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书画 > 大宅 > > 【原创连载十】《河西往事》(乡土情、心理揭秘题材小说)

【原创连载十】《河西往事》(乡土情、心理揭秘题材小说)

2018-06-15 05:20   来源:未知

  

十 以前,水耀宗只是课堂上和见到陌生人比较胆小羞怯,显得活泼不足以外,有时童真迸发的时侯,也能从他身上看到一些天真活泼的。而自从这次以后,耀宗在学校里也彻底变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也变得特别不爱动了。那时孩子们在学校的运动项目很少。除了掷沙包、跳皮筋以外,就是脚斗士。所谓脚斗士就是一只脚站立,另一只腿屈起至膝盖,用双手紧抱住屈起的这条腿的脚的脚踝,用站立的这只脚跳跃着靠近保持同样姿势的对方,然后动用全身的力量用屈起的膝盖猛击对方身体,直到将对方击倒方为赢。这种运动是极需体力的,所以这个是专属男生的游戏。但是现在的耀宗很少去参加这种活动,很多时候只是在一旁看。 韦瑞信长得浓眉大眼、腰大膀圆,比同班的绝大多数男生都要高出一个头,身体非常壮实。在韦家崖子一年级的学生里算是个头最大的了,在家时已经能帮爹爹妈妈干很多农活了。韦瑞信玩起脚斗士的游戏来可以说是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仗着身大力沉,往往都将对手们撂翻在地,所向披靡。但是这个家伙就是不爱学习。 也许,欺负老实人是人的劣根性之一吧。因为水耀宗在学校越来越少动少语,眼神里已全然没有了上学之前的那份灵动与机敏,给人的感觉就是老实木讷。所以调皮的韦礼祥就老是拿耀宗逗乐,或是拿了耀宗的橡皮藏在手心,等耀宗找时从左手换到右手,再从右手换到左手,等耀宗发现橡皮时便拋到教室最后面的墙角里,让耀宗去捡。或是在课桌的正中间划条分界线,要求耀宗的人和物都不能越过那条线,如果耀宗越过三次以上,韦礼祥值日时耀宗就得帮他打扫卫生。而耀宗每次只是默默承受,就是很愤怒的时候也只会说一句:“韦礼祥,你太过分了吧?”而已。对韦礼祥这种顽皮的孩子而言,这种轻斥缓喝根本没有任何的震慑作用,耀宗还是时不时受到韦礼祥的挑衅耍玩。 陈泉才虽然也曾耳闻过水耀宗小时候的一些聪慧之举,但当他看到眼前如此庸不出众的耀宗时,也并没有去考究其中的原因,只认为耀宗本就是这个样子,也许那些传闻只是人们溺小而已。如果说以前陈泉才只是忽视耀宗而已,那么他现在已经差不多是无视耀宗了。 这时候,因为实行土地责任承包制以后,土地都承包给了个人,劳动成果除了交纳农业税和公粮以外,剩余部分都归个人所有,多劳就可多得,所以只要是勤劳肯干的人家,几乎顿顿都可以吃上白面条、天天都可以啃上白面馒头。 水大义身材魁梧结实,干起活来也是有一把子力气的,再加上脑子活络,所以农活干得不比别人差。可是水大义有个毛病,就是隔三岔五去喝酒或是去逛城,逢喝必醉,一喝醉第二天没有精力干活,不能干活便又去逛城,如此往复。陶月桂虽说也是勤劳能干,但是在那个二牛抬杠的年代,农活是非常繁重的。水大义现在全家是五口人,承包着五口人的土地,有十多亩。陶月桂一个女流之辈想干也是干不过来的,再加女人嘛,都是有点依赖心的,俗话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陶月桂见水大义如此不务正业,嗜酒如命,索性也不干。这样一来,水大义家的农活有时候便不能按时令干完,所以庄稼种的一直不甚好,一直欠收,再加水大义没有喝酒钱时总会驮上一口袋粮食去卖了。这样三折腾四折腾,一到青黄不接的时候,水大义家的口粮不够吃的情况时有发生。这时水大义便会向亲朋好友去借,借多了不好意思再去借时,家里就断了白面馒头。 馒头对武威人来说可是至关重要的,甚至可以说是他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种食品。武威人早晚都会食用一种粥食,就是把小米和土豆放在一起煮,煮成糊状的稀粥,再撒入适量的面粉,最后加入自家腌制的酸菜,吃起来顺滑爽口,叫洋芋糊糊。 不过庄稼人吃这种洋芋糊糊必须要把馒头泡在里面一起吃才能管饱扛饿,再加夏秋日长时人们不到饭点时肚子就饿了,这时也会拿来白面馒头就茶一吃,管饱又方便。在那个改革开放才刚刚起步,物质匮乏的年代。