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书画 > 大宅 > > 忽悠马云的“骗子”,风口上的先知

忽悠马云的“骗子”,风口上的先知

2018-05-27 09:00   来源:未知

  

张寒:一个预言家的命运:忽悠马云的“骗子”,风口上的先知

我是一个既得利益者,”这个被称为中国10年来最成功CTO的男人说,“你能写写我的运气吗?”----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

难以想象他这样一个人会承担如此多的骂名。

他看上去天真无害,是一个最标准的工程师模样。格子衬衫,右手的袖子因为配合挥舞的动作,常常耷拉下来。

一脸羞涩的笑,55岁的年龄,走起来像是记忆里初中那种沉默的男孩。斜着肩膀大跨步,为了减少对视,低着头快走。

在进入阿里之前,他的人生不可谓不顺风顺水。

30岁的心理学教授,31岁的博导,32岁的系主任。1999年他放弃了这一切,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刚刚在中国开疆拓土时,成为其中的一员。

那是一个大牛扎堆的世界,即使如此,“他也可以算其中最特别的一个”。

直到2008年,他进入阿里,成了著名的忽悠了马云的“骗子”。在草莽文化盛行的互联网界,他变得面目可疑。

最终,在需要故事和传奇的现实世界里,围观者收获了一个漂亮的反转。尘埃落定,“骗子”抓住了现在互联网最具想象力的风口——云计算。

整个采访中,我听到了各种各样的对他的评价。智者、先知、堂吉诃德、云计算之父。每个人都觉得欠他的不屈不挠一份承认,希望在语词上给他补偿。

当我希望他定义自己的时候,他拒绝了。他觉得比喻会掩盖最核心的东西。

“我是一个既得利益者,”这个被称为中国10年来最成功CTO的男人说,“你能写写我的运气吗?”

相遇:谁忽悠了谁?

阿里巴巴集团首席风险官刘振飞没想到,8年前的一次牵针引线,会改变那么多人的命运。

2008年,刘振飞因为数据上的技术难题,想挖王坚的手下,结果被跳票。他索性直接找到了王坚。

时机如此妥当,“在北京10年,正想回杭州”。那时微软研究院如日中天,而中国互联网正迎来一轮泡沫。对王坚来说,阿里找到他像是命运的眷顾。他希望能做更多的事情,从研究院到一个更真实的商业场景中去。

离开之前,他所做的项目正和数据相关,通过海量数据分析了解用户习惯、优化软件迭代。

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王坚深受比尔·盖茨信任。他带的组是研究院里当面和比尔·盖茨讨论问题最多的小组。有人写邮件给王坚,描述了他在比尔·盖茨面前提到软件的数据分析,比尔·盖茨说你应该去找王坚。

王坚曾经把微软研究院比作幼儿园。幼儿园充满未来想象,却很难和现实接轨。

他想在真实世界做更大的事情。他遇到了马云。

“他们的思维恰巧在一个频道上。”刘振飞说。第一次和王坚见面的人,会困惑于他语言的天马行空,充满难解的形而上的意味。

马云、曾鸣和王坚这三个都当过老师的人,有一种奇怪的气场契合。一直观察中国云计算发展,原CSDN总编辑刘江说,三个人在云计算上达到了战略上的一致。

也许用战略这个词,是为了避开战术上的尴尬。

毕竟,这三个人一个是企业家,一个是管理学教授,一个是心理学博士。

在技术领域,有自己的政治正确。云计算所做的是互联网通用技术平台,最底层的操作系统,是技术领域最难搭建的核心。

刘江还记得当时业内的技术人员提起王坚的团队,所透露的不屑,“他们甚至不是做操作系统出身”。

在那个时候,王坚身上已经有了两个标签:第一,不会写代码;第二,一个学心理学的。

这是他日后被称为“骗子”的最佳佐证。

实际上,当时更多的担忧并不是来自马云是否被骗。

追随王坚从微软亚洲研究院进入阿里云的第一代工程师林晨曦,依然记得当年自己的疑问。

他说马云和王坚,不知道谁忽悠了谁?

马云真的会坚持做这个东西吗?如果他后悔,那我们不是冲过去做炮灰吗?王坚说了一句话让他印象深刻,“相信是别无选择”。

王坚只能选择相信阿里巴巴。几次交谈让他看到了阿里巴巴对技术的渴望。那个时候的阿里正处于焦虑之中,如何从一个商业公司转向技术公司,这是困扰他们最大的难题。

现在的阿里云总裁孙权看到过马云的坚定。

他带领的阿里小贷,曾经是阿里云唯一的客户。2010年初,他觉得自己快要被当时阿里云无休止的故障拖垮了。一个寒冷的冬日,他和马云在西湖边散步,“马总,能不能放我一马?”

马云很坚定,不可以,云计算是未来。

同样的话,刘振飞也听马云说过。他问了当时很多阿里人想问的问题,外面对王坚争议那么大,你到底怎么想的?

