是肝癌晚期的绝症病人,他一人如何将小他十多岁身强力壮的我打成重伤呢?”  除非任大才是举世无双的武林高手,不然任大才就是用来为了逃避刑事处罚的顶包人,呼吁威信县侦办案件的领导重视我的举报和控诉,不要寻找借口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  谁毒死了我的蜂群?又是谁毒死了任正春他们的蜜蜂  我是养蜂专业户,在威信县很多地方寻找适合蜜蜂养殖的场所经营峰场。  2015年至2016年6月,我来到林凤镇斑鸠村大沟头社,租用村民胡告军家处养蜂。  2016年6月初,我的60多群蜂被人放毒,两天之内蜂子全部死完,就在我的蜂子死完的后几天,任正春就运来几十桶蜂子放在离我蜂场不远处进行养殖。  由于我的蜜蜂死后没有及时收回蜂箱内的蜂蜜,而任家的蜂子进入到我的蜂箱内运蜂蜜,以至于任家的蜜蜂也有死亡。  任正春怀疑有人对其蜂子下毒报了警,而调查结果却证实了并未有人对其蜂子下毒。  之后,为了弥补投资损失,我只有再次买蜂进行养殖,但不能再在老地方养,只有在任正春蜂场旁养蜂子,因为我想如果是他放毒的话,我的蜂子死,他的也要死,所以给他的挨着养才能有保障。  于是,我就在花秋坪社潘孝友家房上租场养蜂,当我预备打扫场地搬进养蜂设备,就被任正春阻止,不准潘家拿场地给我养蜂,并且还说我不是来养蜂的,是来投毒的,并且报了警。  潘孝友家见任正春骂得厉害,就打电话跟我说:“任大才说你背来的蜂列子是放了毒的,人家已经报警了,警察也经来了,要你来说个明白。”  我不是投毒人,我也是被他人投毒损失惨重的受害者之一。我光明磊落。为何不前来面对说个明白呢?  我遭受到任正春等三人疯狂的殴打  当我来到潘孝友坝子,没看见警察,任大才走过来问我叫什么名字,凶神恶煞拷问我。  “你为什么要背蜂利子来放毒,毒他的蜂子?”  我拒绝接受任大才的指控,任大才就一拳打在我的身上,又大喊一声打得了,其侄子任正江和他的儿子任正春就扑过来了,我头上挨了任正春一水泥砖头就昏倒下去,稍后醒来时还见三人用拳脚乱打我身上。  我呼喊救命的声音传到山谷中,潘孝友等人见打凶了,怕出人命,拦住他们不要再打,要出人命了。  任正春和任正江住了手,任大才还不甘心,还在继续打骂,最后是戈昌海和石祖宣他们来了才拉开的,但他还是不停的骂。  此时的任大才对着躺在血泊中的我说:你给老子听好,你晓得不?我的蜂子是王书记跟着养的,,你跟老子斗你还太嫩了。  不知是谁报的警,派出所的人又回来了,任大才慢慢停了下来不再辱骂。  花秋坪社社长李宗俊、王祖飞二人来用中草药给我止住流血的洞,再用沙布包好才给了我活下来创造了救命的时间,他们是我的恩人。  派出所出警的人说:先就叫你们不要打,好好说,你们要打,打成这样怎么办、  派出所来得人拍摄了照片走了,我躺在血泊中几个小时后才等来家人,他们将我送到了威信县人民医院抢救,后来看病情严重,医生只好建议转院到四川泸州医院进行抢救。  当时我不知道任大才是属于肝癌晚期的绝症人,但他的年纪大我十多岁,我身强力壮其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主要是任正春和任正江两个把我打惨了,我一个人如何实施自卫行为呢?  三人将我打成重伤,肝癌晚期的老头任大才成为顶包人  任正春和任正江才是将我殴打得九死一生的凶手,我的鼻骨、头部、肋骨及右眼和大脑神经多处受伤,脾已切除,在泸州医院治疗24天后花掉了10万积蓄,因没钱医治只得出院回家继续治疗后,经法医鉴定为重伤二级。  我被三个凶手殴打为重伤二级,有关部门是如何侦办的呢?  派出所第一次调查一共4人:潘孝友、戈昌海、石祖宣、袁体相是调查对象。  戈昌海、石祖宣是走多远才听着喊打死人了才回转过来的,来时只看见我躺在路上任大才还在打。  袁体相是任正春的老干爹,又是为任家提供养蜂场地的人,其作证的结果可想而知。  潘孝友说是任大才、任正春、任正江,一起打的。  但是,办案人员王开海说:人家三个都没有说年轻的跟着打,你这样说,不就把事情闹大了?不要这么说,我们帮他们说和好就是了。  潘孝友听王开海这样一说,就不敢实话实说了,也就照王副所说的前三人说是任大才一人打的,所以第一次材料就没有得到实话。  我听说后向公安机关反映案情不是这样的,办案人员第二次来查,他们4人已就按照第一次所做的笔录原样陈述。  在办案人员王开海的操作下,任大才就成为了殴打我的唯一凶手。  为什么要让任大才当此案的唯一凶手呢?  “任大才已经是70岁的老人了,他心甘情愿为儿子顶罪坐牢;任大才是肝癌晚期的绝症老头,看守所也关不起他,反正他也活不了多久,后来派出所拘留了任大才,他的家人说要不了多久就要把人给他放了,果然没多久任大才就回家了,公安局说他有病不能关。  肝癌老头成凶手,请上级领导彻查任大才顶包案  为了帮助任正春和任正江创造条件逍遥法外,侦办人员将殴打我的凶手定格为任大才一人,后来我家人找到从始至终的现场目击证人潘孝友了解情况,潘见伤情严重才说了实话。  潘孝友是如此陈述的:办案人员前来做笔录时,我刚说到年轻人任正春、任正江跟着打,就被王副所打断了,说戈昌海、石祖宣、袁体相3人都没有说年轻跟着打,只是任大才一人打的,你这样说只会把事情闹大的,我就不敢说真话了。  我将潘孝友的讲述真实情况及录音一起送到派出所,但一直没有被认可。  我被打时 还有qita的目击者,大沟头社的李怀江当时是在外打路回来遇着,他看见有3人打我。  我就将这一信息写成同材料送交派出所,大沟头社社长胡告文将李怀江的陈述交给了派出所,派出所还是不去调查,一直到了2017年检查院把材料退回派出所,派出所才去找李怀江调查,李怀江把当时打架情况如实说了,但派出所仍然说任正春、任正江打人的证据不足,只有70多岁的任大才才是凶手。  70多岁的肝癌晚期的老人能将58岁的“中年人”打成重伤,有谁能相信这是事实?  我被任大才的儿子任正春等人打伤,肝癌晚期70多岁的父亲来顶罪,这才是zhenxiang。呼吁威信有关部门深度调查,不要让制造顶包案件的人和打人凶手逍遥法外、  控诉发帖人:杨学傲  电话::15240822852   发帖人身份证:53213019580410211X

   ===================================================   下载本帖:70多岁肝癌晚期老头重伤“中年人”谁是顶包人?.pdf   ===================================================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