白面馒头对农村孩子来说是最享受也最美味的食品了。 而水大义由于不会过日子,导致家中往往会断了这个。在漫长的夏日,水耀宗放学之后往往已是饥肠辘辘,而家中又没有馒头吃。这时耀宗便会出于本能到二叔水大礼家去找爷爷和奶奶。 水大礼两口子由于勤俭能干,日子过得已是红红火火,家里是吃不完的白面馒头,基本实现了水大礼要做一个合格农民的誓愿。此时水大礼和丛秀荷也已有了两个孩子,大的儿子,小的女儿。由于水大礼的儿子是六娃的堂弟,所以索性就取名叫七娃。七娃长得也算可爱,但头比六娃可是小多了。水大礼也算孝顺,觉得水公公水婆婆一大把年纪了,也干不了什么农活了,就让他们在家带带两个孩子,侍弄一下鸡鸭牛马之类的,吃现成的。 每当水耀宗想吃馒头去找爷爷奶奶时,水公公大多数的时候都会在院门口的大柳树底下乘凉。等耀宗找过来时,水公公都会眉开眼笑,冲耀宗叫一声: “六娃,放学啦?” 水耀宗则会马上跑过去依偎在爷爷的双膝间,边应着爷爷的话边摩挲几把爷爷下巴上那缕胡子。只有在爷爷奶奶跟前耀宗是无拘无束的。其实水公公水婆婆也已听到了韦家崖子人说耀宗越来越有点傻的议论,但是他们清楚他们的孙子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只是家庭环境让他成了今天这个样子。“儿大不由娘”,水大义已是分家另过的人,自己几乎也已成了吃闲饭的人了,又怎么能管得了这个儿子呢! 水公公接着会问水耀宗: “是不是肚子饿想吃白面馒头了?” 水大义家的情况水公公是清楚的:家里早已断了白面馒头。这时水耀宗就会难为情起来,好似有点自卑,羞怯地点点头,鼻子里“嗯”一声。耀宗毕竟是水公公最疼爱的孙子,水公公左右一看,知道水大礼两口子还在地里忙活,便赶忙走进厨房拿两个白面馒头塞到耀宗手里,嘴里还说:“好孙子,快点吃,明天想吃还来找爷爷!”这时耀宗会边喜笑颜开地看着爷爷,边香甜地啃起馒头来。 怎么水公公拿馒头还要看看水大礼两口子在不在呢?因为水公公知道水大礼为人算是厚道,给侄子拿个馒头吃也许不会在意什么的,但丛秀荷是女人,心眼会小些,毕竟这是人家两口子辛辛苦苦的劳动成果,看到了终归是不好的。 时间就如同一条潺潺流淌的小溪,不管你是注视它还是漠视它,它都会义无反顾地向前奔涌而去。冬去春来,一年又像汪洋大海中的一滴涟漪一样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留不住它的身影,找不到它的踪迹。但是时间却给予韦家崖子的人们最好的回馈,那就是随着党的好政策以及人们的勤耕苦作,人们的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红火。春风又一次吹彻着河西走廊,吹彻着韦家崖子。春风里的人们又在争分夺秒、心情舒畅地耕耘松土、送肥引灌。因为收成一年比一年好,所以人们有钱往庄稼地里下更大的本钱。埋下了更大的本钱,其实就是埋下了更大的希望,期待着更大的收获。 春的脚步仍在耳边回旋,夏的妙曼身姿已在人们眼前秀场。今天夏天韦家崖子的农田地里又是金灿灿的一片,夏风在饱满的麦穗间嬉戏,掀起了此起彼伏一望无际的麦浪。天道酬勤,韦家崖子人用岁岁的勤劳换来了年年的丰收。 就在这一年的夏天,水公公家有了一件大喜事。水大智经过十几年的寒窗苦读,终于考上了大学!确切地说,韦家崖子今年有两个人考上了大学。一个是水大智,一个是韦兆运。这是韦家崖子历史上第一次有人考上大学,是韦家崖子的大幸事,所以那金灿灿的麦穗光芒似乎也镀到了韦家崖子人的脸上,人们脸上的光彩比以往的任何一个丰年都又焕发了些。 水大智和韦兆运都是在初次高考失利,又发奋补习了一年的情况下考取大学的。 但是,这两个人考取的大学还是有些区别的。韦兆运的高考分数比水大智高些,被西安的一所公费大学录取,而水大智被省城兰州的一所自费大学录取。所谓自费大学就是学杂费及书费都得由自己来出,且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由国家安排就业,学习成绩平庸者有可能不被国家安排就业。而公费大学则反之,一切费用都有国家出,并且百分之百由国家分配工作。 当这个消息刚刚传到韦家崖子的时候,人们都是有些意外的,因为听说水大智的成绩一直比韦兆运的要好,按理说,结果应该相反才是啊。但是,人的好命有时候也许是真的需要一些运气的。