马云说,王坚说他知道大数据的方向,我信任他。如果撞墙了,这钱打水漂了,我花得起,这是战略。

林晨曦进了阿里云,他终于相信阿里巴巴集团是要做这件事情。“甚至马云不同意都不可能,这是一个集体的决策。”他说,阿里云成立的时候,阿里所有高管都陪着阿里云工程师聊了一个下午。

蔡崇信的话让阿里云的工程师们印象深刻,他是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执行副主席。他说技术这些我听不懂,我就想告诉你们一件事,只要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王坚相信马云说的,一年投10亿,坚持投10年。

对于他来说,能在那个时候,大多数人都觉得云计算是忽悠的时候,可以开始做这件事情,“你知道对我来说,这是多大的既得利益?”

梦想有了实现的可能。成功的概率就像翻一百个硬币,翻到的全部是正面。

工程师的煎熬

你知道阿里云的工程师换了几代了吗?

问这个问题的时候,阿里云的资深技术总监李津脸上的表情显得难以捉摸。7年的时间,原来的核心团队剩下20%,工程师已经到了第5代,“前仆后继”。

王坚不是一个喜欢夸张的人。但是,他形容阿里云是靠工程师“拿命来填”。他领着一群年轻人,去做一个中国人从来没有做过,只在他们脑子里存在过的东西。

采访的过程中,他们都爱用战争的比喻。四渡赤水、平型关大捷、长征、过草地。

“大部分人是走不出草地的,对不对?”王坚问。

我一直想知道,在阿里云初期,这个自主的底层架构搭起来到底有多难?

王坚说,如果有个东西在那里,再难能怎么难呢?最难的是,无中生有。

林晨曦说,中国谁都没有做过,有可能你的每一个决策都是错的。心里没底,没底也要往下做,往下翻那个硬币,并希望每一次都翻对。

李津说,没有人知道怎么做通用计算平台。就像没见过猪跑,没养过猪,没卖过猪肉,然后上来就做养猪行业的事情。没有做过,就意味着所有技术上的坑都要自己填一遍。

和国外有技术代差,阿里云又要做和国外同一个起跑线上的事情,难免在对标的同时不断地被打脸。

有很多人撑不住走了。程序员一生的黄金时间只有几年,他们不愿意在黑暗里一直摸索。

王坚记得有一个优秀的工程师,走的时候写了封信大骂主管,说他领着大家做一件完全没有希望的事情。

林晨曦就是那个被骂的主管。他记得这个工程师,他当时被称作阿里云最靠谱的工程师,所以最不靠谱的项目都要交给他。有什么办法呢?

林晨曦在阿里云呆了4年,他觉得像过了一辈子。他说那时候自己什么事情都记得住,3个月前谁跟他交代了一句话,他都在脑子里。他必须记,因为忙到连用笔记下来的时间都没有。

王坚对他们的要求是,所有人的反应必须是小脑反应。

王坚的要求太多了。所有人都害怕和他开会,“他会让一个会丧失所有的会的属性”。王坚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他把所有人都吸进去。林晨曦当时绕着他走,因为见了他就会又把更多的事情堆上来。

“他简直贪得无厌。”

现实扭曲力场的人原来真的存在,离职的员工有时候想起来还觉得后怕。

王坚知道自己狠。在战壕里,工程师很多已经被炸得缺胳膊少腿了。这不是人命,但同样残酷,收割掉的是工程师的自尊心。

你知道我为什么能坚持下来吗?王坚说了一句话,因为我忍住闭着眼不看。他在指挥台,他可以移开眼睛。

王坚有他自己天然的钝感之处。他记得他有一次和一个大人物聊天,聊自己在阿里云的前两年没人管,多自由。那个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说那表明公司不重视你。

他被噎住了。他想了想,也许真是不重视,但这个重要吗?

阿里云早期的时候,很少有主管离开。因为那时候人少,不需要参加阿里的年度复盘大会,王坚一个人去听,所有的批评和压力自己消化。后来,有人去参加了这个大会。

冲击之巨大,开完会完全不知道干什么好,只好离职了。

群嘲

在最初几年里,阿里云在集团内部成了一个笑话,技术上艰难,商业上也看不到可能性。

笑话中的笑话就是王坚博士。

他太超前了,超前到需要周围的人在认知上做一个选择,先知还是骗子?

他的话语方式成了被嘲讽的对象。博士的话难懂,富有哲学意味,追求语词的本义,跳跃性强。很长一段时间,和博士开完会,一个必须的程序是,等博士走后,所有人坐在一起,讨论一下今天博士到底想说什么。

李津一直觉得从王坚这里受益良多。他永远是逼你思考,而不告诉你答案。

在反对者眼里,这代表着,其实他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只好云山雾罩,以及逼着别人给答案。有人嘲笑博士,“博士周边的人一年换一茬”,彼此都受不了。

王坚在争议声中,又用他那永不知疲倦的折腾能力,开始做手机的操作系统,对标谷歌的安卓。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