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开盘 > 厦门 > > 工人讨薪、官司缠身 太阳雨集团经营模式或存重大问题

工人讨薪、官司缠身 太阳雨集团经营模式或存重大问题

2018-03-30 18:00   来源:未知

  

  曾几何时,太阳能热水器还是炙手可热的家装必备品,在三四线城市屋顶随处可见。“太阳雨”借着这场东风不断壮大,成为家喻户晓的太阳能热水器品牌。但近日中国资本观察记者接到投诉称,太阳雨集团拖欠基层安装工人40多万劳务费,几年追索依然无结果。

  近年来太阳能热水器市场有所萎缩,为了扶持各地经销商,太阳雨集团与地产方合作安装太阳雨产品,由公司提供主机,经销商负责产品的落地安装售后。

  这一模式下,经销商需要以公司名义与客户沟通,却因各方角色互换以及彼此间的账目往来混乱等问题,导致太阳雨集团在项目分包上的官司层出不穷。

  在经销商刻意或因其他问题失联后,为太阳雨产品进行安装的工人讨薪无门,从而对社会稳定造成一定的影响。

  安装团队讨薪多年收获寥寥

  太阳雨集团现为日出东方(603366.SH)的全资子公司,日出东方依靠太阳雨太阳能起家,现拥有“太阳雨”“四季沐歌”两个热水器品牌及厨电品牌“帅康”。在太阳能热水器领域内,太阳雨无论是发展历史与行业地位都名列前茅。根据工信部发布的《2009年至2020年中国太阳能热水器市场发展趋势与行业竞争态势分析报告》披露,2009年至2013年第一季度,太阳雨品牌太阳能热水器及热水系统市场占有率、销量、销售额均位居行业第一。

  然而在投诉人王成(化名)看来,太阳雨集团这样一家大公司却“言而无信”地拖欠了他们46.3万元劳务费2年之久。在这两年时间里,王成多次奔走讨薪,但也只收回4万元不到。面对手底下未结到工钱的工人们,王成焦头烂额。

  作为上市公司的子公司,又是在日出东方董事长徐新建的管理下,太阳雨集团深谙拖欠民工薪资的丑闻会给公司带来怎样的损失。既然如此,太阳雨集团怎么会计较这区区40多万呢?

  据王成描述,他是一直负责太阳雨集团在新城地产项目上的太阳能安装和售后服务工作的。自2009年起,周东晓作为太阳雨集团的委托代理人和责任联系人,给新城地产提供的太阳能安装。在王成提供的新城地产与太阳雨集团的合作协议中,周东晓确实为乙方太阳雨集团的责任联系人。在给新城地产提供安装的工作,王成共参与20多个项目。

  王成和安装工人的劳务费一直以来都由周东晓结算,在2015年之前一直相安无事。但2015年底王成准备找周东晓结算劳务费时,却被告知周东晓与太阳雨集团发生经济纠纷已被刑拘。

  图为王成参与项目费用汇总表

  图为新城地产与太阳雨集团采购协议

  这时,周东晓和王成之间仍有10个项目共计46.3万元并未结算。周东晓被刑拘无法联系,王成只好找到了太阳雨集团讨薪。

  根据王成所述,太阳雨集团答应同他结算这笔劳务费,但是需要他配合出席法院开庭与新城地产的项目质保金结算。质保金共60万左右,足以填补未结劳务费的缺口,王成答应了。

  但质保金结算过程并不容易,太阳能产品有三年质保期,期满才能拿到质保金。太阳雨集团与新城地产合作的项目开工时间不一,所以质保金结算需要一个项目一个项目进行。项目所在地不同,手续也繁琐,直至2017年9月,王成仅结算到8万多元,而他从太阳雨集团手中收回3.9万元。

  这无疑是杯水车薪。安装团队的工人频频找王成讨薪,而王成收回的3.9万除去结算过程中消耗外所剩无几,需要配合太阳雨集团的官司两三年也没有结果。王成也曾尝试向项目所在地政府信箱反映,但都没有回应。

  自己和众工友的血汗钱拿不回来,王成曾想着去太阳雨集团门口拉横幅抗议:“我只想要回属于我们工人的钱”。

  还有,王成的结算上级——周东晓,他和太阳雨集团之间又发生了什么样的经济纠纷才会被刑拘呢?

  太阳雨集团回应:经销商骗走了钱

  针对王成的诉求,记者分别联系了太阳雨集团与日出东方。太阳雨集团品牌管理中心总监冯光磊向记者讲述了与王成不大相同的版本。

  冯光磊称,近年来太阳能热水器市场有所萎缩,为了扶持各地经销商,太阳雨集团与地产方合作安装太阳雨产品,由公司提供主机,经销商负责产品的落地安装售后。

  周东晓就是这样一名太阳雨集团的经销商。他自2008年起就与新城地产有合作联系,在2012年时在太阳雨集团和新城地产之间 “搭桥”促成了合作。这次合作共10个地产项目,货款共计300万元,服务费包括运输、安装售后共计200万元。

  根据先前王成的说法,在太阳雨集团与安装团队之间仅仅只有周东晓在结算。但根据记者查阅太阳雨集团的诉讼案件文书时发现,涉及新城地产多个项目中,还出现了另外两家公司:江苏美孚太阳能有限公司(简称“美孚公司”)、常州市东享太阳能设备有限公司(简称“东享公司”)。

  在多处民事裁定书里描述,太阳雨集团与新城地产的合作中,将工程外包给了美孚公司,而美孚公司又将其转包给了东享公司。而东享公司之前的股东,就是周东晓与其妻子。

  这层层外包转包将这些项目关系变得复杂起来。按照王成所述,周东晓负责了这其中的产品落地工作,但美孚公司在这些项目中又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如果美孚公司属于一级承包方,周东晓为二级承包方,那王成可以在周东晓被刑拘后找美孚公司问清情况。但事实是,王成在开始描述事件过程中并没有提到美孚公司。

  冯光磊称,在与新城地产的合作中,周东晓将美孚公司拉进了这场交易,由美孚公司垫资前期投入。因此,美孚公司与太阳雨集团签订了一系列工程转包协议。

  据冯光磊称,身为太阳雨集团经销商与责任联系人的周东晓,私自伪造了太阳雨集团的公章,从新城地产处“骗走”了近500万元货款与服务费。此事发生后,太阳雨集团以“伪造金融票据罪”起诉周东晓,但周东晓“骗走”的钱款却不知去向。

  记者追问,如果周东晓拿走了这些钱款,那太阳雨集团与美孚公司岂不是都遭受了损失,对于最关心的钱款去向没有查明吗?

  冯光磊称对于钱款真实去向并不知情,而美孚公司也确实因此起诉了太阳雨集团与新城地产。但公司为了维护与新城地产的合作关系,不能让美孚公司的不满牵连合作,所以只好由公司出钱再次支付给了美孚公司。

  之前,太阳雨集团与美孚公司发生多起民事裁决,但之后达成和解美孚撤诉。到目前为止,太阳雨集团已经支付给美孚公司7个项目100多万元安装调试费用,还剩3个项目正在解决。

  周东晓是否该为工人劳务费负责?

  依照太阳雨集团冯光磊的说法看来,最该为王成的劳务费负责的,应该是周东晓或是得到服务费赔偿的美孚公司。但是,王成没有直接起诉这两方,反而找到太阳雨集团并要回了一小部分钱款又是为何?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