韦兆运的学习成绩虽然平时没有做到出类拔萃,但是人家韬光养晦、厚积薄发,临场发挥得好,这就是人家的运气。人家不是天天好运,但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所有的一切都征兆着未来的好运。 水家人刚开始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很高兴的, 后来转念一想,这要供一个自费大学生怕是需要不少的钱啊,万一负担不起怎么办?但水公公再一想,我们水家自我这辈起因为身逢乱世,且人丁单薄,所以积贫积弱了几十年。如今儿子考上了大学,虽然是自费生,但那也是大学生,也是水家莫大之幸事,也是光耀门楣的事,就是水家砸锅卖铁也要把这个大学生供出来。于是水公公便说,这两年庄稼人的光景越来越好了,收入一年胜似一年,再加大智还有这么多兄弟姐妹,大家再帮衬帮衬,供一个大学生应该不难。水家人一听水公公说的也在理,便都忘了因钱而生的愁烦,接着欢喜起来。 水耀宗清楚地记得,当三叔水大智考取大学的喜讯传来时,正是暑假,他正在地里帮爹爹妈妈干活。韦家崖子所在的这个乡除了种小麦土豆以外,还会种植一种经济作物——大白葱。这个乡的土层厚实肥沃、土质松软,非常适宜大白葱生长,产出的大白葱皆葱白长而粗壮,在武威当地的农产品市场上颇有名气。所以每年人们都会种大量的大白葱,贩向市场,这种经济作物很大地拉动了当地人们的经济收入。 但种植大白葱却是一项非常繁重的农活,因为要不断给大白葱培土它的葱白才能持续生长,到大白葱的成熟阶段,因取土需要而在每一列葱垅两侧挖出的取土沟可以深到一个成人走进去只能露出一个脑袋。可见这是多么繁重的一项农活。大白葱生长期间,一些不够坚挺的叶子便会垂下来落在葱垅上,如果培土时不把这些叶子拨起来,叶子就会被埋在土里,影响大白葱的生长。于是,就需要一个人在培土时手拿两根木棍把葱叶拨起来,当地人把这项工作叫做拨葱,把培土的工作叫做加葱。拨葱不需要多大的体力,于是这项农活自然就落到了放学后或节假日的孩子们身上。这项农活虽然不需太多体力,却也是非常繁琐的一项农活,且每次干这活都得顶着炎炎烈日,让人能真正体会到什么叫“面朝黄土背朝天”,所以孩子们其实都挺不愿意帮大人们干这个活的。 当水大智考取大学的喜讯传来时,水大义正在加葱,水耀宗正在拨葱。水大义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马上有笑容挂在了脸上,旋即又听到了水大智考的是自费大学,脸上的笑容马上收敛了一些,嘴里还说:“把家里多少白面馒头背到学校吃了,怎么才考个自费大学!” 但水耀宗看得出来爹爹还是高兴居多的,在那个年代,不管什么大学,农村人都知道“大学生”这三个字的含金量有多重,哪怕是自费大学能考取也是不容易的事。随后水大义又对耀宗说了句: “六娃,听到了吧?你三叔考上大学啦。你也要好好学,将来也考个大学给老子争口气。你要考个公费大学……” 水耀宗看到爹爹高兴,心情便也舒畅了起来,“嗯”着频频点头。其实,这个年纪的耀宗还根本不知道考大学是多么艰辛的一条路,以自己现在在学校的表现离大学的路还有多么遥远。此时的耀宗心情是愉快的,他觉得父亲不喝酒时也是有点和蔼的。 当天晚上,水耀宗的三叔水大智出现在了耀宗家。水大智中等个儿,偏瘦,跟水大义长得有几份相似,所以也是四方脸,不大不小的眼晴,梳着顺滑的分头。因为读了十几年的书,身上散发着浓浓的书卷气,细皮嫩肉的。其实那个年代的高中生真的也没有太胖的,生活水平本来就有限,再加学习经年累月地劳思伤神,所以想胖起来也是不容易的。 水大智是水公公和水婆婆的最后一个孩子,所以只比水耀宗大十多岁。水大智上学时节假日也会常和耀宗玩耍,耀宗对这个叔叔并不陌生,再加这个叔叔能说和老师一样有知识的话,这个叔叔也比爸爸和蔼,耀宗还是很喜欢这个叔叔的,在这个叔叔面前也没有那么多拘谨与胆怯。水大智先是陪耀宗玩耍了一会儿,还问了耀宗的学习成绩,说了些鼓励耀宗好好学习之类的话。此时的耀宗还不懂一个人的学习成绩意味着什么,所以只是含糊其辞地作了一些回答。之后,水大智向水大义说明了来意,他是奉水公公之命来请水大义去商议自己上大学的事的。 弟弟考上了大学,从心里来说水大义还是高兴的,于是水大义欣然应允,跟随水大智来到了水大礼家。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