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KAB > 博览 > > 许善达 解密中国一带一路来龙去脉

许善达 解密中国一带一路来龙去脉

2018-05-27 16:33   来源:未知

  

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近日与《凤凰大参考》进行深入对话,用极为完整的逻辑解释了中国一带一路的来龙去脉。其中,许多信息为首次对外披露。他认为,一带一路对整个中国将来总体的发展,包括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领域的影响都非常大,甚至比当前人们的想象还要大。

中国整体对外经济战略重点从发达国家转向发展中国家

许善达认为,“一带一路”可以让中国的资源和许多发展中国家的资源整合起来,这会大大提高经济效率,创造出更多的社会财富,中国可以与相关合作国家分享成果。而且,“一带一路”看的不光是沿线几十个国家,而是中国的整体对外经济战略重点从发达国家转向发展中国家。

“现在缅甸输气、输油管道都已经建成使用,那我国当然对马六甲海峡依赖度降低了,对日本关系就不一样了。瓜达尔港如果建成,加上缅甸的、俄罗斯的,中亚的能源渠道,那我们对能源的布局会怎样?咱们南海和东海压力就大大减轻了。所以一带一路几年以后对中国不光是说外汇挣多少钱,我国和有关国家形成合作共赢的格局,这对中国在全世界的政治、军事、外交当然包括经济,格局都变了,这才是一带一路真正的价值所在。”

5月1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宴会,欢迎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外方代表团团长及嘉宾。

而一带一路中的风险问题,许善达认为付出一些代价是可以承受的,中国人需要时间去慢慢学习境外投资。没实行一带一路战略之前,我们对外投资也不是没有风险。比如,我们为了解决能源安全,买了海外不少油田,当时我们的经济学家,包括我在内,都没有预见到美国页岩气技术突破会大幅度降低油价,基本都是以70-80美元一桶做可行性方案,有的专家还认为美国没有买伊拉克利比亚的油田吃了亏。这说明在海外投资风险确实很大。我们要求每一个项目都要做好分析,搞好经营管理,要有利润。我相信每一个投资项目的负责人也是这样做的,但是也不能要求每一个项目都没有风险。只要一带一路的总体收益高于美国国债,中国外汇资产的收益率就提高了,就是进步。

“和谐世界计划”和”共享发展计划”

凤凰大参考:你在2009年的时候提出“和谐世界计划”、”共享发展计划”,当时的初衷是什么?

许善达: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全世界都要应对这个危机,怎么能应对得好?金融危机爆发以后,最突出的一个压力就是外需萎缩。

2007年12月,我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那时我们判断还认为全世界货币都是过剩的,认为经济过热是主要问题。但12月底、1月初,全世界经济已经出现新的动向了:发达国家的央行开始放流动性了,货币不够了,这是非常大的一个变化。因为任何一个经济体,你从收缩货币到释放货币不是轻易做出来的,美联储、欧洲央行、英国央行、日本、澳大利亚这几个都在放流动性,这绝不是偶然判断失误造成的,一定是经济形势变了,他们都看清楚了。这是12月底、1月初出现的迹象,是一个信号。

第二个信号是春节前后,不是农民工都回家吗?当时加工贸易的活特别多,说明这个形势好,是吧?但企业家反映:订单开始减少了。手里的活是很多,但这是以前的订单,现在的订单开始减少了,找不着订单了。什么概念呢?咱们加工贸易主要是卖给发达国家的,说明发达国家实物的需求萎缩了,这个萎缩在当时并没有反映出来,因为你还在干以前的订单,但是发达国家当时发的新订单减少了,说明需求已经萎缩了。这个迹象在第一季度春节前后,加工贸易企业的企业家已经反映出来了。

这两个信号,一个是宏观信号,发达国家货币不够了,说明经济要出现问题了,萎缩了,凉了,是吧?第二就是市场需求没了。而当时我们经济工作会议确定的方针是“两防”:防止通货膨胀,防止经济过热。当时定的通货膨胀指标CPI要控制到3%以下,防止经济过热就是要实行“双紧”:货币要收缩,财政要收缩,这是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的。

到3月两会仍然是这个精神,可是国际形势已经发生变化了,而且已经反映到国内的加工贸易订单减少了。所以在全国政协的会上,我在小组发言里说,“两防”得重新研究,不能再这么紧了。发达国家央行放流动性,那都是有统计数字的;加工贸易订单减少,企业都有反映和材料的。我说这个现象说明国际经济环境从热开始转凉了,我们还觉得热,不可能。所以我说我们要调整“两防”,不能再收紧了,要放松一点。

当时在政协会上有的委员是不赞成的,理由是我们12月份已经定了要继续搞“两防”,不能变。我说国际经济形势不是按照你的日历年度定的,咱们工作是按日历安排,每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可是国际经济形势变化可不是依据日历年度,它不一定什么时候就变化了。当时就争论不休。然后不是有一个中国经济50人论坛吗?我们50人论坛开会的时候,我和其中一位专家为这个事继续争论。

到了2008年7月初,上半年经济数字出来。政协每年七月有一个跟国务院的经济座谈会,国务院领导带领一些部长听取政协委员的意见和建议,我们经济委员会对此不是两种意见吗?不赞成我意见的人,说许委员不能汇报。你跟总理两会的报告不协调。我们应该讨论如何落实总理的报告,怎样贯彻“双紧”的措施。后来政协领导批准让我汇报,政协就是参政议政,不同意见给国务院听取有什么不好呢?当时汇报得准备文字材料的,印了一小本。那天安排不知道谁排的顺序,让我先汇报。跟我不同意见的人安排在我后面汇报。

我在汇报里说,这两个信号已经出现了,当时已经有第一、二季度的统计了,CPI是5%,我说如果全年要3%的话,你下半年只能是1%左右,对不对?下半年把CPI控制在1%,这是什么概念?货币得收多紧才行?现在上半年已经过去了,企业已经说货币不够了,你还再收紧?我认为应该改变“两防”的目标,改变“双紧”的政策。

当时李克强是副总理,他就插话了。他说最近看到发改委一个报告,认为今年CPI可能得6%,控制到3%的预测肯定是不行的了。后来人民银行的领导也补充说,人民银行预测6%到6.5%,比6%还稍微要高一点。李克强说,看来今年想控制到3%是很难实现了。

参加会议的人一听,看来许委员的意见,这几个部门都是认可的。那两个持不同意见的委员,发言时就没说他们那段话。但书面材料因为是事先准备的,那上面都有。

我说这个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对2008年这个转折,实际上准备是不充分的。2007年底到2008年上半年,到上半年的经济数字出来,政府部门就意识到形势变了。但是从2007年12月底一直到3月份两会,那时还没有把这个变化抓住。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